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7章 双女主之计中计17
    两人按照程序,很快领了证。

    拿到结婚证的时候,苏迷心里,有种说不出的满足与幸福感。

    然而该来的,总归会来。

    苏迷跟萧於走出民政局的时候,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,匆匆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跟他领证了?”

    他被丢出苏氏公司后,就派人跟踪他们。

    可那些人,在半路上就被发现,跟丢了他们。

    他只好动用人脉,查到萧於的堂弟萧忛,拘留在警察局,又派人守在门口,在他们离开的时候,再次跟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虽然没有跟丢,然而收到消息的时候,他完全不敢置信,丢下公司的重要会议,直接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,他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沈柏航双眼流露哀伤懊恼那刻,因为原女主残留意识的影响,苏迷心里微微发疼。

    鼻子酸酸的,眼睛涩涩的,差点就忍不住哭出来。

    苏迷实在受不了原女主!

    至于么?

    这个男人已经跟别的女人订了婚,跟别的女人上了床了,已经完全属于别的女人了,还有什么好伤心难过,又舍不得的?

    事情已成定局,即使再爱,又能改变什么?

    如果沈柏航真的爱原女主,上一世就不会私吞苏、沈两家,害得苏老爷子,生生气死在病房里。

    即使知道他就是那样的人,还是要爱他,还是对他念念不忘?

    苏迷在心里,一遍一遍问着。

    毫无掩饰犀利直白的话,一点点击退属于原女主的残留意识。

    这一局,无疑又是苏迷胜了。

    她轻轻吸了吸鼻子,稳了稳心神,勾唇笑道:“是,我跟萧先生已经领了证,小舅舅消息真是灵通,这么快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沈柏航紧皱眉头,眉宇上仿佛凝聚狂风骤雨,阴沉着眼眸,冷冷出声:“跟他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苏迷喉中发出一道短促的笑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沈柏航紧抿的嘴唇,阴寒的眉眼,唇角微勾,笑吟吟说道:“小舅舅这玩笑,可真好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开玩笑,我是让你跟他离婚,离婚!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?你有什么资格?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苏迷精致的面部线条,越发幽冷。

    沈柏航被她一个个问题,怼的心口发疼。

    他眉目阴沉看着她,厉声反问:“你说我有什么资格?以前是你一直缠-着我的,是你说喜欢我,是你说爱我,是你说要嫁给我的,为什么要反悔,嫁给别的男人?为什么?!”

    沈柏航一身沉重骇人的气息,似无形的冲击波,苏迷被压的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你吓到迷迷了。”萧於揽住苏迷的腰身,上前一步,正面对上沈柏航。

    苏迷皱着眉,暗自懊恼。

    原女主的意识又开始作怪,真是跟头皮屑一样,太顽固了!

    她必须像个法子,让原女主的意识彻底离开才行。

    苏迷眸光深沉,看向沈柏航:“那都是以前的事,已经过去了,我当时年龄小,说话不算话,现在我有了萧先生,你有了姚小-姐,希望我们都过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你,我还怎么好好的过。”沈柏航凝眉,上前一步,想要从萧於将苏迷抢走。

    萧於抱着苏迷,侧身一转,躲开他的手,随即冷淡看向他:“沈先生,请你自重。”

    沈柏航丝毫不理会,再度伸手去抢苏迷:“小迷,你要相信我,我爱你,一直爱着你,之前对你疏远,那是因为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柏航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苏老爷子从民政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柏航眉目阴沉,定定看着苏老爷子,一时缄默无言。

    “柏航,小迷,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熟悉女声响起。

    沈柏航回头一看,当即皱眉:“你怎么来了?谁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发信息,约我过来的么?我以为这个地址是餐厅,原来是民政局,柏航,你这是要跟我领证么?”姚诗绮甜甜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发信息给你。”沈柏航凝眉,转头瞪向萧於:“一定是你搞的鬼!”

    “是谁发的信息,一看便知。”萧於面色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沈柏航当下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姚诗绮既然这样说,那她收到的信息,一定是萧於让人换成他的号码,即使看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别的事,我跟迷迷先告辞了。”萧於极淡勾唇,拥着苏迷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沈柏航连忙追上,犹豫了一瞬,随即狠了狠心,牙一咬,全部坦诚相告:“那晚我跟姚诗绮,没有发生任何关系,她发短讯给南宫承,我发给了你,我只是想要知道,你对我到底是怎样的心意?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原本压制下的情绪,再一次全部涌溢,同时心底产生一丝莫名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麻了个鸡!

    这沈柏航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原剧情路线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么多隐情,到底哪一个是真?哪一个是假?

    苏迷一边压制着原女主的残留意识,一边因为沈柏航的话,产生一系列的怀疑,脑子里浑浑噩噩的,一阵眩晕袭来,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迷迷!”

    “小迷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萧於紧紧抱着怀里的女人,眸底无尽森凉,整个人浑身萦绕漫天骇人戾气。

    别说是沈柏航姚诗绮,即使是苏老爷子,都被他浑身恐怖的威慑力,震在当场!

    “迷迷若是有任何差池,你们沈氏公司,明天将由丰臣公司收购。”萧於眉目清冷,留下一句话,抱着苏迷上了车,消失在三人眼前。

    苏老爷子凝眉,意味深长看了沈柏航一眼,直接驱车离去。

    民政局大门口,只剩下沈柏航与姚诗绮两人。

    “柏航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滚!有多远,给我滚多远!”沈柏航额上青筋突显,满脸阴郁扯开脖子上的领带,冷声呵斥。

    姚诗绮被他吓了一跳,猛地朝后退了一步,却不想穿着高跟鞋,脚一崴,整个人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“救我,柏航——!”姚诗绮伸出手,想要抓住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沈柏航心烦的不得了,闪身躲开的同时,还狠狠推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正巧昨夜下了阵雨,路面上有些积水,姚诗绮一屁-股坐进水汪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