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6章 夜店女王擒心记16
    苏迷猛地踩下油门,将车速提到更高,躲开后面即将撞上来的黑色跑车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那车子再次提速,“蹭”地一声追上来,与越野车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苏迷倏然皱眉,转头透过车窗去看,但见一把黑色手枪,从车窗缝隙中,探了出来——

    她眼瞳骤然一缩,顿时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紧接着快速转动方向盘,猛地一个急转弯!

    下一刻,车胎发出极其刺耳声音的同时,“砰”地一声,极其响亮的枪声传来,重型装甲越野车,岌岌避开那颗子弹,拐到另一条公路上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屠杨,你专心开车,我来看着他。”凌野立刻拿出手枪,全神贯注看向后面追来的车子。

    苏迷将车速提到最高,开足了马力,急速行驶。

    然而越野车,终究比不了专业赛车品牌,再次被黑色跑车追上来。

    原女主虽然有驾照,却没上路开过车,苏迷不了解这边的路况,只能打开导航,快速查了一下,随即猛地调转车头,开出公路,直接上了山坡。

    越野车在正常公路上,自然跑不过跑车,但在坑坑洼洼的土坡上,谁快谁慢,走着瞧!

    苏迷冷冷勾唇,开着越野车,在凹凸不平的山坡上,毫无压力行驶着。

    但见黑色跑车并没有追上来,苏迷当即按下喇叭,示以挑衅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黑色跑车里,屠杨暗自低咒,随即踩下油门,猛地一个急转弯,跟着苏迷上了小山坡,同时冲他们放了一枪。

    然而重型装甲越野车,使用的是防弹玻璃,那一枪显然没有任何用。

    屠杨再次骂了一句,猛踩油门,冲了上去,势必要追到苏迷,杀掉她。

    正如苏迷所想,跑车上了山坡,完全是心有余力不足,再加上下了场雨,轮胎打滑不说,最后屠杨一个没注意,整辆车直接陷进水沟里,出都出不来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猛地一个急转弯,掉头开了回去。

    到了跟前,凌野让苏迷待在车里,持着手枪走下车。

    屠杨见了,直接对他放了一枪。

    凌野侧身躲过子弹,随即快速起身,朝跑车主驾驶位置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屠杨低头躲过,但眼下在车里躲着,也不是办法,冷冷眯起眼,猛地推开车门,跳了出去,又放了一枪。

    “快上车。”苏迷见此,出声的同时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凌野迅速打开车门,坐了进去,两人朝奔跑中的屠杨追去。

    人跟车比速度,自然没法比。

    半分钟不到,车子已经来到屠杨身后。

    他猛地转身,想要打中车胎,凌野倏然探出头,朝他腿上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一颗子弹入骨,屠杨吃痛,闷哼出声,单膝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正要再度举起手枪,凌野又放一枪,精准打中他的手腕,枪从手中滑落的同时,屠杨从黑色靴子里,掏出一把锋利匕首,强忍着痛意起身,挥刀袭向凌野——

    “小心!”苏迷睁大双眼,快速跑下车。

    屠杨却在这个时候,整个人从地上迅速弹起,骤然扑向苏迷!

    凌野心下一缩,闪身冲了过去,抢先攥住屠杨刺向苏迷的匕首,猛地抬脚一踹!

    踹中屠杨腹部的同时,苏迷原本想要踢掉匕首的脚,突然抬高,凌厉横踢屠杨脸颊,直接将他踢飞好几米远,重重跌落在水坑里,脑袋正巧撞到石块,直接昏了过去!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疼不疼?我都说了,我可以自保,你还……你还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携带蓬勃灵气,能在黑夜里看清一切。

    当她清晰看见,凌野满是鲜血的掌心,极深可见森森白骨的伤口,眼睛一眨,豆大的泪珠,一颗一颗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嘶啦——!”苏迷吸着鼻子,撕破身上白t恤,快速给凌野手上的伤口包扎。

    其实伤口不怎么痛,但听见苏迷带着哭腔,吸鼻子的声音,凌野顿时一阵心疼不止。

    没受伤的那只手,连忙将手枪收起来,同时抬手去给她擦眼泪,柔声哄道:“别哭,我真的不疼,可是见到你哭,我不止伤口疼,心里也疼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苏迷眼泪流的更快,心里更心疼,瞬间遵从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——宿主在原文角色面前,擅自使用法术,经系统核实,扣除10个积分,并在一分钟后封禁所有法术,特此警戒!”

    脑中突然传来系统语音提示声,苏迷猛地惊醒,发现凌野正用惊讶眼光看着她,以及她的手。

    苏迷低头去看,但见自己使用治疗术的时候,沾上血色的指尖,发出淡淡红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脑子一混,当即说了一句:“这是我的秘密,千万不要告诉别人,其实我是……天上的仙女。”

    凌野嘴角微微一抽,勾唇笑道:“不知这位仙女,可是九天之上的七仙女,特意下凡找到我,过来报恩的?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怔,哪里想到他会接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可眼下,她已在他面前显露,只能面不改色的继续装下去:“如今这天上,只有我这一位仙女,我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    凌野虽然不知她的身份,不知她为什么会法术,但那些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即便她是妖是鬼,即便她吸光他的精-气,取了他的性命,他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因为,他喜欢她,愿意为她付出一切。

    凌野静静看着她,勾起唇角的同时,将手收了回去:“既然如此,那我希望伤口永远不会好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傻啊,我使用一次法术不容易,赶紧把手给我。”苏迷被他气得半死。

    却见凌野一本正经地道:“如果治好我的伤,你就会离开,那我情愿永远治不好,这样你就可以,永远陪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苏迷倏地皱眉:“我不走,治好了也不走,快给我,否则我法术就要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给。”凌野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为她受次伤,一定要留下深刻的痕迹,以此见证他对她爱的表示。

    苏迷气得直跺脚,伸手去抓他的手:“你再不给我,我以后就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给你。”凌野忽而勾唇,梭然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以吻封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