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1章 盛世强宠虐渣忙19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显然不敢相信,这些话都是从身为军人的席锦,嘴里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席锦腰身一动。

    “啊!”苏迷尖叫一声,紧紧皱着眉,握拳捶了他一记:“混蛋,你干嘛!”

    满头薄汗的席锦,面色淡淡问道:“我用这种法子,给你涂药,你不喜欢?讨厌?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板着脸,好像生气了一般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找他算账,他倒好,还问起她来了。

    苏迷也板着脸,抬手想要推来他,结果没推开,又被他撞-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席锦!”苏迷怒视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席锦不为所动,淡淡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迷想起之前他对自己态度,又对比现在这样,不由出声道:“你现在是不是觉得,跟我有了关系,就可以任性妄为了……哥哥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“哥哥”,叫的席锦身形倏僵,立马停止了动-作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正当苏迷得意一笑,却再次被他撞了一下,同时哑声问道:“妹妹,舒服么?”

    苏迷梭然瞪大眼睛,被他无耻的话语,刺激的身形倏紧,满脸不敢置信:“席锦,你真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我只对你一个人不要脸。”席锦在她耳边哑声说道。

    男人骨子里,之所以喜欢某些恶-趣味,那是因为想尝试别番刺激与新鲜。

    但席锦清楚明白,人不能越界。

    正因为他知道,两人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所以才毫无顾忌抱了她。

    如果两人真的有血缘关系,即使爱她再深,他只会采取别的法子,永远守护着她,让她幸福。

    而此时,苏迷却叫他“哥哥”,清楚明确两人关系的席锦,身体瞬间变得很冲动。

    他想,这或许就叫做角色扮演的情-趣。

    席锦心里这样想着,身体却完全控制不住,抬起她的腿,亢-奋不已的再度起航。

    苏迷被他抱得完全没办法思考,身体变得更加敏-感,无力攀附着他,逐渐陷入他所给予的极致体验中……

    直到快要临近天亮,席锦才真正释-放一次。

    他并未离开,就着这个动作,抱起精疲力尽的苏迷,来到浴室,替她又洗了一遍澡。

    出了浴室,席锦像抱孩童一般,单手抱着苏迷,单手换掉满是痕迹的被单,而后将她放在床-上,盖好了被子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事,席锦拿起手机,走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才重新折回,掀了被子,将苏迷紧紧拥在怀里,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。

    冯诗茹与季南昭,以及那名新人安保,全部被带到了警局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警方先让他们录了口供。

    冯诗茹除了隐瞒给季南昭下药的事,其余的事情,全部如实说出。

    而季南昭的情况,正如她所料。

    因为药效未消,季南昭暂时不能接受审问,警察将他先行拘留,准备等他神智清醒以后,再进行审问。

    冯诗茹趁机给家里打了电话,让冯父派人来保释季南昭。

    结果冯家的律师连夜过来,却被告知不能保释。

    那名新人安保,将事情所发生的经过,言辞激烈讲给警察听,最后的态度十分明确,一定要告季南昭骚-扰他,并试图强女干!

    冯家的律师,找到那名安保,想要给他一笔补偿费,私下和解。

    谁料那名安保的态度,异常的坚定,无论他们多少钱,他都不会要,并坚持要告季南昭!

    冯诗茹也没有想到,事情会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她又在系统商城里,兑换几瓶猛-药,定时下在季南昭的身上,让他一直保持亢-奋,与神志不清的状态。

    眼见天快亮,冯诗茹跟着冯家的律师,走出警局。

    谁知刚来到车子前,一群记者不知从何处跑了出来:“冯小-姐,你在一个小时的时间,直接登上热搜榜榜首,现在是什么样的感受,那视频中的一切,又是否都是真实的呢?”

    “冯小-姐,冯小-姐,请看这里,我们是灵异主题杂志社的,请问你有没有时间,接受我们杂志社的采访?”

    “冯小-姐,你那神奇的力量,来来源于哪里?是什么时候拥有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记者,你一句我一句,每个人都在说话,吵得冯诗茹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最后直接气愤大吼道:“我根本就不知道,你们在说些什么?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记者见此,立马拿出手机:“你用神奇的力量,让发生故障的电梯门,自动打开的那段视频,在网上的播放量,已经达到上百万,冯小-姐,你出名了。”

    冯诗茹皱了皱眉,接过手机一看,正在播放的视频上,竟然是女配系统帮她打开电梯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宿主在任务其期间暴-露,自动扣除100积分,请宿主引以为戒!”紧接着,女配系统提示音,在冯诗茹脑中响起。

    她想着自己好不容易赚取的积分,竟然这么轻易就没了,心头甚是恼火。

    冯诗茹当即高高举起手机,将它狠狠摔在地上,同时愤怒骂道:“这些都是假的,不是真的,我没有什么特异功能,你们真闲的蛋疼,去跟踪那些娱乐出-轨的明星,跟着我干什么,滚,全都给我滚!”

    眼见自己的手机,被摔的四分五裂,那名记者也怒了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摔我手机,别以为你有点小特异功能,有点臭钱就了不起,听说你跟季家的公子,还在病房里玩三p呢,如果明天上了报纸头条,不知道又是丢谁的脸?”

    那名记者经常刷微博热搜,几个小时前,一名网友上传一张遛-鸟照,有些去围观的吃瓜群众,在网上曝-光他们俩的照片,他正好看到了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冯诗茹是女孩子,他一个灵异专栏记者,又不追八卦,也没准备要说出来。

    可她冯诗茹竟敢摔坏他的手机,那就别怪他了!

    那记者此话一出,其余的记者立马燃起熊熊八卦之心。

    “竟然搞三p?真是看不出来,冯小-姐,你这么开放!”

    “季家的公子?世世代代书香门第的那个季家么?”

    那记者点了点头:“就是那个季家,家中排行老二,文质彬彬的季公子季南昭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