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7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8
    苏迷将鲜肥的鱼,清理干净,刚站起来,回过身走了一步,后脚踝处突然有什么东西滑过。

    她身形倏然一怔,眨了眨眼,没有回头,继续往岸上走去,但耳朵却微微动了一下,似在辨别身后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奉染衾听到细微动静时,缓缓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但见苏迷的身后,一条巨大黝黑的三头蛇,倏然破水而出。

    奉染衾微微睁大双眼,但见下刻,那三头蛇突然张开血盆大口,急速冲向苏迷,即将一口将她吞噬——

    她心下一惊,随手拿起地上的石子,赫然出手一掷,直逼三头蛇腹部七寸!

    “嘶——!”三头蛇仰天长啸,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叫声。

    苏迷微微眯着眼,随着“砰”一声,巨物坠落水中的声音响起,她将手中尖锐石子,随意朝地上一丢,蓦地回头,正巧看见那三头蛇落入湖中的一幕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即便三头蛇腹部中了致命的一击,落入湖中后,湖水却并未被染红,反而依旧澄澈见底。

    苏迷莫名有些不解,倏然转身走向奉染衾:“多谢陛下救命之恩,陛下功力真是深厚,微臣甚是钦慕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神色微顿,定定看着她片刻,随即笑道:“本帝自幼体弱,学了一点皮毛,只是为了强身健体,苏爱卿才是真正武功高强,我凤溪国之栋梁。”

    苏迷莞尔勾唇,看向奉染衾的眼神,更加讳莫如深:“陛下谬赞了,微臣不敢当,陛下才是真正神功盖世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没想到,下意识做出的举动,竟然暴露自己真正的本事。

    但见下刻,她勾唇笑了笑,直接转移了话题:“苏爱卿,本帝饿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定定看了她片刻,而后将处理的鲜鱼放在一边,找了一些枯树枝,开始钻木取火,将鲜鱼烤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鱼儿鲜美的肉香味,渐渐蔓延,窜入奉染衾的鼻尖。

    她看向苏迷的眼光,愈发深意浓浓。

    “鱼肉好了,陛下请用。”苏迷将烤好的鱼,递给是奉染衾。

    后者却轻慢掀起眼帘,看着苏迷,表明道:“这里面有鱼刺与鱼骨,苏爱卿可否替本帝将它们剔除?”

    苏迷动作一顿,听到她的要求,想骂人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自己没长手么,不会自己剔除鱼刺鱼骨头?

    但她想着此时的身份,还是微笑将烤好的鱼拿回,仔细将鱼刺与骨头剔除:“陛下,都弄干净了,您大胆放心吃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苏爱卿。”奉染衾笑着接过烤鱼,轻轻启唇,咬了一小口鱼肉。

    谁料,她刚将鱼肉咽下,下刻便微噘起小-嘴,蹙眉道:“苏爱卿,单吃这鱼肉有点噎,本帝想要喝鱼汤。”

    苏迷隐忍着自己的火气,耐心解释道:“陛下,这里没有调味的佐料,鱼汤喝起来,会很腥,再者此地没有瓦罐之类的器皿,这鱼汤,微臣没有办法做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这样说,奉染衾定会理解。

    然而并没有。

    奉染衾直接道:“你不去找找,怎么会知道没有?”

    艹!

    听到奉染衾的话,苏迷当场忍不住,在心里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女人事儿真多!

    “好的,微臣这便去找。”苏迷近乎咬牙切齿的说一句,随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找遍附近所有角落,都没有找到盛放水的器皿,她四处打量着,正前方有一处洞窟,便向奉染衾嘱咐一声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的身影完全消失那瞬,原本坐在地上的奉染衾,缓缓站起身,走向湖泊。

    来到跟前,她双手合在一起,做出奇异诡谲的手决,迅速结成法印,而后抬手冲向湖心一指——

    但见那原本死透的三头蛇,再度破水而出,瞪大蛇瞳,定定看向奉染衾。

    而它腹部原本受的伤,此时却痕迹全无!

    奉染衾动了动唇,口中说着奇怪繁复的语言,那三头蛇眼里却闪烁着挣扎之色,似要拒绝。

    她当即冷冷勾唇,手决随之改动,一道白光立时射向三头蛇的眼睛!

    三头蛇琥珀色竖瞳微缩,正要闪身去躲,谁料身形像似被定住一般,丝毫不得动弹。

    眼见白光即将到来,三头蛇连忙对她乖巧颔首。

    奉染衾嘴角微勾,收回那道白光的同时,快速与它结契。

    随着一道幽光闪烁,印入奉染衾眉心之中,三头蛇凭空消失在湖心之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在洞窟里找了好久,才在地下河边找到一个瓦罐。

    心想那湖泊中还有三头蛇的尸体,苏迷直接在流动的地下河里盛了水,端着原路折回。

    路过一处角落,苏迷看见有些酸咸的调味果子,便顺手摘了几颗。

    然而刚出了洞窟,苏迷远远便看到,奉染衾已经将一整条烤鱼,吃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她突然有种被人戏耍的感觉,皱着眉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苏爱卿,你好慢,本帝饿的肚子咕咕叫,都已经将那鱼肉吃光了。”奉染衾满是嫌弃的道。

    苏迷见她这样,真想一个瓦罐丢过去!

    但最后还是强忍着怒气,勉强笑道:“是微臣的错,微臣这便烧鱼汤,陛下若是还饿,那便再喝点吃点,若是不饿,您便歇息歇息,一会微臣吃饱了,再想法子出去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罢,将瓦罐放在地上,找了粗点的树枝与藤蔓,弄好木架将瓦罐吊起来,加入果子与鲜鱼,开始煮鱼汤,又拿起剩下的鲜鱼来烤。

    渐渐的,鲜香的鱼汤味,以及鱼肉的焦香味,窜入奉染衾鼻间,令他忍不住滑了滑喉结,口水都要流出来。

    苏迷见烤鱼差不多烤好,探头凑近瓦罐,用鼻子轻轻嗅了嗅,随即便熄了火,用树叶包着边缘处拿下来,放在地上,一边吃着烤鱼,一边等瓦罐凉了些,就着罐子喝了一小口鱼汤。

    果然,有个调味果子,原本的鱼腥味少了很多,味道鲜香又味美,苏迷又忍不住多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待她喝掉一大半,将瓦罐放下时,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脸,吓得她小心脏,都差点蹦出来。

    奉染衾的视线,落在苏迷红润带着鱼香气息的唇瓣上,喉结微微一动:“鱼汤的味道,闻起来好像很不错,本帝想喝,苏爱卿喂本帝可好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