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3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9
    花九阙眉头皱的更紧:“娘娘问这个做甚?”

    苏迷微勾唇角:“如果你伺候过很多妃子,那本宫便收回之前的话,你再重新找个人,授予本宫淫-技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当下冷了脸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,别的男子或宦官,像方才自己一样,触碰她那个部位,她媚-眼如丝的模样,被他人所见,心中一股莫名怒气,骤然丛生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面露不悦,精致眉梢微挑,缓缓坐直身子:“好了,今晚便到此为止,明后两日本宫要养伤,不必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轻皱着眉眼,忍痛将衣衫拢好。

    正要下榻清洗一番,身子突然被人抱了起来:“奴才来侍奉娘娘。”

    苏迷抬眼看向花九阙,敛着神色,直接拒绝:“不必,本宫习惯自己清洗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嫌弃他脏?

    花九阙殷红的唇角紧抿,凤眸微眯出危险妖异的意味,不容她有丝毫拒绝,抱着她来到浴桶边,将她放入温水中。

    温热的水,充分包-裹身体每一处,逐渐减缓某处隐隐的痛感。

    苏迷背靠在浴桶上,轻轻闭上了眼睛:“你先退下罢,过几日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缄默不语,定定站了片刻,撩袍探手,想要为她清洗。

    苏迷似有所感,抬手一挥,将他的手打开,倏然睁开眼,凌厉看向花九阙:“耳朵不好使,没听到本宫的话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奴才为您出谋划策,保您重回皇上身边,您必须听从于奴才。”花九阙心里莫名的烦躁,半威胁的强硬开口。

    苏迷当即冷嗤:“本宫没说不学,只是对你有洁癖,想要换个人来教,难道这也不可以?”

    花九阙无意识紧握双拳,像是在隐忍着什么,倏然转身走出屋,“砰”一声,大力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苏迷摇头苦笑,慢条斯理继续清洗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日,花九阙遵从她的嘱咐,再也没有出现她面前。

    第三日晚上。

    苏迷用完晚膳,刚从外面散步回来,便见一身黑衣的司徒慕,坐在屋子里,手中正翻阅着什么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当即一步上前,想要将他手中的书册夺过来。

    司徒慕抬手高举,躲开她的手,随即讥嘲笑道:“你看这种书?”

    “看这种书怎么了?皇上每晚都在做这书中之事?为何贱-妾不能看?!”苏迷红着脸说道,眉眼流转间,多了几分娇嗔的意味。

    司徒慕看的腹下一热,呼吸微滞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此行目的,他蓦地起身,伸手扣住苏迷的脖:“你敢说你没伤惜贵妃,那她额头上的伤疤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迷没想到,司徒慕这么早发现此事。

    更没想到,他对沐芷惜冷宫一行,没像原文那样禁她的足,反而过来质问自己。

    苏迷心念电转,随即神色淡淡否认:“贱-妾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不知,你当真以为,朕不知她来过冷宫?而这冷宫之中,不是你伤她,又是何人?”司徒慕冷声质问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主动说穿,忽而笑道:“皇上可记得,先皇曾颁布的圣令?”

    司徒慕冷眸微眯,当即沉声道:“你最好老实闭上你的嘴,否则别怪朕心狠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何时对贱-妾心善过,贱妾如今这幅田地,不就是拜您所赐?”苏迷自嘲笑道,言语中半含几分怆然。

    司徒慕心中微动,却见苏迷又开了口:“但没有做过的事,贱-妾是不会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那你倒是说说,是何人伤了她?”司徒慕冷笑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:“既然皇上想要知道,那贱-妾便带您过去,希望皇上千万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后悔是什么?

    他司徒慕从来不会后悔!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快带朕去,朕倒是要去看看,何人敢伤了朕的爱妃!”

    苏迷颔首,带着司徒慕来到隔壁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伤害惜贵妃之人,便在那间屋子里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皱眉,朝前走了一步,却见苏迷没有跟上来,扭头看向她:“跟上。”

    “贱-妾不敢。”苏迷眸中闪过些许惧意,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“朕在这里,有什么好怕的。”司徒慕皱眉,伸手一扯,再一推,将她先行推到门前。

    苏迷眸光闪烁,背着司徒慕,口中默念几句咒语。

    正要举手敲响房门,门已然被人从里面打开,身形过于纤瘦的如玉,傲慢看向苏迷:“你是何人,来此做甚?”

    苏迷朝她委身行礼,而后左移了一步。

    如玉正要开口,下一瞬,所有的视线,皆落在司徒慕的身上,当即无比幽怨唤了一声:“皇上~~!”

    司徒慕听此,神色不悦的皱眉,赫然看向苏迷:“是她伤了惜贵妃?”

    苏迷刚张了张嘴,屋内听到动静的妃子,便一个接着一个,纷纷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过司徒慕的时候,众妃子满脸不敢置信,近乎癫狂惊喜道:“皇上?!皇上!真的是皇上!姐妹们快出来啊,皇上过来看望我们了!”

    苏迷见此情景,不着痕迹朝旁边站了站。

    司徒慕身为一国之君,自然要保持临危不乱的威武形象,只是冷呵一声:“放肆,见到朕还不行礼?”

    众妃子闻言微怔,随即全跪了下去:“玉儿、烟儿、可儿……叩见皇上,皇上万福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这才稳住了心神,出声问道:“何人伤了惜贵妃?”

    众妃子眨眨眼,不明白司徒慕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苏迷当即好心为她们解惑:“你们当中,何人谁伤了皇上的心头宠,那个貌美天仙的惜贵妃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妃子脑子里只有“心头宠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些被打入冷宫的妃子,多半都是宫斗败北的一方,抑或者是被人陷害。

    不知想到了什么,众妃子猛地被刺激到,倏然起身,扑向司徒慕:“皇上,我们都是被冤枉的,都是那些贱-女人故意挑衅,我们才错手伤了她,您一定要相信我们啊!”

    司徒慕眼见所有人,都朝他扑过来,面色微变,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正要开口喝退她们,却见一名手脚利索的妃子,已然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脚下一个踉跄,猛地朝前一扑,硬生生将司徒慕的裤-带,拽了下来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