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5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6
    奉染衾猝不及防,被她猛地一带,直直往地上栽去——

    苏迷眼疾手快,伸手一捞,拥住她的腰身同时,将奉染衾身形扶稳。

    触手纤细却不同于女子的柔软腰身,令苏迷怔了怔,随即关切问道:“陛下,您无碍罢?”

    奉染衾定定看了她片刻,勾-人凤眸眸光微暗,轻慢摇了摇头:“本帝无碍,只是有些惊着了,苏爱卿自己去罢,本帝先行回屋安安神。”

    见她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,苏迷眨眨眼,显然不明白她为何突然改变主意的时候,奉染衾已经进了屋。

    苏迷垂眼,看着女帝刚刚牵过的手,神色更加迷茫。

    这女帝到底是什么意思,怎么一会一个样,难道她是……对自己有意思?

    苏迷只是这般想想,浑身便被一股莫名不适之感所充斥,猛地打了个冷颤,连忙下了楼,走出了驿站。

    “灵玉,集合几名身强力壮的士兵,随本将去伐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。”灵玉颔首应承。

    苏迷为了冷静一下,拎起一旁柴刀,先行出发去了竹林。

    她运起浑身内力,抬手挥刀快准狠,一刀一根竹子,等灵玉带着士兵来的时候,她已经伐了一大堆竹子。

    灵玉见此,不由神色微怔:“将军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别愣着,手脚灵活点,迅速点,赶紧干活。”苏迷催促道。

    众士兵连忙领命,纷纷开始伐竹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依照苏迷的命令,她们在一大片竹林中,直接伐出一条上山的道路来,顺带弄了一些竹笋与菌菇,交给驿站的厨房。

    随后将伐好的竹子,截取相同的长度,又将两头的底端削圆滑,用极其牢固的铁丝麻绳,紧紧绑起来,做成竹筏。

    然而用完午饭,即将出发的时候,奉染衾却突然过来,说要跟她们一起去。

    不要说苏迷不赞同,所有随行的人,都不赞同。

    那洪水水势汹涌,如果奉染衾出了什么问题,她们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奉染衾却执意如此,令苏迷与王思澄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但又能怎么办,人家是女帝,有资格有权利任性,苏迷只好一直待在她身边,守着她,时时刻刻注意她的安危。

    连同苏迷与奉染衾,一行人分别坐上三只大竹筏,前往西山青峰塔,营救被困的百姓。

    此时的洪水水势,尚且平静,苏迷等人顺利到达青峰塔,将百姓全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百姓见当朝女帝都亲自来营救他们,自然是异常感动,差点都要哭出来,最后还是苏迷催促他们赶紧上来,众百姓才纷纷上了竹筏。

    但因为苏迷她们并不知,被困百姓的总人数,结果三只竹筏全部坐满,塔上还剩下几人。

    这时,奉染衾直接开口道:“苏爱卿武艺高强,不如与本帝坐小竹筏,贴身保护本帝,大竹筏便留给剩下的百姓坐罢。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蹙眉,看向奉染衾的目光,多了几分探究与不赞同的意味。

    虽然大竹筏上人多,可一旦水势突激,其安全-性,定比小竹筏高。

    她身为凤溪国女帝,若是有个闪失,自己任务完不成不说,小命估计也难保。

    苏迷真心觉得,这女帝实在是没事找事,一直给她添麻烦。

    “怎么?苏爱卿不愿保护本帝?”奉染衾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苏迷哪里敢说不,当即颔首应承:“是,臣尊陛下懿旨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命人把小竹筏放入水中,搀扶着奉染衾,走上去。

    由于竹筏面积比较大,苏迷之前特意让人用麻袋装上沙土,放在竹筏上,随着百姓上了竹筏,士兵便按照苏迷的吩咐,将竹筏上的沙袋丢入水中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上了竹筏,苏迷当即一声令下:“回程。”

    众士兵纷纷应承,拿起手中的竹竿,开始往回赶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赶到拐弯的地方,苏迷倏地站起来,满脸凝重道:“所有人抓紧竹筏,灵玉,让他们将竹竿全部横起来,拦着两边的大树,洪水来的时候,所有人往后退一步,合力踏洪而过,之后再回到原处!”

    苏迷这边话音刚落,一阵汹涌狂澜水声,梭然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一看,但见近乎成人般高度的洪水巨浪,从远处往这边冲来——

    “我凤溪女儿郎们,拿出咱们的本事来,齐心协力,共抗洪涝!”

    苏迷高声呐喊一声,抬手一伸,从袖中窜出一条铁丝线,紧紧缠绕在旁边的树身上,揽住奉染衾腰身的同时,足尖一点,反脚一踢,两人踏着腾空竹筏,朝大树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到了跟前,她迅速将奉染衾放在树干上,伸手将竹筏卡在树缝之中,随即牢牢揽住她的腰身,迎接洪涝的到来。

    奉染衾抬眼看着将自己抱在怀里的苏迷,眸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下一瞬,但见那汹涌洪涝,突然改变涌动轨迹,直冲苏迷身处的大树!

    “将军——!”

    “陛下——!”

    灵玉与士兵尖锐呼唤声传来之际,凶猛的冲击力,随着恐怖汹涌水声,瞬间将苏迷与奉染衾所淹没。

    水过无痕。

    当洪涝过去的时候,苏迷与奉染衾,已然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昏昏沉沉中,胸口突然一阵憋闷,苏迷猛地咳嗽起来: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黑漆漆洞-穴中,带有回音的滴滴水声,传入她的耳郭。

    苏迷捂着胸口,缓缓坐起身来,睁开眼看着光线昏暗的四处,寻找着奉染衾的踪影。

    她沿着地下河,寻着水声,一直往前走。

    来到一处浅水滩的时候,看见奉染衾趴在河边。

    “陛下,陛下!”苏迷疾步走过去,将奉染衾从水中拖到岸边。

    伸手探了探她的呼吸,苏迷双手按上她的胸口,想将她腹中积水压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掌心触及两处柔软雪嫩的那瞬,双手像似触电一般,快速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些记忆如潮水般,涌进苏迷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当洪水来临的时候,那满满的窒息感,以及巨大冲击力,差点将她打晕。

    但她却清晰的记得,原本想要将奉染衾抛向大竹筏,结果却被她紧紧抱住腰身不松手,任她如何用力去扯,都动不了她分毫,最后才随自己一同被洪水卷走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