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6章 家有猫夫么么啪29
    只要看着他,苏迷就觉得满心柔-软。

    好想就一直这样,让他在自己的羽翼下,生生世世都护着他。

    苏迷抱着楚寒亲昵一番,又是挠痒痒,又是软声哄-诱,最后成功从他口中得知,原文中完全没有提到的事。

    晚上用餐的时候,苏迷刚拿起筷子,就看见裴天佑跟沈思羽携手走进来。

    苏迷不动声色勾着唇,直接无视两人,继续用餐。

    反正这两人的脸皮,已经比城墙还厚,理他们那都是自找气受。

    可往往你不想理,别人还死贴上来。

    但见裴天佑眸光微闪,来到餐桌前,坐在苏迷对面,而沈思羽则是狂刷存在感,一个劲的给他夹菜。

    苏迷低垂眉眼,吃着菜,完全无视两人。

    直到伸手去夹糖醋鸡腿的时候,沈思羽眼疾手快,在同一时间去夹,最后两双筷子,正巧夹到一根鸡腿。

    苏迷是个吃货,除了自家男人以外,她挚爱各种美食。

    裴宅的饭菜,很合她的胃口,见到沈思羽竟敢跟她抢吃的,夹菜的动作微顿,梭然抬眼,目光锐利看向她——

    沈思羽对上苏迷凌厉视线,心下微紧,当即松了手,可怜兮兮看向裴天佑:“天佑,我怕。”

    裴天佑皱眉看向苏迷:“思羽现在怎么说都是孕妇,你就不能让她一个鸡腿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苏迷勾唇笑着,没有去夹那根鸡腿,而是改夹别的菜。

    想象当中的战争,还没开始,就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作为胜利者的沈思羽,好像并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甚至因为这件事,不要说裴家三老,就连裴天佑都觉得,比起沈思羽,苏迷更适合做裴家的媳妇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苏迷对他失约的事,一定还在生气,现在只不过是故意压制着自己,没有发怒罢了。

    裴天佑越想越觉得心虚,伸手夹了一根鸡腿,放进她的碗里。

    苏迷咀嚼的动作,顿了顿,嘴角勾了勾,咽下口中的东西,将碗筷放下,擦了擦自己的嘴:“爷爷,爸妈,我吃饱了,先上楼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吃得这么少?”裴母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迷微笑道:“今晚胃不舒服,有点犯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犯恶心?”裴母倏然瞪大眼睛:“小迷,你不会是怀……?”

    “妈,您想多了。”苏迷嗤笑道:“我先上楼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裴天佑的脸色,很不好。

    他看向苏迷碗里那根鸡腿,越想越觉得,苏迷是嫌他给她夹的菜脏,让她犯恶心,导致现在莲菜也吃不下。

    裴天佑猛地站起来,跟着苏迷上了楼。

    沈思羽没有动,只是幸灾乐祸继续吃着饭,顺便给裴家三老夹着菜,偶尔装作不舒服,跑去厕所,干呕几次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裴母关切说道:“刚开始怀孕的时候,都是这样,慢慢习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思羽抬手摸-着平坦小-腹,温柔慈爱笑道:“嗯,只要宝宝可以健康成长,就算受多少苦,思羽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,裴母就不爱听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事情,还不就是她跟自家混小子作出来,怪得了谁?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她肚子里,未来的乖孙子,她早就怼过去了。

    想想苏迷的知书达理又懂事,裴母轻叹一声,跟她敷衍几句,也放下筷子,回屋去休息。

    二楼。

    苏迷来到房门口,正要开门进去,身后突然传来一些动静。

    她猛地侧身,躲开裴天佑的手,冷着脸道:“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讨厌我?”裴天佑见她跟躲避病菌般,躲着自己,当即黑着脸,紧紧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裴先生,我毕生最讨厌的,就是不守信用的人。”苏迷挑眉。

    裴天佑顿了顿,当即解释道:“下午思羽突然不舒服,我陪她去孕检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眸光微闪,眉眼间不加掩饰的喜色渐染:“怀上了?恭喜恭喜,那你什么时候跟我离婚?”

    裴天佑脸上闪过满满懊恼:“我们真的,一点机会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苏迷无情笑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裴天宇动了动唇,还想要说话,苏迷直接开口道:“外面比我好、比我美的女人多了,只要裴先生勾勾手指,大票女人贴过来,为什么总不愿放过我?难道裴先生你喜欢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没有的事!”裴天佑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不喜欢最好,那就赶紧离婚,男人爽快点,才能更讨女人喜欢,总是拖拖拉拉的,真心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苏迷留下一句话,直接进了屋。

    裴天佑静静站了片刻,转身下了楼,没有跟沈思羽打招呼,直接驱车来到蓉城最豪华的私人会所,开了最大的包厢,叫来一群狐朋狗友,彻夜狂-欢。

    沈思羽打他的电话,裴天佑一直不接,最后快到天亮,才接到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是嫂子么?天佑哥喝醉了,麻烦你过来接他?”话筒中,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思羽再三确认,是裴天佑的号码,匆匆挂了电话,赶去会所。

    裴天佑喝的烂醉,几个友人将他扶上车,送回裴宅。

    沈思羽忙前忙后,给他擦拭身子,又倒了热茶,喂他喝下,这才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苏迷……小迷……。”

    沈思羽刚闭上眼睛,突然听见裴天佑唤着苏迷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猛地睁开眼,坐起身来,扯住裴天佑的衣服,抬手握拳,狠狠的捶打他:“裴天佑,你这个混蛋,怎么可以睡在我的床上,叫别的女人名字,你怎么对得起我们的宝宝?”

    裴天佑头晕晕的,又疼的厉害,被沈思羽弄得心烦,闭着眼猛地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,裴天佑稍稍恢复些神智。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眼,模模糊糊看见一个女人从地上爬起,朝自己扑过来。

    裴天佑闭上眼,摇了摇头,再度睁眼去看的时候,竟然看见了那个女人!

    身心微热,小-腹间一股燥热的火焰,暗暗涌动着,他禁不住滑了滑喉结,在那女人扑过来的时候,将她压-在身-下,掀起她的裙子,毫无前-戏的挺-身挤了进去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