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8章 双女主之计中计18
    先前,姚诗绮突然收到沈柏航的信息,特意换上一身白群子,营造出美好干净的一面。

    谁知道,这会子竟然被他推倒,跌进水汪里。

    姚诗绮不但下半-身裙子全部被泥水湿透,掌心也因为猛地跌倒,擦破了皮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液,滴进泥水中,裂开的伤口,渗入泥水与石子。

    姚诗绮痛的龇牙咧嘴,当场就哭了出来:“呜呜呜,好疼……!”

    愤怒中的沈柏航,听到这一道哭声,突然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思虑一瞬,渐渐敛去满脸阴沉戾气,躬身将姚诗绮从水汪里,公主式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沈柏航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两个字,却引起姚诗绮心下阵阵悸动。

    见他丝毫不嫌弃污渍,将自己抱进车里,姚诗绮更是心跳加速,瞬间止住了眼泪,怔怔看着男人俊美的脸,一下子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不行,她喜欢是南宫承,怎么可以这么快移情别恋呢?

    不行,绝对不可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京别墅。

    欧式全白风格卧室中。

    苏迷躺在纯白大床-上,意识渐渐回笼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。”苏迷皱着眉,轻吟一声,缓缓睁开眼睛,同时抬手摁了摁眉心。

    苏迷总觉得,脑子里似乎被清除了什么,但具体是什么,她也不知道,只是头有些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但见满室都是白-色的装饰,甚至连原本穿的裙子,都被换成白色长衬衫。

    苏迷刹那间以为,自己应该是到了……天堂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。”

    忽然,耳边传来一道水声。

    苏迷循声望去,确认那水声,是从白色的门后传出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瞬,缓缓站起身来,朝白色的门走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门前,苏迷刚想侧着耳朵,去听里面的动静,随着“吱呀”一声,门竟然自己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。”

    随着水声越来越响,苏迷突然有些怯意。

    她不敢进去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知道,里面是白色的天使,还是黑色的恶魔。

    然而心底深处的好奇心,却一直在驱使着她,让她进去,快点进去。

    苏迷咬咬唇,眸光微微闪烁,到了最后,还是没战胜那股好奇心,推开门,举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苏迷刚走进去,迎面一道水柱倾洒,成了落汤鸡的同时,双手被男人反剪,重重-頂在门后,意识也随之渐渐清明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幕,还真是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啦,我是苏迷,不是坏人。”苏迷哼声说了一句,扭动着身子,想要挣脱他的束缚。

    结果刚磨蹭了一下,她就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男人突然有了反应,那物正昂-扬叫嚣着,抵住她的后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把枪收起来!不要頂着我!”苏迷结巴了一句,随即咽了咽口水,勉强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萧於并没有放开她,而是缓缓低头,衾薄而性-感的唇,落在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温热暧-昧的男人气息,轻轻拂过白-皙细腻的肌肤,低沉温淡的嗓音,在耳边轻声唤着她的名字:“迷迷……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的声音,真特么的性-感!

    苏迷呼吸微滞,脑子里不由自主飚出这么一句话,喉间滑了滑,哑声问道:“萧於,你是不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是真是假,一试便知。”萧於低声轻笑。

    这一声笑,立马让苏迷梭然一激灵!

    萧於不会这么笑,他绝对不是萧於!

    苏迷冷眸微眯,猛地一个后抬腿,想要攻击身后的男人。

    萧於直接扣住她的腿,夹在腰间的同时,身子与苏迷更加贴紧。

    男人缓缓低头,用柔-软微凉的唇,有意无意摩-挲她的肌肤,毫无克制哑声道:“迷迷,我想……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萧於根本不会跟我说这种话!”苏迷紧紧皱眉,使劲挣扎着。

    萧於身形怔了怔,随即轻嗤笑道:“迷迷,告诉我,你是不是还喜欢着沈柏航?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一顿,心底却没有因为“沈柏航”这三个字,受到原女主残留意识的影响。

    原女主的残留意识,消失了?

    苏迷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睡一觉,残留意识就没了,那是否意味着,她的灵力跟059也回来了?

    苏迷刚想召唤系统,身子猛地被反转过来,同时下巴被紧紧扣住,一热急切而热烈的吻,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!”苏迷吓了一跳,抬手抵住他的胸膛,想要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然而触手那异常灼热的体温,着实又吓了苏迷一跳!

    他中药了?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他这种谨慎又有洁癖的男人,不可能会中了别人的招儿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,抬手捧住他的脸,猛地挣脱他的唇。

    刚想问他些什么,视线对上那双拿下金丝边眼镜,充斥着满满情-慾之色的狭长墨色凤眸,一下子呆住了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吃药了?!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萧於摇摇头,轻勾唇角,露出一抹惑人的弧度:“只是喝了点酒。”

    苏迷信他才有鬼,他嘴巴里,根本没有酒味!

    萧於眉眼迷离,低头婖-舐着她的唇,轻笑道:“喝了些特制的水果酒,酒精含量很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还是喝了药?你干嘛要这样,想要直接说,我又是不给你!”苏迷哼声嘀咕。

    萧於重重吮了她一口:“我想要,你现在愿意给我么?”

    苏迷抿抿唇,忽而抬眼,捧住他的脸颊,重重亲了一口:“来罢。”

    萧於勾唇,嘴角间的笑容,越发惑人心魂,抬手覆上苏迷的心口,急切又克制的揉-捏着。

    正要低下头,尝尝味道,苏迷突然拿下他的手:“我们去外面。”

    好歹也是第一次,这里又shi(湿)又ying(硬),一定很不舒服,她还是喜欢在软软的大床-上。

    苏迷刚打开浴室的门,下一刻就被萧於按住并关上,同时低哑出声:“迷迷,在这里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要,这里又shi又ying,我要在外面。”苏迷满是嫌弃的拒绝。

    萧於轻勾唇角,露出邪妄肆意的笑来,低头叼住她红诱的唇时,灵活却动作生涩的手,探入她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如果一会弄-得满身都是,我们还要进来洗澡,我不舍得离开你,一定会把你抱进来,索性不如直接在这里,边-洗,边-做,嗯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