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8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29
    慕临风将灵玉绑了,带到众军面前,指认她是细作,随后拿出在她帐篷里,搜出与敌国来往的信件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女兵,不得不相信这一事实。

    然而被绑的灵玉,一句话都没说,即便最后被慕临风砍下头颅,亦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慕临风虽感到奇怪,但心中大仇得报的快意,已然成功掩盖所有。

    当晚,他潜入敌**营,将灵玉的头颅,挂在大门前的军-旗上。

    敌军得知此事,翌日便发动战争。

    苏迷手持五尺红缨长枪,慕临风左持袖箭,右持长刀,与苏迷配合的极其默契。

    抑或者说,是苏迷故意配合他的节奏。

    总之,两人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,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历经整整三个时辰,苏迷红缨长枪猛地横扫,慕临风纵身一跃,足尖踩着马背,借力一蹬,落在红缨长枪的枪头上。

    “给本将取下敌军主帅的项上人头!”

    苏迷高声一喝,随即以千斤之力,猛地将慕临风一抛,直逼敌军主帅。

    慕临风微微皱眉,但还是服从苏迷的命令,长刀一出,骤然横劈,直接将敌军主帅头颅砍了下来!

    凤溪大军见此,当即高声长啸,皆为慕临风所喝彩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对面敌军中的副将,却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见她对着慕临风,直接破口大骂道:“凤溪无耻小人,你不是要与我们里应外合,拿下凤溪么,此时又出尔反尔,真是无耻之徒!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你觉得用挑拨离间的招数,能管用么?我劝你们还是乖乖投降!”慕临风挑眉笑道,丝毫不在意对方的话,应付的倒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敌军副将被慕临风气的肝疼。

    刚要开口再度咒骂,但见慕临风左臂一伸,直接放出两枝袖箭,射中他的喉咙!

    那副将瞪大着双眼,从马背上直直栽下,落在地面上的时候,已然是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苏迷当即高声暴喝:“你们若是投降,本将便留你们一命,若是不投,那么本将必定让你们,全部葬身于此!”

    眼下敌军主帅与副将,全被慕临风诛-杀,已是群龙无首敌军,纵使再挣扎,仍是落得个死。

    苏迷这般一说,敌军的士兵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思想左右摇摆,想着是否要投降?

    然而有的士兵,已经将兵器放下,做好投降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我投降……。”

    这时,敌军之中,不知是谁说了一句,随后,一个接着一个,纷纷喊起了“投降”。

    这场战役,算是大获全胜,凤溪大军当场举起武器,欢声喝彩。

    苏迷给秦副将一个眼神,后者连忙颔首,随同几名士兵,来到慕临风的面前,直接将他抬起来,高高抛起。

    慕临风被抛起的那瞬,心中更是得意,丝毫没有注意到,一只灵活的手,将他藏在盔甲里的东西顺走。

    苏迷得到秦副将的眼神暗示,勾了勾唇,高声道:“将敌国所有俘虏带回凤溪,不准伤及任何一条人命!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!”众将领纷纷应承。

    那言语中,满是胜利喜悦与自豪的浓重气氛,完全渲染了慕临风,令他瞬间想起上一世,在胜利后,他向苏迷求婚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慕临风看向苏迷的目光,带上几分异样的情愫。

    他立刻让女兵将他放下来,快步朝苏迷走过去。

    苏迷不动声色勾了勾唇,但见慕临风来到她面前,单膝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慕临风满眼隐着情愫,定定看向苏迷:“苏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慕副将,你这是在做甚?”苏迷打断他的话,随后又道:“慕副将,你且放心,你的为人本将很清楚,定然不会做出背叛凤溪之事,快快起来罢。”

    慕临风神色微怔,他静静看着苏迷,却一直跪着没有起来。

    刚要说什么,但见苏迷的坐骑,像似突然收到惊吓般,猛地抬起前蹄,嘶叫着,便要踩中他。

    慕临风梭然睁大双眼,快速起身,闪到一旁,心有余悸看向苏迷:“苏迷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慕副将,注意你的言辞,请唤本将将军!”苏迷面色一板,冷声喝道,言语中,隐隐表露几分不屑。

    慕临风清晰感受到,眸中原本炽热的温度,渐渐变冷:“末将知错,是末将冒犯了,请将军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。”苏迷冷冷出声。

    “是,末将明白。”慕临风连忙应承,随即转身,帮忙去收缴敌军的武器。

    待一切后续之事,全部办好,苏迷第一时间不了命令——翌日出发回凤溪城!

    她近日来,总是心有不安,觉得奉染衾要做的事,一定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于是在第二日,便快马加鞭赶往凤溪城。

    苏迷虽然能吃的消,但随行的军队,却吃不消。

    慕临风为了更能得军心,立即向苏迷反应上去:“将军,末将有一言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慕临风直言道:“回禀将军,随行的女兵,不仅还要押运粮草,还要时时看着俘虏,眼下这回程的速度,她们实在有些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苏迷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她沉吟片刻,当即颔首应下:“好,传令下去,今晚在前方驿站,歇息一晚,明日再出发。”

    苏迷想着,左右瑾瑜在凤溪城,而且奉染衾功夫又那么高,一定不会有危险!

    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,赶到最近的驿站,一番嘱咐后,直接回了房。

    “叩叩。”

    苏迷刚卸下盔甲,房门被突然敲响,紧接着,慕临风的声音传来:“将军,最近天干气躁,末将给您送点吃食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苏迷径自来到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慕临风推开房门,便将一盅补品,放在苏迷面前:“将军请用。”

    苏迷垂眼看了看,勾唇道:“慕副将辛苦了,只是本将并不喜欢甜食,但这份心意,本将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快到凤溪城,慕临风本想向苏迷下点迷-药,对她进行第一次催眠,好方便以后的计划。

    谁料,她竟然喝都不喝。

    慕临风不好再多说什么,否则引起她的怀疑,那便得不偿失了,于是端着补品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叩叩叩!”

    没过一会,房门再度被人敲响。

    还未等苏迷出声,门外之人已经闯了进来:“将军,不好了——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