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7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(完)
    “放肆!谁给你的胆子,竟然咒哀家死!”

    皇太后冷厉眯着眼,命令道:“来人,将这妖后给哀家拖出去,立即处死!”

    众侍卫连忙上前,快速扣住她的手,反剪于后。

    皇太后一怔,立时暴怒:“废物,哀家是让你们抓她,真是一群废物!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此言差矣,他们都是尽忠职守的好侍卫,整个皇宫的安全保障,可都是他们的功劳,即便此次您与皇上“驾崩”,亦是您引狼入室,被敌国刺客所杀,跟他们与儿臣,还有这满堂忠臣,没有一丁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矜傲,淡淡问道:“众位觉得本宫此言可有理?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说的极是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气得七窍生烟,挣扎着要撕-烂苏迷那张利嘴,然而两名侍卫只是微微一使劲,她便疼的叽歪乱叫。

    “将他们带出去,顺便传唤太医,务必将皇上的伤势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眼见众侍卫将司徒慕与皇太后,押了出去,一名大臣看向蒙面女子:“为何您会知道,皇上与皇太后的宫闱秘事?”

    “本宫是皇上之前毁去容貌的嫔妃,后来险些被他吊死,所幸没死透,又活了过来,正巧与惜贵妃关在同间牢房,得知了此事。”

    其实蒙面女子不是旁人,正是沐芷惜!

    敌人的敌人,便是朋友,虽然她们不可能做朋友,但彼此合作利用,倒是可行。

    当初沐芷惜被花九阙的人救下,苏迷闲着没事,便去给她洗脑,最后成功谈成合作。

    “那惜贵妃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惜贵妃染了风寒,不幸毙于牢中。”沐芷惜当即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连忙转移话题:“国不可一日无君,还望众位集合百官讨论一下,该立那个皇子为新帝,还有皇上与皇太后的“后事”,还是要麻烦众位去准备准备,否则本宫怕难堵悠悠众口。”

    众臣自是赞同,连忙颔首应承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沉默的花九阙,突然出声道:“至于这两人,由奴才与皇后娘娘审问便可,众位先行去忙罢。”

    宰相与宋明直互视一眼,随后便带着众臣退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太后身边的几名死士,便被生擒下,易容成“衾言”与“若婻”,拖到午门斩了首。

    当初找来沐芷惜,苏迷只是为了确保以防万一,虽然她没帮上什么忙,但苏迷还是信守承诺,给她一张脸,放她出了宫。

    至于新帝的人选,众臣最后推举二皇子司徒禛。

    苏迷已经完成了任务,对于谁当皇帝,并不关心,眼见自己男人,没有任何意见,便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而之前皇太后制造的几起瘟疫,尚未解决,司徒禛第二日便登基为帝,苏迷则是成为史上最年轻的皇太后!

    在苏迷与花九阙的指导下,司徒禛对诸事亲临亲为,很快控制了瘟疫,赢得众百姓的一片好评。

    而后,将司徒慕与皇太后的“后事”处理完,苏迷便来到荒废已久的梧桐殿。

    她刚走进院子,便清晰听见一阵难耐的低咒声,以及鞭子抽-打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,似男非男的愉悦声响起:“皇上不是喜欢这一口么,臣妾满足了您,您怎么不开心呢,嗯?”

    苏迷听出这是若婻真正的嗓音,至于另一人,不用猜也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她答应过,会将司徒慕交给若婻处置。

    此次一行,苏迷并非过来看望他,而是来找自家的男人。

    其实花九阙即便不说,她也能猜出,他是多年前“葬身”火场的九皇子。

    她对他以前的事情,很是好奇,但他却愿多说。

    虽然疑惑,但她不急,左右一辈子还很长,终有一日,他会亲口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思至此,紧随着一道“吱呀”声响起,苏迷抬眸去看,但见花九阙一脸寒意走出来。

    突然见到苏迷,花九阙微微一怔,绝美的容颜上,渐渐绽开一抹靡丽到极致的笑颜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苏迷径自走上前,丝毫不在意他身上的血腥之气,伸手抱住他的腰身:“都解决了?”

    花九阙轻蹙眉眼,却见苏迷突然松开他:“我去去便回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越过他,直接走进屋子里,拿出一瓶化骨水,倒在已然被折磨一番,又毒发身亡的皇太后身上。

    随着一道刺鼻腐蚀性-的气味传来,只是眨眼间,尸首很快便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苏迷做完这一切,转身出了门,从身后揽住花九阙僵硬的腰身:“走罢,一切搞定,以后你杀人,我负责毁尸灭迹,咱们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眸底闪过极深意味,反手紧紧拥住她纤细的腰身,便要吻下去。

    一道嘶哑难耐的嗓音,从另一间屋子里传来:“迷儿~~迷……唔!”

    男人突然被堵住了嘴,紧接着,若婻恼怒出声:“娘娘永远不会喜欢,你这种肮脏的男人,这辈子,你都不会有机会见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唔!啪——!”司徒慕刚要挣扎,脸上立马挨了一记鞭打,痛的他龇牙咧嘴的痛吟。

    然而,紧随着若婻更加肆意的动作,司徒慕的眉眼,渐渐被情慾所盖,整间屋子里的温度,再次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外。

    “他心心念念都是你,不进去见见他?”花九阙含笑挑眉道。

    “喜欢又如何,与我何干,我只喜欢你,花公公。”

    苏迷抬手搂上他的肩,神秘问道:“是了,为何司徒慕之前那么怕你?”

    花九阙勾唇嗤笑,将自己手下之人,在司徒慕面前,剥人皮,抽人骨,甚至挖眼去舌做成人彘,吓得司徒慕夜夜噩梦,甚至半夜惊醒的事,简单阐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苏迷听此,脸上丝毫惧意未有,反而恣意勾唇道:“你是毒夫,我是毒妇,咱们俩还真是天生一对。”

    且不说身为快穿者,需要用尽心机耍尽手段,而她本身便不是什么大好人。

    她苏迷做事情,向来由心而行,不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。

    而她要的,只是他,只有他。

    只愿以自己一颗真心,换他永世真情真意,那便足矣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