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9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10
    苏迷梭然一惊,微微瞪大双眼,定定看着那只修长如玉的手。

    然而那只手,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注视,有所收敛,反而越发的肆意,并逐渐有探入她衣襟的势头。

    她这是什么意思,想要干嘛?

    苏迷到底是忍不住了,当即低声喝道:“陛下,请您自重,收回您的手!”

    话落,谁料奉染衾根本没有收敛,反而启唇咬-住她的耳垂,大力的吮-吸着,轻咬着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。”苏迷低吟一声,下刻便冷冷眯起眼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苏迷松开背着奉染衾的那只手,反手便狠狠给了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奉染衾怎么都没有想到,苏迷会打她,神色微微怔愣了一瞬,眼见自己迅速往下掉去,赫然伸手拉住苏迷的脚踝,将她一并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巨大的落水声响起,传入洞-穴外,灵玉几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她探头而望,连忙唤道:“将军,陛下,你们怎么了,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苏迷刚落入水中,便被奉染衾紧紧抱住,哪里有时间回答她。

    她竭力的挣扎,对着奉染衾又踢又踹,但奉染衾像似牛皮膏药般,死死抱住她不松手。

    苏迷更为恼怒,下意识向个寻常女人那般,开始使劲撕扯她身上的衣服,对着奉染衾惑人的绝色容颜,一顿乱挠。

    奉染衾见她是真的恼了,立时放开了她,开始阻挡苏迷的攻势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,苏迷却不愿放过她,更加疯狂的去撕扯她的衣衫。

    苏迷被奉染衾先前做的所有一切,逼得有些疯狂,完全无法用脑子思考,直接化身泼妇,似要奉染衾跟她一样难堪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两人纠缠的过程中,苏迷的手,好像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……

    对于那东西,苏迷并不陌生,原本软软的,她碰了以后,倏地一下,立马变大了。

    卧槽,特么的,原来这女帝,是个……人妖!

    上面长着女子的胸,下-面长着男子的叽叽!

    该死的臭人妖,竟敢还来骚扰她,左右眼下已经对她动手了,不揍白不揍,她非得揍她一顿,出出气才行。

    苏迷皱着眉头,挥起拳头狠狠朝他脸上揍去。

    奉染衾见她似疯了一般,使出的招式,又狠又毒有刁钻,完全防不胜防,被挨了好几下,这才皱起眉头,不再掩藏自己的身手,轻易扣住她的攻势,同时倾身想要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苏迷哪能让他得逞,抬脚一记狠踹,重重踹向他的腿-间!

    两人本就在湖中打斗,奉染衾即使反应再过灵敏,亦无法完全化解苏迷的招式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不小心,便被苏迷踹个正着!

    “……!”奉染衾在水中闷哼一声,满脸痛苦神色中,带有几分幽怨的意味,紧紧皱眉头看向苏迷,似在怪她下脚太狠!

    苏迷对他视而不见,正要抬脚再度狠狠一踹,奉染衾忽而身形一闪,“蹭”一声飞出湖面。

    他刚刚站稳,苏迷随之窜出湖面,紧追着他不放,同时运起浑身内力,岸边大大小小的石子,凭空飞起,紧随着苏迷下一个出击的手势,全部袭向他!

    奉染衾见此,不但没有丝毫动作,反而嘴角一勾,唤了一声:“苏爱卿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瞬间,苏迷并没有停下自己的攻势,然而脑中突然产生一道电击般剧烈的痛意,苏迷猛地惊醒过来——

    奉染衾是此次位面中任务者,她不能杀他,否则自己的灵魂,将被系统彻底抹-杀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她便永远见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不行,绝对不行!

    苏迷只要想到自己,再也见不到那个人,心中倏地一痛,满眼皆是惊慌之色,迅速收回内力,却突然收的太猛,惨遭反噬,生生吐出一大口鲜血,从半空中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眼见所有袭向自己的石子,全部在同一时间停止,落在地上,奉染衾眸中闪过得逞的意味。

    然而下刻见到苏迷口吐鲜血,从半空中掉落降下的那瞬,心下倏地一紧!

    奉染衾强忍着腿-间痛意,骤然掠身飞向苏迷,在她即将落下的那刻,伸手一捞,将她紧紧抱在怀里: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的事,放开我!”苏迷竭力挣扎,想要逃离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挣扎之中,不小心碰到他的胸-膛,那柔-软的触感,让苏迷的表情,变得更加奇怪。

    奉染衾将她所有神色,尽收眼底,眸底第一次出现一抹涩然意味,却是关切道:“你受伤了,别逞强,我来为你疗伤。”

    苏迷自然不愿意让他疗伤,刚要再度攻击他,奉染衾只是抬手轻轻一点,她便不能再动了。

    奉染衾拦腰抱着苏迷来到洞窟,刚将她放下,便动手开始褪苏迷身上的外衫。

    “你做甚?!”

    苏迷怒瞪着他,分分钟想要将他撕-碎咬死。

    奉染衾一边给她褪着衣衫,一边勾唇笑道:“我在帮你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死不了,不用你假好心。”

    哪里人疗伤还要褪衣衫的,真当她是傻子么?

    奉染衾任由她大吼大叫,径自将她身上的衣衫,全部褪去,然而入目眼帘那誘惑满满的蜜色肌肤,他不由微微一怔,下意识将手伸向她,在她胸前轻轻触了触。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狗眼,不许看,再看,信不信我弄-死你!”苏迷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奉染衾见她双眼猩红,声音有些嘶哑,这才意识到,自己似乎逼急了她,连忙收回为所欲为的手,开始为她疗伤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不再占自己的便宜,这才闭上嘴,怒视瞪向他,由他为自己疗伤。

    等着瞧,只要她恢复了,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!

    苏迷这般想着,奉染衾自是能猜出她的想法,不由暗自苦涩笑笑,渐渐稳住心神,专注为她治疗内伤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强大遒劲而深厚的内力,在苏迷的身体里,运转了一个小周天,重新回归奉染衾体内。

    他正暗自调息那瞬,苏迷猛地窜起来,快速出手点中他的穴道,定住他的身形,赫然凌厉出拳,狠狠砸向他的脸颊——

    “将军,陛下,你们在哪儿?”

    谁料下一刻,耳边却突然传来灵玉急切呼喊的声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