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2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18
    苏迷梭然睁大双眼,连嘴巴都张的老大,亲眼目睹那庞-然大物,从寸草不生之地,慢慢“长”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也行?

    那东西,竟然还能自己长出来?!

    苏迷瞬间觉得,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,还太过短浅,见识实在太少了。

    花九阙将苏迷膛目结舌的模样,全部看在眼里,殷红唇角间,勾勒一抹绝美笑意:“娘娘可满意你看到的?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瞬间被这狗血的台词,拉回了神智:“你练了什么邪功?”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,奴才练得可是名门正派中,不外传的缩-阳功法,并非什么邪功。”花九阙决定将秘密公开,便没打算再隐瞒她什么。

    苏迷半眯着眼,猜想他绝对不是宦官那么简单,定然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否则他为何,要一直隐藏身份,化为宦官待在宫中呢?

    苏迷心思纷飞间,花九阙已然轻迈脚步,缓缓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察觉到有人靠近,苏迷抬眼,便被映入眼帘的,一直对她点头的庞-然大物,生生吓了一大跳!

    “我不要,我不跟你做,你放开我,会死人的!”苏迷当即大喊了一声,满脸的拒绝。

    那东西,简直太禽-兽,完全堪比之前,在兽人与吸血鬼位面的尺-寸!

    明日她还要应付司徒慕,还有很多正事要做,今晚绝不能让他得逞,绝对不能!

    花九阙见它似乎吓到苏迷,嘴角勾着笑,抬手想要将它压下去,结果不但没有压下,还暴-涨了少许,更是骇人万分。

    苏迷眼里闪过一丝惊恐,不用做,都能想到那种痛苦,若是做了,她不得生生痛死才怪!

    如此这般想着,原本潮-红的双颊,更是苍白好几度。

    花九阙看在眼里,无奈苦笑,随即在苏迷面前蹲下,继续让她更大限度的适应:“乖,信我,你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受不住!你这该死的男人,你怎么不去死!”苏迷快要被他逼哭了。

    “我如今强行将它弄出来,若是不破这童子身,自身的功力,便功亏一篑,相信我,一定吃得下,而且在这之后,你身上的功力,定会远远高出我许多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低头吻了吻她的唇,毫无隐瞒的坦诚相告。

    可是没用,苏迷买都不买他的账,完全无视他的话,连忙偏头躲开他的吻,满是祈求商议道:“改天再选个黄道吉日行不行,明个皇上那边,我还有事要办,今晚不方便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确实所言非虚。

    那物弄出来之后,若是不破他的童子身,除了自伤元气,还会激发他体内的虎狼之药,重创根本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满脸严谨,并不像在骗她,思虑了一瞬,问出自己不想在意,却忍不住在意的问题:“你有没有对别的嫔妃……?”

    “没有,除你之外,不会有别人。”花九阙目光炙热看着她,满眼的真诚。

    只要他说,她便会相信。

    苏迷眸光闪烁,定定看着他:“来罢,我说痛的时候,你必须停下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倾身在她唇上亲了亲:“好,一切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把我解开。”苏迷继续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花九阙无奈笑笑,依言给她松绑的同时,极其技-巧的,撩-起她一次又一次敏-感的神经。

    直到感觉差不多了,他取出玉-勢的同时,就着某些暧-昧的痕迹一抵,无比轻缓与温柔的拥有了她……

    结果还不到一秒,苏迷立马叫了起来:“疼疼疼——!”

    花九阙连忙停下,让她缓缓。

    在她眉头舒展的那瞬,又前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疼疼疼——!”苏迷再次叫唤起来。

    花九阙十分不好受,但还是顾忌她的感受,再次停下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他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苏迷眉头轻蹙,刚张了嘴,还没叫出声来,唇齿便被强势掠夺:“唔!”

    骗子,大骗子!

    苏迷刚在心里骂了一句,紧接着,便被突然发起攻-势的花九阙,彻底夺去所有神智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良久,良久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泪眼迷离,红着眼眶,哭着喊着求饶,花九阙才勉强出了一次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刻,一股携着蓬-勃力量的热浪,传遍苏迷的全身,贯通各大经脉,与血脉相融-合。

    苏迷瞬间觉得,原本的瘫软无力,一扫而光,浑身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“帮我松绑好不好,我想在上-面。”苏迷勾着红-肿的唇儿,贴着花九阙的耳郭说道。

    女人的声音,柔糯软嗲,带着莫名蛊-惑的魔力。

    花九阙鬼使神差听信她的话,将苏迷松了绑。

    然而还未待他回过神,苏迷便反-压其上,将他的双手双脚,像他之前绑自己那般绑起来。

    但苏迷没想到的是,男人与女人的兴-奋点,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花九阙面上,不但没有丝毫不悦,反而带着隐隐期待的目光,看着她,似在催促她快-点。

    想着如何的体-位,都是自己吃亏,苏迷懊恼一瞬,脑中突然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花公公,与本宫玩个有趣的游戏可好?”苏迷嘴角勾着邪肆笑意,竭力掩藏眸底的恶趣味。

    花九阙总觉得,这其中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正要开口拒绝,苏迷探手覆上他,极有技-巧的抚-慰,媚-眼如丝看向他:“花公公,想要-我么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花九阙望入她的眼,下意识的颔首应下。

    但下刻,他便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花九阙满眼询问看向苏迷:“你会摄魂术?”

    “想学么?只要花公公陪本宫玩个游戏,本宫定然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。”苏迷见他似乎对催眠术,挺感兴趣,连忙引-诱说道。

    花九阙平生还有一大乐趣,那便是学尽天下功法。

    曾经听说过摄魂术,却没有亲眼见过,如今苏迷愿意教,花九阙自然愿意学。

    于是颔了颔首:“我应你便是,不要玩太过。”

    她是他的女人,他的心是她的,身体自然亦是她的,她想玩,他便奉陪。

    左右女人在上,莫过於那几种体-位罢了。

    花九阙如此这般想着,却见苏迷从旁边,摸了玉-勢,拿在手中,缓缓靠近他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