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3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19
    花九阙顿觉得某处一紧。

    眼角上扬的妖-娆凤目,静静看了一眼玉-勢,殷红衾薄唇角,僵硬扯出不自然的笑意来:“此游戏有风险,望娘娘三思。”

    他虽没有龙阳之癖,不好男-色。

    却耳闻自古王公大臣,多有养以男-宠肆意亵-玩之癖,亦曾经在拉拢权臣时,投其所好,献上绝色小倌,故而对此并不是没有了解。

    只是怎么都没想到,她竟然好这口,口味这么重。

    苏迷被他异样的眸光,看的脸上阵阵发烫,但想着之前他的所作所为,终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本宫已经三思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玩?”花九阙挑眉看向她,妖-娆凤目中,渐染深意。

    苏迷下定决心,重重颔首:“玩。”

    她定要让他体验一回,那非人的痛楚!

    深受其害的苏迷这般想着,执起玉-勢,低头抬起他的腰身,便要作为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花九阙突然叫住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反悔?”苏迷哑声说道,其中难掩一丝紧张意味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事,她是第一次做,完全紧张的不得了,拿着玉-勢的手,都在颤-抖。

    花九阙衾薄唇角微勾,倾身与她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,满脸认真想了想,觉得他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他的下一句,立马让苏迷整张脸爆红:“坏东西,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花九阙低首在她唇上咬了一口:“轻-点,人家怕疼~~。”

    苏迷猛地咽了咽口水,嗔了他一眼,而后丢掉玉-勢,改用……手指。

    “嗯~~。”花九阙难耐闷-哼一声,媚-眼如丝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蓦地抬眼,见到他那般惑-人娇-软的模样,内心突然激起一种冲动——好想把他弄-哭!

    但这种事,她也只是想想。

    直到满身是汗的苏迷,咬着红唇,执起玉-勢抵住,刚要破门而入的时候,花九阙潮-红着脸,倏然挣开手脚上的束缚,迅速翻身而起,牢牢桎梏住她的身形,强势而汹-涌的反攻——

    “你——唔!”苏迷气的刚要大骂,唇齿便被花九阙霸道掠夺,只能溢-出一些支离破碎的呜咽声。

    骗子,大骗子!

    终有一日,她定会让他好看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比起这边的满室旖-旎,乾清宫那边,蔓延一股浓浓的尴尬感。

    即使做足了前-戏,司徒慕依旧硬-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迷”见此,当即开口道:“臣妾有一物,应该可以帮助皇上重展龙威,不知皇上愿不愿意一试?”

    “何物?朕这便命人到你寝房去取。”司徒慕眼眸一亮,连平日里的称呼都改了。

    他对她的医术很有信心,认定那物定然可以治好他,言语中满是急切。

    “苏迷”勾唇笑道:“臣妾早便将那物放于乾清殿内,皇上您没有服用么?”

    听她这般一说,司徒慕这才想起,前几日,他让后宫嫔妃侍寝的第一晚,她曾经给他一个锦盒。

    但他那时看她不顺眼,直接将那锦盒丢在一旁,却不想,那竟是帮自己重展龙威的神药。

    思至此,司徒慕快速跳下龙榻,将锦盒取来打开。

    但见里面是一枚丹药,司徒慕正要将它吃下,“苏迷”突然夺过去,放入自己的口中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甚?”

    司徒慕皱眉,刚要开口训斥,“苏迷”勾住他的脖子,将嚼碎的丹药,喂到他的口中。

    但见他怔愣半瞬,“苏迷”当即勾唇,媚-笑道:“臣妾只是想要亲口喂您,皇上莫怪。”

    女子眉眼如丝的模样,看的司徒慕腹下一热,某物迅速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他心中狂喜,拦腰抱起她,便跳上龙榻,直奔了主题!

    司徒慕太过急切,猛地攻-占之时,清晰感觉到,有一层阻碍,但他没有一丝停顿,直接彻底拥有她。

    “啊!好疼——!”女子满脸痛苦,眉头紧紧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司徒慕却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心,仍是肆意作为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晚上,女子的惨叫声,从未间断过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宫人与侍卫,都将这声音,清晰听入耳中,纷纷心想,皇上怎会突然变得这般残-暴?

    但这事还没完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个晚上,司徒慕不但在宠幸“苏迷”的同时,还将好几个嫔妃,叫到乾清宫来,彻夜狂欢。

    但不知是不是“禁欲”太久,每每做那事的时候,他总是有使不完的劲,弄-得每个嫔妃都惨叫不止。

    因此,有的嫔妃,开始以病推辞,不愿再去侍寝。

    最后,整个后宫之中,只有“苏迷”一人,愿意与他同乐。

    而这一晚,一番欢-好过后,司徒慕突然想起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芷惜在天牢过的如何,哎,她定然还在怪朕,没有救她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苏迷”眸光微闪,低垂着眉眼说道:“臣妾真的好羡慕惜儿姐姐,可以得到皇上的满满的爱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见此,在她唇上亲了亲:“小傻瓜,朕方才不是狠狠-爱了你三回,要不要朕再爱一次?”

    说罢,便要翻身而上。

    “苏迷”娇笑着推搡他一下,突然正色道:“皇上既然想念姐姐,臣妾自然愿意为皇上分忧,皇上且附耳过来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稍稍低首侧耳。

    “苏迷”勾住他的脖子,轻声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司徒慕抬手便触上她的脸,半开玩笑道:“你这般一说,朕倒是有些怀疑,你这张脸是不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苏迷”神色微怔,探头将脸颊在他手上蹭了蹭:“皇上说是便是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勾唇笑道:“爱妃真是深得朕欢喜,不但能为朕排忧解难,在床笫间的功夫,又是极其了得,朕好像真的爱上-你了,你说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臣妾自是希望皇上一直爱下去,狠狠的爱臣妾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一怔,随即腰身一动,狠狠的拥有:“好,朕接下来,便好好的爱你。”

    话落,整个乾清殿,再度传来女子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几日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看向眼前,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,出声慰-问道。

    那女子摇了摇头,言语诚挚道:“娘娘客气了,小女该谢谢娘娘才是,若不是娘娘,小女此生恐怕永远报不了灭门之仇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