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7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28
    秦副将闻言神色微怔。

    将军不是只让探子,时刻注意王思澄的动静,并没有让他打听陛下的消息罢?

    那探子回报了王思澄近日来的情况,便离开了,此时将军又问起陛下的事,那他到底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苏迷见秦副将不说话,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言辞,连忙纠正道:“王思澄近日来,有没有异常的动向?”

    “回将军,王思澄近日来,经常出入南风馆,似乎跟他们馆主比较亲近。”秦副将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瑾瑜的事,苏迷并没有告诉秦副将,如今听她这般一说,沉吟片刻,只是道:“嗯,我知道了,你退下罢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。”

    秦副将离开后,苏迷看着偌大空旷的营帐,突然好想念奉染衾。

    她觉得两人,似乎从来没有,长时间在一起过。

    但没关系,待搞定慕临风王思澄,他们一定能长相厮守白头到老。

    苏迷低头,从内衬口袋里拿出玉佩,指腹细细摩-挲着,呢喃道:“你的江山,我一定会为你守住,觊觎你帝位的人,我一个都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不会放过谁?”

    这边刚刚话落,身后突然出现一双手,紧紧揽住她的腰身,将她抱入怀中:“娘子,半月不见,为夫好生想念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怔,眼底闪过不敢置信的光。

    奉染衾见她神色呆怔,勾了勾唇,扣住她的下颌,便深情吻了上去,证明自己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苏迷猛地回过神,反手侧身抱住奉染衾的脖子,热烈回应着他的吻,身心俱动,两人炙热无比的气息,紧紧交-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有些喘不过气,这才紧紧抱着他,将头埋进他的胸前:“我好想你,夫君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紧紧拥着她,低头吻了吻她的发丝,满是缱绻柔情道:“娘子离开的日子里,为夫没有一日不想念娘子的,娘子,你是不是对为夫下什么魔咒了,嗯?”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低头在奉染衾精致锁骨上,重重咬了一口,随即笑道:“本来没有,此时有了,这便是我给你下的魔咒印记,日后,你只能属于我一人,永远被我套牢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娘子套牢,为夫甘之若饴。”奉染衾满眼宠溺。

    苏迷抬手捶了他一记,娇嗔道:“你嘴巴怎么这么甜,吃蜜了?”

    奉染衾低头,缓缓凑近她:“娘子要不要尝尝,为夫的嘴,到底吃没吃?”

    “哼,我才不尝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哼一声,收紧自己的双臂,轻哝道:“我最近总是心神不定,你是不是要做什么了,你可别忘了,一定要给我提个醒,不许让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“嗯”了一声,抱着苏迷来到床榻边,将她放上去,自己躺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苏迷全程都很乖巧温顺,没有一点不抗拒。

    奉染衾见此,低头在她唇上吮了一口:“为夫今晚不碰娘子,娘子会不会很失望?”

    苏迷本以为他抱自己上-床,为的便是那档子事,谁知竟然这样反问她。

    “并没有啊,左右那事做过之后,是我累,又不是你,不做正好,哼哼。”苏迷哼声道,但面上还是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奉染衾紧紧抱着她,低低笑道:“娘子你怎会这般可爱,为夫真不舍得离开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怔,反手紧拥住他:“你要开始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奉染衾轻声道。

    苏迷当场缄默。

    她在等着他,亲口告诉她。

    然而等了良久,奉染衾却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苏迷心下微异,总觉得他要做的事,一定是跟她有关。

    但既然他不说,她亦不勉强,只是道:“我不管你要做什么,但你可记住了,只要惹得我不高兴,我随时去纳夫侍,到时候,你后悔亦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为夫相信娘子不会。”奉染衾低低笑道。

    苏迷当即挑眉:“谁说的,南风馆里那么多美男子,我想要,还不是信手拈来?”

    奉染衾笑得更为开怀:“他们有为夫美么?”

    “虽然没有,但人家技术好啊,没准我日后不爱颜值,改喜欢别的了呢。”苏迷挑衅睨着他。

    但见奉染衾摇了摇头,满眼信任道:“为夫相信娘子。”

    苏迷抿嘴笑了笑,将头枕在他的胸前:“我亦相信你,别让我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奉染衾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迷突然想起了什么,当即问道:“那块玉佩原本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奉染衾没有丝毫隐瞒。

    他知道他家娘子聪明,定然猜到这其中的内情,而他从未打算瞒着她什么,只是有些事,他不能自己亲口去说而已。

    苏迷得到他的答案,心中立马明确。

    当初从沈力口中得知,这玉佩原本属于奉染衾。

    即便她不了解那其中的内情,但多少亦能猜测出来,定是那王思澄的母亲,利用奉染衾的真实身份,威胁上一任女帝,给予王思澄无上的特权,并盗取这玉佩,留给王思澄,想让神兵营的人,助王思澄成为下一任女帝。

    毕竟那神兵营之人,似乎只认与玉佩,并非认主。

    奉染衾见她若有所思的模样,轻叹一声,在她唇上,又吮了一口:“娘子放心,为夫会替娘子铺好所有道路,娘子只管大胆朝前走便是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嗯”了一声,抱着奉染衾,闭上眼睛:“我有些困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睡罢。”奉染衾应声道,顺着她的后背,陪她一同入眠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。

    苏迷刚睁开眼睛,奉染衾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她简单梳洗一番,刚穿上战袍盔甲,营帐外传来慕临风的声音:“启禀将军,细作抓到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,大步走出营帐:“哦?你且说说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回禀将军,那人正是灵玉。”慕临风面色淡淡道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,满意笑道:“好,既然如此,那便直接割下她的头颅,挂在敌军营地的大门上,慕临风,这个重任,便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定然不会令将军失望!”

    慕临风心中暗喜,心道:终于能亲自报仇了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他急切离开的步伐,启唇吩咐了一句:“秦副将,一切依计行事,派人盯牢他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