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8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4
    “妹妹怎能发这般毒誓?之前皇上对你百般宠-爱,即便你如今入了冷宫,待皇太后归来,妹妹定能回到皇上身边,与姐姐一同侍奉皇上。”

    视线落身着华丽红袍,特意将衣领开敞,露出暧-昧吻痕的沐芷惜身上,苏迷忽而凝眉道:“姐姐脖子上有奇怪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沐芷惜故作不解,垂眼的同时,摸了摸自己的脖子:“没有啊,妹妹再说什么,姐姐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话落,抬眸看向苏迷,却见她突然举起手中的碗。

    沐芷惜当即瞪大双眼,厉喝一声:“你要做甚?!”

    “妹妹不过刷手酸了,想要活动一下而已,姐姐至于这般激动么?”苏迷满脸无辜。

    沐芷惜这才心安,心想只要有人在,苏迷定不会贸然出手伤她。

    正当这个念头,在脑中产生,一道凌厉的风,骤然迎面袭来,沐芷惜只觉得额上剧痛,鲜红的血液,一滴一滴,从额头上流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瓷碗掉落在地,破碎声响起的那瞬,沐芷惜捂住受伤的额头,愤怒大喊:“啊——你这个疯女人,你竟然敢砸我?!”

    “嗯,看你不爽便砸了,姐姐到皇上面前告我便是。”苏迷挑眉道。

    鲜热的血液,流进沐芷惜的眼睛里,引起阵阵刺痛,她气急败坏唤来随行的宫女:“来人,将这疯女人乱棍打死,给本宫打死!”

    苏迷静静看着她,精致面孔上没有丝毫惧意。

    几名宫女,拎起厨房的擀面杖,便要上前,苏迷复又开口道:“姐姐莫不是忘了,这冷宫,不是任何人都能随便出入的,姐姐此行,可有向皇上请示?”

    原文中,沐芷惜来到冷宫,将原女主恶整了一顿。

    但原女主却在跟花九阙合作后,故意引司徒慕前来,反告沐芷惜一状。

    事因先皇曾经颁布圣令,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冷宫,否则施以重罚。

    沐芷惜为此,被皇太后关入天牢,受了一番罪,才被司徒慕救出。

    苏迷此言一出,沐芷惜神色微怔,显然是想到那一条圣令。

    但下瞬,她却冷冷眯眼道:“给本宫弄-死她!”

    既然来都来了,那么今日,她便要永除后患,省得日后翻身跟她抢男人。

    苏迷倒是没想到,沐芷惜会狗急跳墙,当即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崔嬷嬷:“嬷嬷,你说如果刚进冷宫的旧人,突然暴毙,皇上跟皇太后那边,会不会怪罪于你?”

    崔嬷嬷闻言凝眉,连忙上前拦住两名宫女,随后看向沐芷惜:“娘娘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本宫被打了,还不能还手?不行,本宫绝不能放过这个疯女人!”沐芷惜目呲欲裂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后者缓缓勾唇,讥诮笑道:“姐姐这幅模样真丑,不知皇上见了,会不会嫌弃你,晚上侍寝时,会不会吓到皇上?”

    “你才丑,来人,将这疯女人抓起来,给本宫掌嘴!”

    既然不能杀她,那便将她打到毁容。

    “是,贵妃娘娘。”两名宫女连忙领命,猛的推开崔嬷嬷,撸起袖口,便要朝她的脸上招呼。

    苏迷似笑非笑看向两女,下瞬便凌厉出手,反扣她们各自一只胳膊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道尖锐惨叫声响起,苏迷猛地一拽,再往前一送,两名宫女顿时跌倒在地,龇牙乱叫抱住自己脱臼的胳膊,狼狈爬起来,跑向沐芷惜:“娘娘,奴婢打不过那疯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,全都是废物,本宫养你们有何用?!”

    沐芷惜泄恨似得,抬脚踹在两名宫女身上,随即抬眼,冷冷看向苏迷:“你等着,本宫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“崔嬷嬷,好生照顾着妹妹,切不可让她‘累着’。”沐芷惜捂住受伤的额头,吩咐了一句,随即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姐姐好走,妹妹不送了。”苏迷挑眉笑着送行。

    沐芷惜蓦地回头,狠狠瞪了她一眼,正要开口,却见苏迷出声提醒道:“小心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沐芷惜一个没注意,脚下被门槛一绊,身形猛地往前冲,“砰”一声,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沐芷惜更是气愤,连忙张口骂道:“该死的疯女人,本宫绝对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“是姐姐自己不小心,怎么还怪起妹妹来了,还有你们两个,赶紧将贵妃娘娘扶起来,送回宫去。”苏迷满是无辜说道,又好心提醒两名胳膊脱臼的宫女。

    两女连忙上前,单手将沐芷惜扶起来,吃力架出厨房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个厉害角儿,怎会沦落到打入冷宫的地步?”崔嬷嬷道。

    苏迷径自拿了扫把,将地上的碎片,清扫干净:“皇上不喜欢我,跟那个花公公一起设计我。”

    崔嬷嬷眸光微闪,随后言归正传:“随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顿了顿,放下手中的扫把,跟崔嬷嬷走去柴房。

    “劈完那堆柴,你才能吃饭,否则没有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吃过了,再者做饭这活儿,我自己能做,不必劳烦崔嬷嬷。”苏迷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崔嬷嬷一噎,又道:“你若不劈完柴,日后院子里,不会再发放粮食与蔬菜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她这般,无奈耸肩:“好罢,崔嬷嬷说什么,我做便是,只要您开心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拿起旁边的柴刀,对着干柴猛地一劈,那干柴顿时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苏迷扭头看向崔嬷嬷:“嬷嬷可是觉得我劈柴的姿势,特别的优美,要一直站在这里,看着我劈柴?”

    崔嬷嬷眼底闪过一丝嫌弃。

    她在宫里这么多年,从未见过这般奇怪的女子。

    但奇怪归奇怪,太过自恋却是一种病,得治!

    苏迷全然不在意她的眼光,径自将劈柴的姿势,端的更加优美撩-人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崔嬷嬷,实在看不下去这一幕,转身走出柴房的同时,将门上了锁,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    柴房。

    苏迷放下手中的柴刀,立刻召唤系统059,只是眨眼间,需要劈的干柴,全部已经劈好。

    她实在太过无聊,便跟系统059玩了几局对战游戏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时辰后,苏迷来到柴房门口,大声喊道:“嬷嬷,柴劈好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