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6章 野凤凰日常养成6
    “玉儿!”苏迷皱眉,不赞同看向他。

    此位面任务,是好好活着,只要她远离诸空与施纭奴,找到自家男人,隐居起来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可眼下,他突然替她答应,这不是闲着没事瞎捣乱么!

    玉儿却笑弯了眼,模样乖巧又懂事道:“玉儿不想让娘亲受到伤害,刚才离开的老婆婆,看起来好像很讨厌娘亲,为了娘亲的安全,玉儿慎重考虑了一下,决定还是让老伯伯,与我们一起上京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子,不怕你爹爹知道,会不开心么?”苏迷灿烂笑着,言语中带着隐隐切齿的意味。

    玉儿完全无所畏惧,抬手勾住苏迷的脖子,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:“只要娘亲乖乖的,不随意勾搭野男人,爹爹不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微凉柔-软的唇,轻轻触碰唇瓣那瞬,苏迷身形倏怔,定定看着他,半天都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然而下瞬,眼前突然被阴影笼罩,怀里的小奶娃,不但亲了她一下,还轻轻吮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下子,不但是苏迷,纵使是旁边站着的诸空,以及瑶仙岛众弟子,都震惊了!

    即便两人是母子,亦要注意尺-度罢……

    苏迷清晰感受四周诡异的目光,连忙擦了擦嘴上的口水,尴尬笑了两声,解释道:“哈哈,我家孩子除了脾气不好,还特别喜欢爱亲人。”

    诸空眸色微沉,看向两人的目光,似乎染上别的意味,随即勾唇笑道:“那便这么决定了,由我送你们母子上京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此情景,只能干笑,颔首答应。

    诸空让一众弟子,先行回瑶仙岛,自己则与苏迷他们启程上京。

    瑶仙岛弟子谨遵仙令,御剑飞行离开。

    眼见距离地面越来越远,其中一名弟子看向仓蓅:“大师兄,你说咱们仙尊,是不是对那美妇人有意思,不然为何要支开咱们,还送她上京呢?”

    “休要胡说!”

    仓蓅皱眉呵斥道:“仙尊定是有别的目的,才故意跟着他们母子二人,若是让我听见你再胡说,别怪我不讲师门情面!”

    话落,仓蓅加快飞行的速度,一会子便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等等我。”那名弟子喊了一声,急忙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诸空看向苏迷:“不如我御剑飞行,带你们上京?”

    苏迷想着,一旦上了京城,便意味着摆脱他,当即颔首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,你难道忘了,玉儿有恐高么?”玉儿晲了苏迷一眼,随即看向诸空:“老伯伯,玉儿怕高,你修为那么厉害,能不能变出一辆马车?”

    苏迷再次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即使明白,他想让诸空与他们一起,这样一来,施纭奴便没有机会杀她,可苏迷却觉得,远离他们,安全活着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她跟诸空有过多的牵扯,施纭奴会更加变本加厉算计她。

    其实,如无必要,她并不想费力费脑,将渣男主和女配整死,除非是他们自己找茬,或是言行举止太过恶心。

    诸空听了玉儿的话,宽袖一挥,一辆马车立时出现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老伯伯,你好厉害啊,竟然真的能变出马车来!”玉儿满眼惊喜,急忙催促着两人上马车。

    苏迷无奈,只能抱他上去。

    正当诸空撩起幔帘,想要进来,玉儿又道:“老伯伯,男女有别,你还是在外面赶车罢,若是无人驾驶的马车,被别人看见,还以为见鬼了呢。”

    诸空动作一顿,正要说话,苏迷赞同颔首道:“玉儿说的没错,若是仙人不愿意,那便由我来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,你们好生歇息。”诸空打断她的话,转身坐在马车前面,驾马前行。

    诸空转身那刻,玉儿立即设下结界,气鼓鼓着小脸道:“玉儿不准娘亲喜欢那个野男人,娘亲是玉儿的,不准你喜欢任何人!”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玉儿却突然逼近她:“如果娘亲不乖,玉儿不知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事……唔!”

    “老娘给你点颜色,你还开染坊怎么的,敢对老娘大呼小叫,信不信我揍死你!”苏迷从来都不是好脾气,眼见自己被一个小屁孩威胁,直接一拳头打过去。

    玉儿小-脸上挨了一拳,神色倏怔,像似吓傻了。

    苏迷对上他的眼,突然想起,刚才自己还让他帮忙,如今又反过来打人家,心里莫名一虚。

    本想将他推开,结果却被他扣住手腕,一双水洗无垢桃花眸中,闪烁着近乎兴奋的神色:“娘亲刚刚打玉儿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苏迷故作强硬道:“对,我,我打了,你又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玉儿定定看着苏迷,眼底意味极深,忽而笑道:“玉儿曾经听说,打是情骂是爱,娘亲对玉儿又打又骂,这是爱上玉儿了么?”

    “并没有!”苏迷扁扁嘴,上下打量他一眼:“连毛都没长齐,还敢打老娘的注意,切!”

    话落,被扣住的手,落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玉儿睁着大眼,满眼无辜道:“玉儿有长-毛,而且还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鸟-毛,不是这里的毛,呸,我跟你说这些干嘛?”苏迷啐了一句,刚想收回自己的手,结果却被他带着,往下一伸!

    掌心覆上一小团绵-软那瞬,苏迷怔了怔,低头望去,但见玉儿正拿着她的手,伸进他的裤-裆——

    苏迷梭然瞪大眼睛看向他,玉儿却满是纳闷说道:“玉儿的小-鸟儿,好像真的没长-毛,为什么?娘亲,你可以告诉玉儿原因么?”

    苏迷一阵风中凌乱,像似握住烫手山芋般,猛地松开手!

    玉儿却死死抓住她,笑眯眯道:“娘亲要不要帮玉儿看看,说不定看完之后,娘亲便知道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像见鬼般看着他,猛烈摇头:“我不看,你自己身上的东西,我怎么会知道,不要问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玉儿看着满脸凌乱的苏迷,轻慢勾了勾唇,微弯起水洗污垢的双眸,满脸好奇道:“那娘亲呢,你的鸟-儿,长-毛了么,可以让玉儿看看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