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1章 夜店女王擒心记1
    翌日一早,苏迷第一时间将奉染衾赐为帝夫,两人在数日后,举行了大婚典礼。

    苏迷并没有废除后宫,只是遵循奉染衾之前的政策,将每个人的把柄,掌握在自己手中,只要他们不来惹她,随便他们怎能样。

    后来,苏迷从奉染衾口中得知,原来他跟瑾瑜从小便认识。

    只是上一世的瑾瑜,因为慕临风背叛了他,而这一世却因为她,让两人先行相认,令他们少了一个敌人。

    至于奉染衾不告诉她,关于他的真实身份的原因,确实如苏迷之前所想。

    前女帝膝下只有奉染衾一子,无奈只能在他身上下了言蛊,不准他告诉任何人,他其实是男儿身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,还是被王思澄母亲知晓,并以此为王思澄换得无上的特权,以及那块玉佩后面的神兵营。

    原本奉染衾在洞-穴中,多番设计,目的便是想让苏迷看穿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,还没让苏迷喜欢自己,刚回到凤溪城,苏老将军便为她比武招亲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只能变相恢复男子身份,并在破了童子身之后,才让她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姓白的女人,亦是瑾瑜的杀父仇人,苏迷登基后,便将人交给他,任由他去处置。

    苏迷与奉染衾生有一女,其女及笄后,便将帝位传给她,两人像前些位面那样隐居山林,过些逍遥自在的日子。

    几十年后。

    苏迷因年轻时久经沙场,落得一身病骨。

    不同生,但同死。

    奉染衾以口向苏迷渡药,自己亦吞下一份毒药,两人同躺在棺椁内,十指紧扣,双双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任务完成进度100,评分100分,获得25分,总分110分!”

    系统059提示音响起的那瞬,苏迷还未睁开眼睛,一阵震耳欲聋的夜店house舞曲,赫然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响,令苏迷下意识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时,一只手摸上她的腰身,苏迷梭然睁开双眼,伸手扣住那人的手腕,猛地使劲一折,同时抡起边上的啤酒瓶,狠狠照男人头上砸去!

    “砰!”苏迷一啤酒瓶砸下去,玻璃碴子与啤酒四溅。

    然而四周震耳欲聋的劲爆舞曲,完全掩盖住这破碎的声响。

    苏迷抬眼去看,入目眼帘那张魅-惑至极的脸上,一双邪妄含情的桃花眼,薄薄的嘴角,带着坏坏的笑意,贱-贱看着她,伸出猩红舌-尖,舔了舔从脸颊上流下的液-体。

    “小野猫,你倒是够胆子,竟敢惹上-我,呵呵,真是有趣。”韩子漾邪魅笑了笑,满眼浓浓兴趣盎然。

    即使现场音乐太吵,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,但苏迷还是从口型中,看懂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但见苏迷轻挑眉眼,嘴角勾起一抹妖-娆媚笑,抬手招来另一名男dj,朝他指了指打碟机与混音器,随即拉住那韩子漾的手,走下打碟台。

    眼见苏迷带着自己,朝夜店里的厕所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韩子漾帅气抓了抓头发,看了看牵着自己的小手,满脸得意看向坐在卡座里的友人,随即抬手朝他们竖起一根中-指,而后无奈耸耸肩,一副贱到不行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迷稍稍回头,就看到这一幕,唇角微微一勾,抬脚走上台阶的同时,猛地拉了一把韩子漾——

    韩子漾正与友人眼神交流着,完全没有防备,身形猛地朝前一栽,直接跪在台阶上!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刻,劲爆舞曲短暂换曲那瞬,全场哄然大笑,纷纷指着韩子漾,交头接耳的说笑。

    苏迷故作毫不知情,还用手使劲拽了他好几下。

    韩子漾的膝盖随之撞在台阶上,痛的他差点就要骂娘了!

    苏迷身形怔了怔,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,随即快速回头,见到满是狼狈的韩子漾时,微微惊讶,连忙将他扶起来,在他耳边大声喊道:“你没事罢?”

    韩子漾一听,她在关心自己,当即摇头摆摆手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苏迷说完,拉着他继续朝厕所走去。

    韩子漾更为得意,一边随着夜店音乐扭动着,随着节奏点着头,一边跟着苏迷走进了女厕所。

    这女人把自己带来这里,一定是要跟他打一火包(炮)!

    真是想不到,这女人竟然这么热情,那他更不能让她失望了。

    韩子漾心中暗暗想着,但见苏迷推开女厕所的门,完全不顾忌旁人的眼光,直接带着韩子漾进了一间厕位。

    “女人,本少爷正式通知你,你已经成功引起本少爷的注意。”韩子漾邪肆勾唇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苏迷看了看他的头顶,随即勾唇笑道:“脑袋疼么,怎么没流血,帅哥你一定是练了铁头功了罢?”

    韩子漾见苏迷只是靠在墙上跟自己聊天,似乎并没有跟自己打火包的意思,当即挑了挑眉,缓缓走上前:“女人,本少爷活儿不要太好,保准弄-得你爽-翻天,要不要咱们俩……试试?”

    苏迷定定看着他,忽而嗤笑道:“我也有一招,能让帅哥你爽翻天,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韩子漾一听,眉眼一亮:“什么招?冰-火两-重天?独-龙钻?”

    “呵,独-龙钻啊?”苏迷放声笑道,猛地扣住他的手,反手将他按在厕所门板上,抬脚就踹在他的屁-股上:“老娘不如直接给你一条黄鳝,让它钻你一回,嗯?”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,妈-的,信不信本少爷找人弄-死——唔!”韩子漾当即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苏迷后退一步,伸手掀起马桶抽水箱的瓷盖,“砰”一声,狠狠砸中韩子漾的脑袋!

    紧接着,咒骂声戛然而止,苏迷松开手,韩子漾整个人渐渐滑下,一头栽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苏迷盖上马桶盖,抽了两张厕纸铺上,在上面坐下,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,抽出一根,挑眉含-在嘴里。

    她拿出打火机,点燃女士薄荷香烟,重重吸了一口,冲上方吹着一个又一个烟圈,同时开始接收位面原剧情,以及寄体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叩叩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夜店音乐声,戛然而止的同时,厕位的门,被人从外面敲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