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4章 盛世强宠虐渣忙(完)
    “嗷——!”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声,几乎要震破在场所有人的耳膜。

    季南昭满脸密汗淋漓,浑身不停的发抖,腿-间极致的痛苦,让他痛到当场昏厥!

    纵使如此,冯诗茹仍然口下不留情,死死咬着不松口,隔着两层布料,生生将那物咬断,咬的血肉模糊,这才改口去咬其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季家人随后赶来,见到的就是这惊悚骇人的一幕!

    警察与季节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连忙上前将冯诗茹扯开,毫不留情的丢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活该!活该!你害得我家破人亡,害得我那么惨,我看你以后,还怎么喜欢别的女人,哈哈哈!”冯诗茹尖声笑道,一副精神失常的模样。

    浴室中。

    苏迷听了冯诗茹的话,心想系统059真给力,不但给她下了失心疯的特效药,还暂时唤回她上一世的记忆。

    而上一世,冯诗茹被季南昭卖到地下奴隶市场,定然受了不少苦头,恨他入骨,也是必然。

    “快叫救护车,快!”

    季节与警察将季南昭抬起来,急忙抬离了房间,季家人纷纷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当警察去抓冯诗茹的时候,她猛地一激灵,开始竭力挣扎:“你们抓我干嘛,我嘴里怎么都是血,你们是不是打我了,该死的警察,快放开我!”

    冯诗茹挣扎一路,叫喊一路,眼见他们不放开自己,低头就要张口去咬。

    这时,警察队长直接走过来,一个手刀上去,冯诗茹脸上狰狞的表情,顿时凝结缓收,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离开之后,无人的房间里,偶有浴室传来淋淋水声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,帮人回暖,不会给自己回暖,你看你手冰的,跟冰-棒似得。”

    苏迷板着小脸,将席锦身上的西装脱下,紧接着是衬衣、西裤,最后只剩一条子弹短-裤……

    “不继续?”席锦抓住她的手,按在子弹短-裤的边缘处,勾唇看着她:“还有一件没-脱。”

    苏迷狠狠瞪了他一眼,猛地一用-力,将席锦推进浴缸:“去死,以后再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看我还理不理你。”

    席锦伸手抓住想要离去的苏迷,起身掰过她的肩头,定定看着她:“以后都听你的好不好,不生气,生气会变老的,嗯?”

    “谁生气了,你都不在意自己,我在意什么,随你怎么糟-蹋自己,不关我事。”苏迷噘着小-嘴说道。

    席锦低头亲了亲她的唇:“好啦,席太太,我错了,原谅我一回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,否则你就‘禁欲’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说道,显然在“禁欲”好几月的男人面前,说这种话,完全没有一点自觉。

    结果等她说完以后,立即被化身为狼的席锦,吃干抹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即使很快被送进医院,血肉模糊的某物,已然接不上去,季南昭直接变成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季家为此,直接将冯诗茹告上了法庭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那份检举书暴-露人前,全是冯家非法洗-黑-钱等资料,冯家的百年基业,彻底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冯诗茹原本想用一纸精神失常的证明,逃离法律的追究,结果却被季家,送进精神病院,并住进重症病房,每天跟一群重症患者在一起,没过多久,真变得精神失常了。

    苏迷则是化身学霸,一年连跳两级,第三年的时候,作为实习生被派去军区医院。

    当她实习的第一天,军区里很多新老兵战士,大多数都病了。

    发烧的发烧,感冒的感冒,各种不舒服,一个个排队等着苏迷给他们量体温、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这时苏迷才明白,之前她要来军区医院实习,席锦不同意的原因。

    敢情是怕她进了“狼窝”。

    纵使席锦百般不愿,眼下也已成定局,别无他法之下,他直接在整个军区里,高调宣布他跟苏迷的关系,让一群群“饿-狼”彻底打消追求苏迷的念头。

    于是在两人连番秀恩爱,与席锦强权威逼下,那群“饿-狼”都不药而愈,乖乖“恢复了健康”,重新参与到训练中去。

    而之前的同室友宋阮阮,也不知怎么的,竟然跟季南昭的大哥季节,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不过所幸季节不像季南昭那样,对宋阮阮很好,在外面也不搞复杂的男女关系,在宋阮阮毕业以后,也结了婚。

    至于宋阮阮的前男友沈天睿,因为季节的关系,最后被判了整整七年。

    即使沈天睿出来后,总归是有过案底,前程也是一片灰暗。

    刘倩倩一直都是单身,最后不知为什么,突然改了专业,被派到了军区医院,跟苏迷在一个部门工作。

    但席锦总是防着她,几乎不让两人有一点独处的时间,并暗中做着苏父苏母的思想工作,好将苏迷尽快娶到手。

    于是在来年,苏迷毕业的第一时间里,席锦就拉她去领证。

    一周后,两人在临市最大最豪华的五星级高档酒店里,举行了一场盛世婚礼。

    那时,在席锦跟酒店经理交谈中,苏迷才意外得知,原来酒店是席锦的,而且他好像除了酒店,手下还有很多资产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过多追究,左右不管他有钱没钱,她爱的是他的人而已。

    再者他的钱,也都是她的,多点的话,她也不介意。

    婚礼现场。

    苏迷一袭简单朴素的雪白婚纱,与身着军装的席锦,在苏父苏母,以及众位军区领导与战友的见证下,彼此交换了戒指,亲吻。

    躲在暗处的季南昭,看着苏迷嘴角甜蜜幸福的笑,只觉得心口仿佛缺了一角,呼呼的冷风吹进来,无尽的寒冷。

    酒店场地外,突然“嘭”地一声巨响,绽开五彩缤纷的美丽烟火。

    季南昭转头望过去,忽明忽暗的火光中,他似乎看见那年初遇她时,苏迷嘴角绽出的美丽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好,季同学。”

    那软糯轻哝的优美声线,似乎还停驻在耳边。

    然而时光流逝,他还没来得及牵她的手,就弄丢了她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又一声烟花绽放,那微微刺眼的火光,清晰映出季南昭红润的眼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