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3章 盛世强宠虐渣忙1
    “叮——任务完成进度100,评分100分,获得20积分,总分54积分!”

    “任务完成!宿主灵魂抽取成功!自动传送下一位面——!”

    “滋……不明因素导致传送失误!”

    “系统再次传送!”

    “叮——传送成功!”

    脑中传来众多系统提示音的那瞬,苏迷似咸鱼在烈-阳下暴晒般,浑身被阳光灼烤着,喉咙一阵干涩嘶痛,呼吸极其的困难。

    她缓缓睁开眼睛,视线模糊不清,只看见一片绿油油的草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阵头晕目眩,苏迷身形摇摇晃晃,再也坚持不住,猛地往前栽去——

    预料中的痛楚,并没有从身体关节处传来,好像撞-上了一棵大树。

    苏迷下意识伸手,想要扶住身前的“大树”站起来。

    入手的触感,虽然硬邦邦的,然而隔着一层布料,掌心处传来的温热,却跟印象中的树皮不同,而且还散发着一种烈-日阳刚的男人味,与清新薄荷烟草的气息……

    大脑中的神经,似被什么东西,猛地蛰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迷梭然一激灵,缓缓睁开含情桃花眼,微微抬头的那瞬,便望进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里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苏迷看到的不是皱巴巴的树皮,而是一张极其有男人味的脸。

    灿烂刺眼的阳光,折射在他雕塑般古铜色的轮廓上,狭长的眼型,因内双眼皮而显得愈加深邃,高-挺的鼻梁,显得他的面部线条,更加完美。

    然而棱角分明的薄唇,微微紧绷的削瘦细琢下颌,却昭显他隐忍不发的蓬-勃怒气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树,而是长相帅气的男人啊!

    苏迷内心感叹完,紧接着便一头栽进男人怀里,直接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她可以保证,绝不是被男-色帅晕,而是活生生热晕了!

    席锦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,抬眼再看不远处,朝这边走过来英俊的少年,眉头越皱越紧,紧接着便将苏迷拦腰抱起,快速走向学校的医务室。

    季南昭见此,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拦住席锦的去路,温然笑道:“席教官,还是让我来罢,苏迷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席锦脚下一顿,刚硬雕刻俊脸上,冷意更甚:“她没有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季南昭从小有着良好的家族修养教育,即使面对席锦的冷脸,仍是含笑道:“如果不是席教官的打断,苏迷会答应我的追求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让我通知你父母的话,最好给我闪开。”席锦冷硬出声,不等季南昭开口,直接撞开他,疾步走向医务室。

    季南昭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正要再度跟上去,一只手拉住他的胳膊:“季学长,我有些不舒服,你可以扶我去医务室么?”

    季南昭转头对上一张清纯可爱的面孔,眸光闪了闪,轻轻点了点头: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那清纯可爱的女孩,眼见他答应,当下便绽开一抹灿烂的笑容:“谢谢季学长,我叫冯诗茹,季学长可以叫我诗茹。”

    面对如此开朗的女孩,季南昭没有任何犹豫,勾唇笑道:“好的,诗茹。”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,席锦抱着苏迷,急忙走进医务室。

    却不想整间医务室,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席锦眉头皱的更紧,下刻便将她放在病床,伸手去解她身上的军训服。

    手指触碰苏迷脖颈纽扣的那瞬,席锦的手,控制不住地一抖。

    但他却没有停下,继续去解那一枚纽扣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第一次与苏迷这么亲-密的接触,但他不止是手心冒汗,就连饱-满的古铜额间,也急的满是汗。

    席锦暗咒自己太没用,第一次实战都没见这么紧张,现在只是解个纽扣,就紧张成这样,真是太没出息了!

    紧随着,一颗颗纽扣被他解开,军训服下白的刺眼的雪肤,差点闪瞎席锦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呼吸一窒!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额间一滴滴豆大的汗水,顺着雕刻刚硬的轮廓,“啪嗒”落入雪-白的沟壑间。

    席锦怔怔看着眼前的美景,一时不能回神,呼吸变得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因为医务室舒适的恒温,加上席锦将军训服解开,胸-口不再那么憋闷,苏迷轻吟一声,微微张了张干燥的嘴唇,嘶哑出声:“水……。”

    席锦闻声,满是心虚别开眼,急忙倒了杯温水,一手托着苏迷的脖颈,一手将水喂给她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太心急,席锦一个不小心,喂多了些,多余的水顺着苏迷的嘴角,渐渐流下,最后全部滑落在,那雪-白的沟-壑之中……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,彻底刺激到血-气方刚的男人,席锦不由自主滑了滑喉结,呼吸更加急-促。

    “水……水……。”纸杯里的水喝光了,渴的厉害苏迷,再度催促出声。

    席锦怔了怔,小心翼翼放开她,转身走到饮水机前,又接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水杯,突然觉得自己也很渴,于是鬼使神差的,就着那个淡淡的唇印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喝完一口,还是好渴,席锦又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眼见两口就把纸杯中的水,喝完了,席锦皱着眉,又给苏迷重新接了一杯。

    结果只是接了小半杯,饮水机突然没水了。

    耳边听着苏迷的催促,席锦懊恼不已,急忙走向病床,将水喂给苏迷。

    可是不够。

    苏迷喝完那小半杯,还是觉得不够!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她嗅到一股薄荷烟草气息……

    苏迷舔了舔嘴角,突然想起了薄荷糖。

    她心想那薄荷糖,一定很清凉,还可以解热气,于是伸手抱住席锦的脑袋,便精准攫取那温热而湿-滑的“薄荷糖”!

    苏迷遵从内心的意识,唇-舌竭力的汲取,有些急切,有些难耐。

    席锦死死瞪大着双眼,震惊到呆滞!

    她吻了他?

    她竟然主动吻了他?!

    席锦完全不敢置信,一向讨厌他的苏迷,竟然会吻他?!

    然而这一想法,只是在脑子里打转儿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早已化被动为主动,生涩而笨拙的回-应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空无一人的走廊上,季南昭搀扶着冯诗茹,慢慢朝医务室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冯诗茹勾了勾唇,突然说道:“季学长有没有听说过,苏学姐跟席教官,私下里好像很熟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