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0章 夜店女王擒心记10
    凌野正专注梳理案情思路,苏迷突然从身后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微微侧身,看向刚洗完澡,身穿简单白色长衬衫,露-出修长笔直双-腿的苏迷,微微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少女素净白皙的面容,光亮细腻有光泽,似剥了壳的鸡蛋一般,吹弹可破。

    一双微弯青黛眉眼,似山水墨画般,似梦似幻,带着近乎蛊-惑的神秘魔力,仿佛只要看一眼,就会被她所吸引,无法自拔,心甘情愿为她付出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好看么?”苏迷勾唇笑了笑,微微歪着脑袋,双眼晶晶亮,闪烁着璀璨星光。

    凌野看着她俏皮的模样,以及那饱-满誘人的双唇,心神俱动,立刻丢掉手中的东西,伸手捞过苏迷的腰身,低头精准攫取采撷,大力汲取那属于她,却令他心动的芳香。

    “唔,别亲了,我做好了饭,先去吃饭,嗯?”苏迷却无情将他微微推离。

    凌野不满皱眉,叼住她的唇,重重吮了好几口,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。

    “痛死了,你干嘛这么用-力?”苏迷皱着眉头,抬手用指腹,轻轻触着微肿的唇。

    凌野见此,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,嗓音沙哑而低沉:“你味道太好,我忍不住想要……吃-掉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,贫嘴。”苏迷抬手捶了他一下,冷哼道:“快下楼吃饭,否则一桌热菜都变凉拌菜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催促着凌野下了楼,将他按在椅子上,递给他一双筷子:“喏,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凌野看着桌上简单却卖相不错的菜,夹了其中一道菜,尝了尝。

    结果发现苏迷做的菜,丝毫并不比李嫂的差,味道反倒更好。

    “很好吃。”凌野不停的点头,端起米饭,配着菜,一顿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苏迷给他盛了碗汤,放在他面前,同时拿起筷子,随口说道:“刚才见你研究案子,似乎陷入了死局,不如说给我听听,看我能不能帮到你?当然,如果你觉得这是警方机密,那就不要说了。”

    凌野吃菜的手势一顿,随即毫无隐瞒将案情全部告诉苏迷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宗密室杀人案,整个现场没发现杀手一丝痕迹,由于受害者所在的位置,在即将拆迁的巷子里,附近监控什么都没有,就算是有,也只是个空摆设,无法提取任何影像,正如你说,我们警方确实陷入了死局,毫无进展。”

    “谁第一个报的案?受害者最近曾经接触过什么人?又跟谁曾经交往过,或者有没有她暗恋或喜欢的人?”

    苏迷一个个问题问出来。

    凌野微微一怔,随即答道:“第一个报案的人,是受害者的妈妈,而受害者是高中生,曾经接触的人很多,至于跟谁交往过,她家里人对于她的学业很重视,不允许她恋爱,但是有没有暗恋谁,这个警方倒没有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不小心瞄到几条信息,所以我觉得,受害者被人侵-犯后死亡,一定是她熟悉的人作案,而且她很喜欢他,不然不可能,在过程中没有丝毫反抗跟挣扎。”

    苏迷咽下口中的菜,将碗筷放下,手肘支撑在桌子上,双手交叉,拖着下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受害者上身被绑,窒息而亡,却并没有强烈挣扎,一是她有可能中了药,二是她自愿,而且极有可能是——她在跟凶手在玩-性-游戏,所以我想,令她死亡的作案工具,是卧室里的东西,应该是个枕头。”

    凌野双眼一亮,满脸惊喜道:“对,作案工具确实是枕头,她是被活活闷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警方可以去她学校,问问她的同学、同桌或者宿舍室友,打听一下,她是不是有喜欢的对象,而且我觉得,她十有八-九喜欢的,是个老男人。”

    凌野微微挑眉:“为什么这样认为?”

    “女人的直觉。”苏迷神秘一笑,不愿告诉他。

    凌野伸过手,将她抱到自己腿上,用双臂圈住她,埋头在她耳边问道:“不说实话,今晚就……吃-掉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怔,随即侧着脸,想要躲开他落下的吻:“别,别亲耳朵,我怕痒。”

    谁料,凌野不但不收敛,反而更加肆意,轻-咬着她的耳垂,呢喃道:“不告诉我的话,我现在就吃了你,嗯,就先吃你的耳朵。”

    “别,我说。”

    苏迷抬手撑住他的下巴,转头看向他:“受害者身上捆绑的手法,一看就是老手,经常玩游戏的那种,虽然小男人可能对那种游戏感兴趣,但不一定会这么熟练,所以我猜凶手是个老男人。”

    凌野没有再说话,只是紧紧抱着苏迷不松手。

    她隐隐感觉到,他在想些什么,于是勾唇,扣住他的后脑勺,目光灼灼看向他:“如果我以前男人很多,你会介意么?我要听你的实话。”

    凌野皱眉,却满脸认真:“我喜欢你,在乎你,自然会在意你所有的一切,但那是以前,是曾经,不管曾经你有过谁,但未来的日子里,你只能有我一个,同样我也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是他主动说喜欢她,让她做自己的女人,但他并没有,给她有任何选择的机会。

    或许她没有那么喜欢他,或许她曾经喜欢过别人,但她是自己认定的女人,这辈子,无论如何,他都要将她困在自己身边,永远不放手。

    如果她想要放手,那么,即便他使出强硬的法子,也会将她留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眉眼深沉,心想,他果真从吸血鬼那个位面,就开始走上黑化的道路。

    但她不怕,她爱的男人,不需要任何人喜欢,因为他是她一个人的,她苏迷自己喜欢就够了。

    坏就坏,黑化就黑化,反正她也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苏迷双手勾上他的脖子,缓缓凑近,将唇印了上去:“我是你的,你一个人的,只属于你一个人,不管从前,还是以后。”

    她的意思,他听懂了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她只属于他。

    凌野心神俱动,满胸-腔欣喜溢于言表,低头叼住她唇儿的同时,扣住她的腰身,将她身形一转,面对面,紧紧拥抱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被他的动作下了一跳,还未来得及呼救,唇齿就被凌野汹-涌掠夺,猛烈的攻城略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