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1章 野凤凰日常养成21
    苏迷难耐皱眉,身形紧绷着。

    笔直修长的腿,被玉无瑕扛在肩头,随着他愈发猛-烈的攻势,身子变得愈发敏-感。

    苏迷眉眼迷离,目光细细描绘着,玉无瑕精致魅-惑的容颜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,是属于她的。

    只要想着这个,苏迷原本无所适从的心,瞬间被他所充-满,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脖子,热烈回-应他的亲吻。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。”玉无瑕身心俱动,稍稍停顿片刻,随即更是卖力,尽他所能,将苏迷带上最极致愉-悦的感官。

    相比起这边满室旖-旎,为诸空举办寿宴的后花园,更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在场不管是皇族达官贵人,或是各个仙岛的上仙,抑或是瑶仙岛众位弟子,甚至是诸空本人,都觉得玉无瑕准备的美食美酒,以及容貌美-艳的舞姬,都甚合他们意。

    自古男人爱美酒,爱美人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场上所有人,差不多都醉了,真实的本性,不知不觉中渐渐显-露。

    有的人开始发酒疯,大吵大闹。

    有的人喝醉了便睡,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有的人变成话痨,对着身边的人,一直唠叨个不停。

    而有的人,则是打起舞姬的主意,窜上去抱住她们,随着逐渐诡异的琴音舞动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一名男子趁着众人不注意,拉着舞姬跑到偏僻角落里,肆意的欺-凌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这样……。”舞姬拼命叫喊着。

    男子丝毫没有停止,将舞姬拉进假山中,大力撕-扯她身上的衣物。

    紧接着,直接切入主题!

    “爽,真是-爽!”男人愉-悦叫了一声,更加用-力的攻-占。

    然而他丝毫没有注意到,那原本满脸痛苦与挣扎的舞姬,在黑暗中,露出诡异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男人猛地紧绷起身体,即将喷-发,刚想离开那瞬,那舞姬猛地抱住他的腰身。

    “想要?好,本仙人给你便是。”男人怔了怔,随即顺了她的愿,尽数交给她。

    可即使如此,那舞姬仍然没有放开他,而是将他抱的更紧。

    “怎么?又想要……!”

    男人刚说了一句,却清晰感受到,体内的法力,在急速流失。

    他蓦地瞪大双眼,赫然抬手,想要出招击毙身前的舞姬。

    下瞬,一道青幽光芒闪烁,直直钻入他的眉心,舞姬趁机运起魔功,将精-气法力彻底吸取。

    男人丝毫没有回手的余地,下刻已然化为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舞姬这边刚整理好衣衫,管家从暗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用,连这点小事,还要人帮忙。”

    那舞姬挑了挑眉,冷笑看向他:“你是人么?再者我可没让你帮,你可以选择袖手旁观,不用帮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管家气得半死,怒瞪着她离开的背影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垂眼看着化为干尸的男人,抬手一拂,举步离开那瞬,那干尸已然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打苏迷与玉无瑕离场,诸空喝下众人敬的酒,便独自一人,若有所思的自酌自饮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眼见场上的人,一个一个离了席,舞台上的舞姬,亦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诸空渐渐发觉,情况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似乎离席后的人,都没有再回来过,但那些被带离的舞姬,却精神奕奕回到了场上。

    诸空越想越觉得奇怪,连忙放出神识,去看那些舞姬的真身。

    当他看见那些舞姬身上,竟萦绕着一股魔气,诸空倏地站起身来:“大胆!尔等魔物竟然如此猖狂,来此捣乱,看我今晚不灭了你们!”

    话落,诸空当即祭出剑刃,默念口诀,但见那把寒光剑刃,瞬间化为无数把剑刃虚影,直逼高台众舞姬所处的位置。

    众舞姬面色大惊,瞪大满是惊恐的双眼,看向诸空:“仙人,仙人,我们是人类,并非魔物,请仙人放过我们!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还敢嘴硬,呵呵,可惜晚了!”

    诸空冷呵一声,运起剑刃,尽数袭向众舞姬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间,整个高台上的舞姬,全部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“仙尊,你这是做甚?”仓蓅突然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为师在除魔。”诸空皱眉,不悦看向他。

    仓蓅不敢置信看着诸空,但见场上所有的目光,全部落在诸空身上,当即出声提醒道:“仙尊,你且看看高台上面,那些都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诸空闻言,当即皱眉:“当然是魔物。”

    “仙尊,你且再看看。”仓蓅见此,满眼探究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是魔物又是何物……?”诸空皱眉看向高台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看见,那台上并非是舞姬,而是前来参加他寿宴的宾客时,面色骤然大变:“不可能,方才分明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舞姬,早在一曲结束后离了场,仙尊,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仓蓅倏然皱眉。

    诸空刚想要开口,脑袋突然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摁了摁眉心,再度抬头的时候,手中的剑,竟不受控制刺向仓蓅。

    诸空顿时一惊,急忙将剑收回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却时机已晚,那剑刃已然刺-进仓蓅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仓蓅——!”诸空错愕出声,不敢置信看着手中的剑:“为师不是故意的,为师根本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!”

    瑶仙岛弟子见此,纷纷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仙尊,您怎能刺伤大师兄?”众弟子愤愤出声。

    诸空神色呆滞看着书中的剑,完全不敢相信,他竟然伤了最为得意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仓蓅……。”诸空拿着血剑,走了过去,他想要解释。

    众弟子却架起仓蓅,急忙朝后退去,生怕他再一剑刺过来。

    诸空见到这一幕,更是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诸空皱眉,刚想开口解释的时候,寿宴场上的灯烛,突然间全部熄灭。

    在场众仙人,当即哗然,刚想用法力,将灯烛燃起的那瞬,一道似从地底下传来的幽幽唢呐喇叭声,如魔音般萦绕众人耳边。

    紧接着,几名鬼仆抬着一顶血红软轿,出现在场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正当所有人,都搞不清情况,一道幽幽渺渺诡音,带着森然鬼气,从血红软轿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鬼差,速速将诸空擒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