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5章 野凤凰日常养成5
    “纭奴,住手!”

    诸空宽袖一挥,一道金光闪过,立时化解施纭奴所释放的凌厉剑气。

    “诸空!”施纭奴面色微怒,愤愤看着他:“你为何要挡着我,难道你不想为死去的弟子报仇么?”

    施纭奴实在不明白,诸空到底看上那野鸟哪一点好?

    她区区一只鸟禽,而她乃是析星岛上仙,那孽畜哪点能比上-她,难道他眼瞎心亦瞎了么?

    “纭奴,她不是凤凰,你认错人了。”诸空皱眉道。

    施纭奴在诸空出现的第一时间里,立刻放出剑气,想要将那孽畜诛杀,根本没看清他怀中之人,是何般模样?

    此时听他这么一说,当即皱了皱眉,看向他怀里之人。

    正巧这时苏迷抬起头来,睁着满是惊慌失措的水灵大眼,神色惊恐看着她。

    那女人长的极美,只是一眼,便令人难以忘记,精致轮廓线条,似天工般精雕细琢,眉眼潋滟如画,高-挺琼鼻,饱-满丰-润红唇,似染上口脂般靡丽。

    纵使是身为女子的施纭奴,都忍不住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须臾,她反应过来的下瞬,当即箭步上前,正想说些什么,但见苏迷像似见到鬼怪一般,又将脑袋埋了下去:“仙人,救我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诸空低头看着怀中女子,心下微微悸动,莫名冒出想要保护她一辈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只要我在,你便不会有事。”诸空满是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苏迷控制不住的身形一怔。

    但随即下一刻,却在无人看见的角度下,冷冷勾起唇角。

    这句话,他跟原女主说过,似乎亦跟施纭奴说过,可是到都来,他不但欺骗了原女主,还负了施纭奴。

    这男人,还真是个极品的奇葩!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既然走上快穿这条路,为了重生,为了见到她家男人,她还是要把戏演好。

    苏迷缓缓抬起头,一双潋滟秋水双瞳,满是小心翼翼看向他:“仙人,你说的是真的——妈啊!”

    她一句话还未说完,腰间便被一只小手,猛地一捏!

    紧接着,怀里的男娃娃,冷着一张脸说道:“娘亲,你怎么可以又勾-搭野男人,你总是这样子,爹爹知道了,会生气的,你不可以对不起爹爹!”

    苏迷瞬间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正要说些什么,但见玉儿恼怒看向诸空:“还有你,这位老伯伯,你年级都一大把了,竟然还敢在我面前,勾搭我娘亲,真是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他这边话音刚落,瑶仙岛一众弟子,同一时间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儿神色微怔,但见下刻,立刻放开嗓子一顿哭嚎:“哇——你们这些大男人,竟然合起来欺负玉儿,真是不要脸,不知羞,爹爹,爹爹,玉儿要爹爹!”

    苏迷满头黑线,实在怕他演的太过,连忙捏了捏他的小屁-股,同时看向诸空:“我家孩子有点傻,哈哈,仙人不要在意他的话。”

    诸空勾唇,摇头笑了笑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施纭奴见此,突然走了过来:“你们母子二人,怎么出现在寒洞里?”

    苏迷早已想好言辞,心有余悸说道:“我们母子原本想上京去找孩子他爹,结果在半路上,遇到一只体型庞大的火鸟,它二话不说,把我们抓到溪边,刚想开吃,突然又把我们丢在这里,然后它便飞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飞走了?”施纭奴嗤笑道:“你确定它是飞走了,而不是变成人身,故意在误导我们?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眉头似蹙非蹙:“上仙是意思是说,我在欺骗你?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撒谎,本上仙一试便知。”施纭奴冷冷勾唇,当即上前一步,伸手扣住苏迷肩头。

    苏迷身形一僵,眼底闪过惊慌之色,但她却丝毫微动,任由施纭奴探查。

    玉儿见此,桃花眸子微眯,原本拥住苏迷腰身的手,在无人看见的地方,将两道强劲术法打入她的体内,完美掩盖她体内的禁制,任施纭奴如何探查,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……?”施纭奴不敢置信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苏迷对上她错愕的双眼,立刻演起戏来:“疼,上仙,你捏疼我了,快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的预知不会出错,你一定是那孽畜!”说话间,施纭奴抬手便袭向她。

    “啊!仙人,救我!”苏迷尖叫一声,连忙抱着玉儿,往诸空身后躲去。

    诸空见此,倏然出手,挡住施纭奴使出的招式:“你疯了,他们都是凡人,你这是在乱杀无辜!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疯了!”施纭奴大吼一声,愤愤道:“你不但疯了,而且还眼瞎心瞎,以你的修为,难道看不出她真身,为何还要包庇她?”

    她实在气不过!

    原本是属于自己的男人,却为别的女人,一次又一次伤害她。

    她与他成为道侣那么多年,那么多次恩-爱,难道他对自己,没有一点感情?

    施纭奴实在想不明白,她到底哪一点不好,为何诸空情愿喜欢一只鸟,一个凡人,都不愿喜欢她?

    只是这般想着,施纭奴看向苏迷的眼神,更加充满敌意。

    然而从始至终,苏迷都一直睁着潋滟秋水大眼睛,咬着红诱的唇,可怜又无辜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施纭奴见到这一幕,心里更为恼火。

    这边刚忍不住,想要动手,诸空直接站在苏迷面前,满是敌意看向她:“纭奴,如果你敢伤害他们,休要怪我不讲情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讲情面?”施纭奴心中巨痛,却是冷笑一声:“好一个不讲情面,诸空,总有一日,你会后悔今日这般对我!”

    话落,一道蓝光闪过,施纭奴消失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诸空定定看着她离开的身影,心下微微异样,但下刻突然想起苏迷说是要上京,于是出声问道:“你们准备上京?”

    苏迷点点头,正想法子摆脱他,结果却听诸空说道:“我要上京办点事,你们母子不如与我同行,正好在路上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母子……?”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刚想拒绝,怀里的玉儿,突然开口道:“好啊,竟然老伯伯想要保护我与娘亲,那我们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