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6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17
    “有没有惹我,你自己心里明白!”苏迷皱眉冷呵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,经过整夜的连番恩-爱,已然是精疲力尽,连口中说出的话,都是温声软糯,似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意识到这些。

    然而这声音,听进奉染衾的耳朵里,却觉得是别番的引-誘着他……犯-罪。

    毕竟是初-次开-荤的男人,根本禁不住她一点点的引-誘,连忙抱住苏迷,将她狠狠-压在床榻上:“娘子,为夫想要-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,双手连忙抵在他的胸-前,正要说什么,却发现那掌心之中,竟似女子般柔-软一片。

    “你的胸?!”

    苏迷梭然瞪大双眼,满是惊讶看向奉染衾,同时双手还控制不住的捏了两下。

    这手感,哪里像是假的?

    简直跟真的一模一样!

    苏迷的表情很是奇怪,她皱着眉问道:“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胸?”

    由于来的时候比较匆忙,奉染衾一时忘记把胸卸掉,听到苏迷这么说,立时汗颜,连忙便要站起身……卸胸。

    苏迷却抓住他的“胸”不放手,又动手去扒-他的衣衫:“别动,我想看看你的胸,到底长啥样?”

    她还想知道,他到底是怎么把胸弄得那么真实?

    但见苏迷满脸急切,奉染衾无奈笑道,却意有所指:“娘子突然这么热情,为夫若是控制不住要了你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?”苏迷微微眯起眼,手下又使劲揉-捏了几下。

    奉染衾垂眼看着在自己胸-前作乱的手,满是无奈笑了笑:“娘子真的想看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苏迷真心有些好奇,毕竟这古代又没有隆胸这一说。

    奉染衾勾唇,倾身在苏迷耳边低声说道:“为夫可以给娘子看,但娘子要答应为夫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苏迷不用猜,便知道他真正的想法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,那处实在是酸痛的不得了,而她被他弄-得,已经快要下不了床了,如果再来一回,她极有可能,今日在床榻上躺上一日。

    苏迷想到,晌午是慕临风进军营的时辰,自己还有正事要做,权衡了一番,当即摇头:“算了,我不看了,左右我自己也有,应该跟我长的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刚收回手,结果又被奉染衾重新按了回去:“娘子真的不想知道,那两坨肉是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苏迷点点头: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见她言不由衷的模样,没等她说话,便开始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苏迷并没有看他,径自玩着头发,然而眼角的余光,却一直黏在他胸-前,大眼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奉染衾将身上一件件衣衫,全部褪去,直到露-出两团雪白的柔-软,苏迷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,转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同时,她伸出自己的手,在上面轻轻戳了一下:“真神奇,完全跟真的一模一样,这两坨肉,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?”

    “娘子要不要猜猜看?”奉染衾勾唇笑道。

    苏迷微噘着嘴:“不猜,费脑子,你直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娘子倒是可以,喊我一声夫君,为夫便告诉你。”奉染衾目光微热,隐隐带着期待之光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明白,为何之前还排斥自己的她,会突然接受他?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她已经成为他的人,那么他便要让她习惯自己的存在,接受自己所有的一切,生生世世都属于他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当即问道:“你方才让我答应你的,便是这件事,仅仅只是简单一个称呼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奉染衾凤眸微弯,眉眼间皆是风-情无限。

    苏迷听到他这么说,才知道自己方才误会他了,脸上微微有些尴尬之色,咬着唇,小声唤了一声:“夫君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在说什么?为夫听不到,可以大声一点么?”奉染衾缓缓凑近,贴着她的耳说道。

    “夫君!”苏迷怒嗔他一眼,满是凶神恶煞的道。

    奉染衾怔了怔,不但没有被苏迷吓到,反而喜笑颜开勾勾唇,随即强势将她压-倒在床榻上,捧住她的脸,热烈的亲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等等,你的胸,你还没告诉我,胸是什么做的?”苏迷双手抵住他,竭力制止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奉染衾双膝跪在床榻上,伸手将胸前两坨肉,直接撕了下来:“此物是类似于制作人皮面具的材料,其柔-软度,与女人的那物,几乎是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低头便要吻住她,苏迷抬手挡住他的嘴:“你怎么知道,难道你摸-过女人的胸?”

    奉染衾微微一怔,当即嗤笑道:“娘子,为夫所有的初-次,都是你的,人自然亦是你的,那物是别的男子所做,为夫一直为你守身如玉。”

    苏迷眸光闪了闪,咬着唇,勾下他的脖子,主动吻住奉染衾。

    紧接着,满室旖-旎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近晌午时分,苏迷醒来的那瞬,向系统059兑换一瓶恢复体力的丹药。

    服下之后,苏迷起床下榻,洗了个澡,换上一袭红色劲装短打,打开门,便要出发去军营。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。”

    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慵然低吟声。

    苏迷回头而望,但见上身赤果的奉染衾,单手撑着侧额,眉眼含情的晲着苏迷:“娘子吃饱了,便不管为夫了?”

    “军营有点事,务必要去一趟,待我事情办好了,便立刻回来。”苏迷解释道。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奉染衾定定看着她离开的身影,潋滟红肿的唇瓣微勾,眸光渐沉,低垂的眉眼,若有所思的神情,让人无法看透,他到底在想些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晌午时分,城郊军营。

    苏迷驾着一匹高壮骏马,准时来到军营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!”苏迷双手拉紧缰绳,身形利索的翻身下马,随后将手中的缰绳,交给走上前的女兵,步履轻盈走进军营。

    “慕临风何在?”苏迷高声唤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女兵见到苏迷,神色倏然一怔,而后面面相觑,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秦副将是原女主的心腹,听到苏迷的话,连忙上前相迎并告之:“回禀将军,慕临风此时身在后山,灵玉正跟他在一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