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9章 夜店女王擒心记29
    眼见西耵举起枪,对向他的胯下,韩子漾梭然瞪大双眼,岌岌朝后退去——
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震破众人耳膜的同时,一股腥-臊气,窜入鼻间。

    众人循着气味望去,但见韩子漾颤着双-腿,裤-裆上冒着潮-湿热气,直接吓尿了!

    “噗。”苏迷一个忍不住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然而视线只在韩子漾身上停留一秒,双眼就被一只手蒙住。

    紧接着,凌野低沉带着微微不悦的嗓音,在耳边响起:“不许看他那玩意,否则我现在就给他补上一脚,废掉他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抬手拿到他的手,回头看向他:“好啦,我不看,但你可是好警察,还是按照法律程序走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看了西雅一眼:“不过是报警,还是……私了,还是要看西小-姐的意愿来。”

    话落,所有人都看向西雅。

    眼见她一直瞪着苏迷,一句话也不说,在场中人,除了韩子漾,以及渐渐明白内情的韩子悬,其他人都不明白,她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西雅的反应,太过奇怪。

    似乎对侵-犯自己的男人们,并没有多大的反应,反而对苏迷的反应更大。

    西韵清晰注意到这一点,心里有些怀疑,当即出声问道:“雅儿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咦,那是什么东西?”苏迷吃惊指着床脚旁边几团东西,疑惑问出声。

    众人随着她的手势去看,西家人中,西雅的堂哥西靳景,走过去用纸巾捡起来一看,随即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后者微微一怔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西靳景浓眉一皱,又看了看神色微慌的西雅,沉吟一瞬,正要将人皮面具收起来,眼前一花,手中的面具就被凌野夺了去。

    “凌野你……?”

    凌野丝毫没有理会他,将人皮面具摊开来一看,当即冷眸狠眯,看向西耵:“西伯父,这人皮面具,跟迷迷的脸一模一样,不知令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又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西耵拿过面具一看,猛地转头看向西雅,质问道:“雅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……。”西雅现在脑子很乱,根本不知道,到底该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“我的脸?刚才韩先生不是说,我发照片给他了,西小-姐,是你发的么?”苏迷满是疑惑看向西雅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西雅咬着唇,可怜兮兮说道:“我现在都成这样了,你还要污蔑我,你真的是我妹妹么?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:“如果有你这种姐姐,我情愿不要,昨晚我跟老公在1908房间,而你在1909房间,房间里的布置,跟我们的完全一样,你说,你是不是还给我老公发了信息?”

    西雅眼底闪烁一抹慌乱,急忙否认: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苏迷的视线,落在餐桌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不要碰我的手机!”西雅眼见苏迷朝那边走过去,急忙爬起来,想要阻止她。

    苏迷闪身躲开她的手,拿起手机,轻轻一滑,快速找到西雅昨晚发给凌野的信息,满是震惊道:“你真的发信息给我老公了,还假装成我,而且你这号码,怎么会跟我的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西耵与西靳景倏地皱眉,拿过手机,看了一眼,果然是苏迷的照片:“雅儿你……?”

    “爸,靳哥,你们听我解释,不是她说的那样,真的不是。”西雅不停解释。

    眼见这场面,苏迷不动声色勾唇:“看来你不但给我老公发了,还给韩先生发了一个,那眼下这情景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意思不言而喻,她就是讽刺西雅,造成现在这情景,完全是她西雅自己作的!

    “她身上的衣服,跟我收到的自拍照,完全不一样。”韩子悬突然站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衣服,你说那件么?”苏迷指着角落里的一团衣服,俨然就是昨晚她自拍所穿着的衣服。

    韩子悬转头看过去,见到那件衣服的时候,就连他自己都在怀疑,他昨天收到的自拍照,是西雅发给他的。

    而在场之中,除了西雅知道整件事情以外,只有韩子漾一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眼见这情景,立马站了出来:“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韩子漾刚说一句,梭然对上苏迷的眼,双眼一瞬呆滞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笑道:“韩少爷,你想要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韩子漾被苏迷催了眠,现在虽然神智清醒,但对于昨晚的事,记忆却很模糊,即便他想说出来,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西家人见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,皱眉看向西雅,眼中皆带上责怪之意。

    西雅对凌野的心思,西家所有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但他们没有想要,西雅为了跟凌野发生关系,竟然算计他们夫妻俩。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应该早就已经知道苏迷跟凌野结了婚,却还是做出破坏别人家庭的事,最后计谋没成功,反而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西雅的所做所为,实在令西家人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甚至连一向疼她的西耵以及西韵,看向她的眼神,都满是失望责备之意。

    苏迷静静看着在场所有人的神态,最后来到凌野身边,看向西家人,微微鞠了一躬:“抱歉,我想我们没有亲子鉴定的必要,相比多个时时觊觎我老公的姐姐,我情愿当个孤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看向凌野:“老公,我们回家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凌野轻轻颔首,拥着苏迷的腰身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,迷儿,迷儿……。”西耵皱着眉,跟着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西韵看了看西雅,随即起身,也跟着追出去。

    “姑姑。”西雅唤了一声,西韵却连头都没有回。

    西雅愤愤看着屋子里的人,面色狰狞尖声吼道:“滚,你们全都滚出去,永远不要让我见到你们!”

    韩子悬讥冷勾唇,整理好西装,刚想走出房间,左侧脸颊突然迎来一记重拳。

    他呲着牙,痛吟一声,看向韩子漾:“你疯了?!”

    “老子确实是疯了,你特么的竟然敢爆我,老子跟你拼了!”韩子漾气愤出声,猛地扑上去,对着韩子悬一阵拳打脚踢,外加抓挠撕咬,完全就是一个疯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