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4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15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你,你帮我解开,我可以自己倒。”苏迷打着商量说道。

    男子直接摇头拒绝:“娘子渴了,自然该为夫去倒,怎能让娘子辛苦。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,刚想解除自身穴道的束缚,结果却发现,她竟然失去了内力以及……灵力!

    她梭然睁大双眼,定定看着男子,似透过他的一双眼睛,看穿他内心的想法,甚至是他真正的身份。

    男子未有丝毫躲闪,紧紧凝视着她的眼,眸底带着丝丝期许。

    苏迷越看越觉得,这双眼睛,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精致如画眉首,渐渐蹙在一起,她在想,他会是那个他么?

    可是为何,她没有感受到那份悸动之感?

    苏迷实在想不通,这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此时,她十分怀疑,他便是他。

    毕竟她灵魂所携带的灵力,不是什么人都有这个本事,可以随意封印的。

    下瞬,一个想法渐渐在脑中形成,苏迷将他与某人联想到一起,忽而抬眸看向他:“告诉我,你的名字?”

    男子满意收回视线,但笑不语,起身为她倒了一杯茶水,而后重新折回,单手扶起她,将茶杯凑近:“娘子请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,解开我的穴道,我这样喝水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苏迷不死心的说着。

    男子施然勾唇:“娘子说的没错,这样喝水确实不方便,不如为夫亲自喂你。”

    亲自喂,怎么亲自喂?

    苏迷一瞬间的疑惑。

    男子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,端起手中的茶杯,凑在唇边,小啜了一口,随即对着苏迷勾唇一笑,而后倾身低首,距离她的唇,只有一寸。

    苏迷眼见这情况,怎会不知他的用意,当即怒喝:“你敢……?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男子精致轮廓的脸,在眼前倏然放大,削瘦的下颌,被他用手牢牢扣住。

    苏迷蓦地愣怔,双唇下意识微微张开,紧接着,柔软微凉的触感,印上她的唇,微涩甘甜的清茶,一点点过滤到她的口腔之中。

    “唔,混账……唔!”

    苏迷刚骂了一句,猩红的舌,倏然传来一阵痛意!

    她猛地皱起眉头,却没有所挣扎,反而主动去回应他的吻。

    男子微微怔愣,紧接着便捧住她的脸,松开牙关,改用舌,在她的口腔之中,肆意而热烈的搅着。

    须臾,清晰察觉他隐隐动情,苏迷狠狠一使劲,咬中他的舌,血腥味在两人口齿中弥散那瞬,男子刚稍稍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瞪着他,厉声喝道:“奉染衾!”

    男子身形倏地一僵,眼底闪过几许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苏迷越看那双眼睛,越觉得相似,再加上方才他的吻,与奉染衾的气息,是那么的相似,她当场便确定——他是奉染衾!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出是本帝?”奉染衾勾唇笑着,抬手将脸上镂空半脸面具拿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张熟悉又陌生的绝美容颜,出现在苏迷眼前:“你的脸……?”

    眼前是一张完全男性化的脸,与他平时的长相,大不相同,美虽是美,却比他平时的模样,多了几分男子的俊朗之气。

    “幻颜术。”奉染衾没有丝毫隐瞒,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选择现身,此生便是认定这个女人,并且绝对不会,让她有机会嫁给别人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:“把我的穴道解开,我便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“本帝若是真解开,你不但不会原谅我,而且绝对不会与本帝洞房,苏爱卿,你说,本帝说的对么?”奉染衾一边说着,一边开始解她的衣衫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:“不行,我今日才知道你的秘密,还有些接受不了,再者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视线落在奉染衾的胸前,满是疑惑道:“咦,你的两坨肉呢?”

    “两坨肉?”奉染衾神色微怔,后知后觉反应过来,当即笑道:“娘子喜欢那两坨肉?如果真的喜欢,我让它们再‘长’出来,让娘子你来玩可好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玩,真想要玩的话,我自己也有,难道我不会玩自己的么?”

    苏迷只要想到,自己玩着他两坨肉的情形,内心不由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奉染衾将她所有神色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但他却不动丝毫神色,径自将苏迷身上所有衣衫,全部褪去那瞬,当即俯身,低头吻住她的唇,双手覆上她的心口,一手一个,掌握在手心之中,肆意的揉-捏细-捻。

    “唔,别……等等……我要看你的胸,还有,解开我的穴道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摇摇头:“为夫的身子,可以给娘子看,但是穴道,为夫不会给娘子解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保证,绝对不会逃跑,我会乖乖的,让你为所欲为。”眼见硬-的不行,苏迷直接来软的。

    谁料,早已习惯苏迷性情的奉染衾,见到她这个模样,身形倏然一僵,嘴角清晰可见的抽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在嫌弃我!”苏迷怒睁双眼,愤愤瞪向他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奉染衾当即否认。

    他只是习惯她平时的性子,突然见到她这个样子,有些不适应而已。

    但很快,奉染衾内心却觉得这样的她,似乎很有趣。

    见苏迷不依不饶,又要责问,奉染衾微微一低头,叼住肖想已久的粉-果儿,大力地吮-吸与轻咬,发出阵阵嗟-叹:“娘子好香,好-软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的动作,苏迷的身子,一直紧紧绷着,全身敏感的不得了,很快便动了情。

    奉染衾显然比她更早发现这一点,抬高她的腿,目光灼灼看了片刻,随即笑道:“娘子,你好像shi了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苏迷紧紧闭上眼睛,咬着唇呵斥。

    然而,只要想到自己最为神秘的部位,此时毫无遮掩的,暴-露在他面前,苏迷动-情的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奉染衾见此,喉中有些干涩,滑了滑喉结,哑声道:“娘子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嘴,不要再说一句话,要做便做,不做给老娘滚蛋!”苏迷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这死男人,能不能不要说那些话,真的很羞-耻好么?!

    奉染衾见她浑身红红的,像只煮熟的虾子般,视线落在潺潺流-水间,眸色更是深了深,当即扛-起她的腿,将绝美俊朗的容颜,埋了进去:“为夫想要尝尝,娘子的……味道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