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0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16
    苏迷此话一出,司徒慕眼底闪过片刻错愕。

    随即冷着脸喝道:“放肆!朕是让你把惜贵妃,送来乾清殿,不是让你把朕,送去天牢!”

    这女人,真是蠢得无药可救!

    却见苏迷满脸认真:“臣妾只是一介嫔妃,哪有那个本事?再者,将惜贵妃打入天牢的,可是太后娘娘,臣妾绝不能违逆太后娘娘的懿旨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快要被她气死,不想再同她说话,径自翻过身,准备就寝。

    但紧随着苏迷一个手势,他整个身子便被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做甚,都反了么?快将朕放下来!”

    “皇上贵为一国之君,务必要一言九鼎,是您说要惜贵妃侍寝,臣妾冒着被太后娘娘责罚的风险,命人将管理天牢的赵官员请来,便是想让他通融一下,如今人都请来了,皇上却失信于人,实在太令人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定定看向他,丝毫不掩饰满眼的失望与痛心。

    司徒慕对上那双眼睛,总觉得有股神秘的力量,在牵制他的神智。

    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人已经被侍卫抬进了天牢。

    司徒慕是被天牢中,臭气熏天的“有毒”气味熏醒的。

    他从未来过天牢,没想到这里竟然会这么臭,正想要命令侍卫将他抬回去,用锦帕捂住口鼻的苏迷,突然来到他身边,凝眉问道:“皇上这是又打算反悔?”

    司徒慕听出她口吻中,含了别番意味。

    眸光闪了闪,却在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,怎么都说不出反悔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司徒慕脑子一混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苏迷满意勾唇,破天荒的夸奖道:“臣妾知道,皇上定不会令臣妾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见她眉眼染笑,突然觉得,这蠢女人也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而且跟一般的女人,大不相同,又会医术……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他在想什么?

    他们分明是敌对关系才对,怎么可以对她产生别的念头?

    不可以!绝对不可以!

    “皇上,到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正做着思想斗争,待苏迷出声提醒,他抬眼看向牢房中,那脸肿成猪头的女子,连忙皱眉道:“朕要见惜贵妃,不是见猪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猪头!”话未说话,那猪头女当即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司徒慕凝眉,大喝一声:“放肆!”

    呵斥完之后,他突然觉得那声音很熟。

    司徒慕再度定睛一看,那脸肿成猪头的人,不是沐芷惜,又能是谁?!

    “芷惜,你怎么会成这般模样,是谁打得你,告诉朕,朕替你报仇!”

    沐芷惜没有回答,只是定定看着他,脑中不由浮现冷宫中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但见苏迷也跟着一块过来,沐芷惜更是气愤。

    他们这是故意在她面前,大秀恩爱么?

    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,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!

    “皇上龙体矜贵,此处是污-秽之地,皇上还是尽早离开的好,至于臣妾脸上的伤,也不敢劳烦皇上多费心,总归会有好的一日。”沐芷惜口吻不佳,给司徒慕摆起了臭脸。

    若是往常,司徒慕还会哄劝几句。

    但如今,自己纡尊降贵过来看望她,她不但不领情,还要轰自己走。

    沐芷惜这一做法,着实令司徒慕心寒的紧。

    苏迷见两人置气,连忙上前装起白莲花:“姐姐怎么可以这般说呢,皇上特意过来见你,你怎么能……?”

    “闭嘴,我跟皇上的事,还轮不到你管!”沐芷惜狠狠剐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司徒慕见此,更对沐芷惜大为不满。

    正要开口,却见苏迷正色道:“姐姐既然不愿看到妹妹,那妹妹走便是,只是走之前,妹妹还是要替皇上做一件事才行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抬手招来几名宫女,低头耳语了一番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几名宫女走进牢房,将沐芷惜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做甚,你们想要带本宫去哪?放开!放开本宫!”

    司徒慕皱眉,质问道:“你想对朕的爱妃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按照宫中的规矩,让她为皇上侍寝而已。”苏迷看向一众侍卫:“将皇上抬进去,仔细小心点,莫要磕着碰着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又对赵官员嘱咐几句,这才向司徒慕行了礼,转身离开天牢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衣衫全部被扒,只用被单裹着的沐芷惜,由几名宫女抬进牢房,而后众人纷纷退下。

    然而任何人都没有注意到,走在最后面的一名宫女,在稻草遮盖的角落里,拿出一个大布袋,快速解开袋口的绳子,将里面的活物放出来,随后不动声色跟上众人的脚步。

    即将走出天牢的大门,里面突然传来沐芷惜的阵阵尖叫声。

    众人更加觉得,苏迷医术神奇,只是短短几日,便医治好司徒慕,让他这般凶-猛厉害,简直是神医在世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回到乾清殿,美美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近天亮。

    她寻思着,司徒慕此时应该被送回殿中,于是简单洗漱一番,去准备药膳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苏迷端着药膳,走进寝宫,但见满脸啃噬痕迹的司徒慕,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她竭力压制想笑的慾-望,故作担忧问道:“皇上这是怎么了?是谁破坏了,您英俊无双的容颜?”

    司徒慕怔了怔,当即皱眉道:“天牢里怎会那么多老鼠,说,是不是你搞的鬼?”

    “皇上?!”

    苏迷不敢置信看着他,眼底满是受伤之色:“臣妾昨晚为您,冒那么大的风险,您却污蔑臣妾,臣妾真的好心痛。”

    她将药膳往旁边一放,痛心疾首的离开。

    结果还没有一步,胳膊被司徒慕一把拉住:“真的不是你?”

    苏迷满脸哀戚:“臣妾知道您不喜欢臣妾,已经决定在太后娘娘面前,为姐姐说情,可皇上的所作所为,太令臣妾寒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极力挣扎,想要挣脱他的桎梏,司徒慕却怎么都不愿放手。

    最后苏迷还是留了下来,将药膳喂给他。

    这一幕,正巧被花九阙安插的眼线看见,第一时间便将此事报上去。

    花九阙得知此事,再也坐不住了,立刻将所有的计划提前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整整忙活了一日一夜,乾清殿内的眼线,又传来一个消息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