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2章 夜店女王擒心记12
    韩子漾这小子,没成年就开始玩女人,又有口及毒或注-射的习惯。

    但他身为原文男主,自然有光环罩着,再怎么玩都没事,依旧邪妄又恣意,更是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但除了韩家几个掌-权人以外,韩子漾特别忌惮一个人,那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大哥韩子悬。

    韩子悬的生母,原本是韩父其中一个情-妇,后因韩父牵连被绑,遭人注-射大量毒-品而亡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韩子悬回到韩家,靠着杀伐果断的手段,迅速成为韩父的左膀右臂,掌握韩家一大部分权利。

    韩子悬因其母之事,对毒这种东西,恨之入骨,韩父本对他们母子有愧,特意设了一条家规,任何韩家人不准碰毒。

    韩子漾从小就是个反骨,越不让他做的事,他越做。

    结果,在第一次碰毒之后,韩子悬代替韩父施家法,差点把他打成残废。

    那一次令他记忆尤新,韩子悬就成为他最为忌惮害怕的人。

    韩子漾虽然仍然没戒掉毒,但每次都偷偷的来,尤其在夜店这种场合,每次都会带上,在包厢注-射或吸食。

    她刚进来,就在注意他的脸色跟手臂,结果不出所料,他显然是刚刚注射完。

    至于她刚才那个眼神,即使没有说明,韩子漾也会往深韩子悬身上想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她所料,韩子漾注意到她眼神的同时,脑子里的第一想法,就是她想把事闹大,故意让韩子悬知道。

    虽不知她跟韩子漾什么关系,但他绝不能上当,于是道:“算了,本少爷一向大度,只要你下跪求我,本少爷就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介,韩少身娇体贵,被人碰一根头发丝都不行,我既然打了你,韩少还是去医院验验伤,继续告我呗。”苏迷挑眉,温然笑道。

    韩子漾见她嘚瑟的样子,恨得牙痒痒,恨不得徒手撕了她。

    然而看向凌野的时候,发现两人都穿着白t恤黑裤,心里更加气愤,怒喝道:“滚,给你三秒钟,赶紧给本少爷滚!”

    苏迷笑眯眯看向韩子漾:“那韩少不准备追究你的伤了?还是今晚不追究,明晚继续闹?”

    韩子漾见她那样,差点能气死,当即大吼一声: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林浒见此,连忙站起身,打了圆场:“既然韩少这样说了,那就是放过你了,还不快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韩少,谢林哥,那我先出去了。”苏迷冲两人笑了笑,而后转身,与凌野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这边刚出门,包厢里传来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迷得意挑眉,笑着看向凌野:“怎么样,我说过我可以自保,就绝对能自保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厉害了我的迷迷。”凌野四下看了眼,探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,满眼笑意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刚想推开他,凌野已经站直身子,想要躲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许躲。”

    苏迷这边一发话,凌野立刻站着一动不动,硬生生挨下她一拳,随即捂住胸口:“唔,好疼,你打中我以前的伤口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瞬怔然,连忙拉开他的领口,探头而望,结果除了一小颗豆儿以外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!”

    苏迷眉头一皱,抬手揪起他胸前的小豆儿,狠狠一拧:“下次敢骗我,让我担心的话,你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凌野闷哼一声,用手揉着胸口,赔笑道:“我错了,老婆大人求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老婆,我还没答应跟你交往呢,不要脸。”苏迷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啊?你不是我老婆啊?那我老婆叫苏迷,你认识她么?”凌野更加厚脸皮。

    苏迷抿着唇,强忍住笑,哼声道:“不认识,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见我老婆么?”凌野缓缓凑近。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苏迷直接拒绝,看他还怎么接下去。

    谁料,凌野用手捂住她的眼,拉着她,来到拐角处的一面墙前。

    他收回手,扣住她的双肩,目视前方:“你睁开眼睛,就能看见我老婆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起初没反应过来,结果睁开眼睛,看见镜子里那张熟悉的脸时,蓦地转过身,抡起拳头,捶他小胸口:“坏死了,你又在骗我。”

    凌野一把抓住她的手,攥在手心:“镜子里的女人,就是我的老婆,不管她承不承认,答不答应,这辈子,她注定只能成为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苏迷被他灼灼双眼,看的心跳不止,扑通扑通的,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来。

    光线旖-旎微暗长廊上。

    凌野将苏迷圈在怀里,缓缓低头,想要再次品尝,那芳香可口比花还艳的香唇……

    “苏迷。”

    林浒的声音,突然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苏迷微微侧头,眼角的余光,清晰看见那即将拐过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睁大双眼,蓦地推开凌野的同时,掏出口袋里的手机,放在耳边,低着头,装作打电话。

    凌野见此,下意识也掏出手机,同样假装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林浒拐个弯,来到跟前,就看见两人在打电话的一幕。

    苏迷见到他,连忙对着电话,随意说了几句,而后直接挂断:“林哥,韩子漾没有为难你罢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没事,我曾经与他父亲,有过几面之缘,他不会把我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林浒说着,突然想到什么,勾唇笑道:“不过你倒是本事大,能把他打成重伤,气得半死,他竟然还没把你怎么样,你要知道,那位韩少,可是出了名的脾气大。”

    苏迷不卑不亢地笑道: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男人一旦惹火了女人,我们女人发起火来,把他打成重伤都是轻的,至于让他不再追究,那是因为我听说,他有个哥哥,不允许韩家人碰毒,只好眼尖看到他胳膊上的痕迹,这才勉强躲过一劫。”

    林浒满意点头:“你能好好保护自己就好,但以后脾气还是要收敛点,否则惹上背景厉害的,那就要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收敛,以后谁敢欺负你,狠狠打过去,我担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刚“嗯”了一声,凌野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但见他又要开口,苏迷强硬扯起嘴角,瞪向他:“凌警官不是在打电话么?继续啊。”

    凌野看了看手机,刚要继续假装,掌心突然传来一阵震动,手机屏幕一下子亮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