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2章 野凤凰日常养成12
    那唢呐喇叭声,幽幽渺渺,似从无底深渊传出,萦绕耳边,久久不散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诸空满脸凝重,冷冷眯起眼:“你先进去,任何人叫你都不要回应,更不要探头观望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仙人保重。”苏迷四下看了看,随即颔首应承,转身进了车厢。

    “娘亲,外面怎么回事?”玉无瑕出声问道,然而脸上却没有半点紧张。

    苏迷摇头:“没事,你老实待着,不要乱跑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见苏迷不愿相告,侧身撩帘而望,但见死寂小树林中,渐渐弥漫起一层诡谲浓雾,异常古怪的很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看,小心有鬼擒了你的魂。”苏迷一把拍开他的手,皱眉道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景,多半因为七月半鬼门大开的缘故,少惹一事是一事。

    “娘亲好凶,你打的玉儿的手好疼哦。”玉无瑕夸张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苏迷恶狠狠瞪向他。

    话落,那唢呐喇叭声更加响亮,像似在苏迷耳边吹响一般,刺的她耳朵生疼。

    下瞬,苏迷神色微怔,眼眸呆滞,紧接着身子一歪,直接栽在玉无瑕身上。

    “娘亲,娘亲,你怎么了?”玉无瑕见此,梭然瞪大桃花眸子,一改之前的悠然自得,满脸皆是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马车外的诸空,听到车厢里的动静,忙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娘亲晕倒了。”事关苏迷,玉无瑕直接坦言相告。

    诸空皱了皱眉,正要进去一看究竟,原本廖无人烟的小树林,凭空出现几道人影,亦可以说是……鬼影。

    但见几名身材过分瘦弱的轿夫,架着一顶血红色的轿子。

    轿子前,有几名看不清面容的男鬼,一边吹着唢呐,一边吹着喇叭,双脚悬空,轻飘而来。

    这些男鬼,似乎并不是普通的孤魂野鬼,倒像似来自鬼界的鬼仆。

    那眼下是否意味着——鬼王走阴婚!

    诸空抬手掐指一算,这才意识到,今日是七月半,鬼门大开的日子!

    他倏然皱眉,突然感受到众多鬼怪气息,凭空出现于此。

    诸空连忙探头而望,但见无数只鬼怪,抬着东西,跟着血红轿子后头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即便是已达元婴境界的诸空,都有些心生惧意。

    毕竟他与大罗神仙,还差上好几步,而鬼界与仙界,除了各司其职以外,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诸空沉吟一瞬,当即祭出几张隐踪符篆,分别贴在马车四处,掩盖他们的气息。

    车厢中。

    玉无瑕皱着眉眼,将苏迷紧紧抱住怀里。

    清晰感应群鬼气息那瞬,立即在苏迷身上设下结界,紧接着出了车厢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出来了,快进去。”诸空见他走出来,连忙皱眉催促他进去。

    玉无瑕摇摇头,唤声道:“老伯伯,你附耳过来,玉儿有事要与你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诸空薄唇紧抿,探头侧耳。

    下刻,随着脖间微刺,诸空还未反应过来,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,倒头栽下马车。

    玉无瑕在原地坐下,静静看着躺在地上的诸空,再看不远处,嗅到生人气息,隐隐躁动的鬼怪们。

    他冷冷勾唇,拿出一条锦帕,将触碰到诸空的手指,一根一根擦拭干净,随即将手中的锦帕一抛,落于诸空身上之时,立时化作一道诡谲暗紫幽光,萦绕诸空周身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玉无瑕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瞬,隐隐躁动的鬼怪,似被什么吸引一般,快速朝这边飘来。

    就在那些鬼怪架着轿子,飘到诸空身边,狰狞着青-紫鬼面,满目贪婪伸出猩红长舌,想要将诸空分吃干净,车厢中突然传来一道少女轻吟声:“嗯……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眉眼闪过惊讶不解之色,快速转身的同时,鬼仆猛然惊醒,架着轿子闪进车厢。

    待玉无瑕撩开幔帘,苏迷已然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“娘亲——!”

    他满眼皆是惊慌,正想顺着那股鬼气追回苏迷,原本跟在轿子后的鬼怪,张牙舞爪朝他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玉无瑕抬手迸发一道暗紫幽光,扑过来的鬼怪,顿时化为一股股白烟。

    可是解决了一波,紧接着又一波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即使玉无瑕本事大,面对一波又一波的鬼怪,仍然无法摆脱他们的攻势。

    偏生诸空被他弄晕了,又不能叫醒他帮忙,只能眼睁睁看着苏迷被鬼仆带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红轿中。

    苏迷缓缓睁开眼睛,入目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她刚要想办法,摆脱这些鬼仆,系统059突然出声道:“宿主,鬼王手里有解除你身上禁制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苏迷挑眉,冷嗤道:“施纭奴这么厉害,连鬼王都认得,那眼下这走阴婚,是施纭奴搞的鬼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系统059轻轻颔首,正想离开,苏迷突然叫住他:“等等,我还没说完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,本系统还有些事,咱们改日再聊。”系统059忙声道,紧接着一溜烟消失。

    “059,你大-爷的!”苏迷低咒一声,看着被自己绑起来的金手指,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另一边,鬼仆带着苏迷,飘了一会,随即消失在树林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转瞬出现在一套精致别院内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鬼仆,来到房门口,恭敬道:“王,人已带到。”

    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幽幽渺渺的嗓音,带着森然鬼气,从厢房中传出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几名鬼仆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紧接着,厢房的门,自动打开,被一道阴风吹来,撩起血红色幔帘,直接将昏迷中的苏迷,卷入厢房中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,苏迷没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直到,一只手朝她伸过来,苏迷轻吟一声,缓缓睁开眼睛:“我这是……在哪里?嗯……头好疼。”

    她拧着眉,看向站在床榻边,带着面具的男人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滞,眼睛眨了眨,随即反应过来的时候,猛地瞪大眼睛,满眼惊慌失措:“你是谁?你想对我做甚,你抓我过来,到底有什么目的?!”

    “你猜?”鬼王低笑一声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苏迷缄默,紧紧咬着唇,满是警惕看向他。

    眼见他朝自己走来,苏迷惊恐尖叫出声的同时,抬脚一个飞踢,直接将鬼王脸上的面具踢了下来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