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5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21
    眼见司徒慕这般逼自己,沐芷惜无比痛心的同时,拼命告诉自己,无论如何都要忍耐。

    她偏生不信,身为风月楼头牌的她,会输给一个街头耍大刀的女人!

    到底谁胜谁负,且比试看看,才能知高下。

    沐芷惜如此这般打算,当即颔首应承:“臣妾自然相信皇上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满意勾唇,让若婻替她换脸。

    沐芷惜眼见她手中的人皮面具,比自己的容貌还要美几分,心中微动,任由她在自己脸上作为,竭力忍受腐蚀皮肉之痛。

    直到若婻生生揭掉她的一层皮,再将人皮面具贴到她的脸上,完全融-合后,沐芷惜已然痛晕过去。

    过程很痛苦,但醒来以后,沐芷惜对自己的新脸,极其的满意与自信。

    虽然失去贵妃的头衔,但司徒慕还是封她为美人。

    于是,她与若婻共同住在乾清殿,时而明争,时而暗斗,使出浑身解数,竭力讨好司徒慕。

    而曾经身处青楼的若婻,也不是个简单角色,讨好人的心机,不比沐芷惜知道的少。

    加上苏迷教予她,如何抓住司徒慕的心。

    若婻依言利用男人那点劣根-性,只是短短数日,便将司徒慕的心思,多数拉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沐芷惜恼怒的同时,更加卖力的讨好司徒慕。

    但或许因为先前她的任性,司徒慕即使对她仍然宠-爱有加,但总没有面对若婻那股热乎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在沐芷惜回乾清殿的前一天,便易容成小太-监,住进花九阙的住所,过上没羞没臊的日子。

    对于乾清殿所发生的一切,她仍是清清楚楚,甚至有了花九阙这层关系,可以说是,尽在她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眼见司徒慕对若婻的宠-爱,日渐加深,苏迷想着,是时候走下一步棋了。

    可她还缺一味药,找了好久,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系统商场那边太贵了,她一番打听无果,直接找到花九阙。

    简单向他说明几句,花九阙挑眉问道:“沐芷惜跟你也有灭门之仇?”

    “一句话,到底有没有,没有我去找别人。”苏迷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说了一句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花九阙一把拉住她,紧紧拥在怀里:“小迷儿,你对我不能多点耐心?”

    苏迷冷冷瞥着他,当即切声道:“你若每次都有问必答,我会这般对你,花大公公,做男人能不能爽快点?”

    “快点不行,爽点倒是可以?”花九阙低头吻了吻她的唇,随即说道:“那秘药倒是好找,只是我很好奇,你跟沐芷惜到底有什么恩怨?”

    苏迷静静看了他一会,直接拆穿道:“你是不是在想,我因为喜欢司徒慕,才一直针对她?”

    花九阙一噎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苏迷不想什么都不说,而让两人产生误会。

    但有些事情她不能透露,于是满脸恶毒道:“我很记仇,她之前得罪过我,我势必要千倍百倍报复回去,至于司徒慕,也同样如此。”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挑眉看向花九阙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狠毒,可我就是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,你喜欢也好,不喜欢也罢,既然上了我的榻,没我的允许,别想轻易逃离,除非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花九阙启唇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矜傲道:“除非我不要你,腻了你,被我一脚踢下去,那时你便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那么一天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轻慢勾起唇角,毫无预警的骤然俯身,狠狠吮上-她的唇:“此世,要么一起生,要么一起死,别想甩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-监……。”苏迷满眼深情。

    花九阙眼角一抽:“能不能换个爱称?”

    “阿花?”苏迷依言改口唤道。

    花九阙嘴角笑意倏僵:“能不能再换一个?”

    苏迷思索一瞬:“九阙……唔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花九阙倾身便重重吻住她,随即将她拦腰抱起,上了榻。

    苏迷清晰感觉到,那来势汹-涌的狰狞,抬手捶了他一记:“你是不是吃药了,怎会这么快?”

    花九阙埋在她心口,含糊说道:“你喊我的名字时,我便已经硬-了,再者,我从不吃药,只吃……你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再度倾身堵住她的唇,强势的拥有,与她深深-融为一体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沐芷惜金蝉脱壳,离开天牢后,在乾清宫已住大半月。

    这一天晚上,正好轮到她侍寝,结果司徒慕刚切入主题,那处猛地一疼,沐芷惜当即尖叫喊停:“等等,皇上,臣妾好疼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正慾火浓重,哪里能停下来。

    听了沐芷惜的话,不但没有停下,还狠狠的,往里面一頂——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下一刻,沐芷惜厉声尖叫着,放眼望去,但见某处流-出大量的鲜血来!

    沐芷惜吓了一大跳,心中闪过极度不安的想法,连忙将司徒慕推开,跳下床榻,叫唤着让宫人传太医。

    司徒慕怒极,一把扯住她的头发,便要将她拽回去,继续挞-伐。

    这时,随着“吱呀”一声,殿门打开的同时,身着薄纱的若婻走了进来:“皇上,臣妾好生想念您~~。”

    娇-软柔糯的嗓音响起,司徒慕腹中慾-焰,更是压都压不住,一把扯过若婻,便要上榻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想要洗个澡。”若婻哝声道,眸底却满是厌恶的意味。

    司徒慕连忙颔首,抱起她,大步走进温泉房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里面便传来女子的痛吟,与水花激-荡的zhuang-击声。

    沐芷惜见此,趁机疾步走出了殿门,回到住所,便让人请太医过来。

    结果太医一诊,竟然是喜脉!

    沐芷惜喜极而泣,但又想到方才出了血,连忙担忧询问:“本宫的孩儿有没有事,他还在不在,在不在?!”

    “娘娘放心,您发现的及时,并没有什么大碍,只要吃几副安胎药便可。”太医低首恭谨回道。

    沐芷惜听他这么一说,才放下心来,当晚便服下药,喜滋滋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翌日一大早,她便将这好消息,告诉司徒慕。

    结果出乎她的所料,司徒慕面上,并没有多少喜悦之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