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4章 双女主之计中计24
    暖黄灯光下。

    萧於站在床边,视线寸寸描绘着,苏迷素净白皙的脸。

    片刻,他缓缓低头,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,嘴角轻勾一抹无奈涩然笑意。

    有重度洁癖的他,长年一直冷情禁-欲,从不近女-色,即使晨间会有反应,也能自己克制住,没有用过手。

    现在,他有了第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结果只能看,不能吃,失去克制力的他,即使最后用手,却还是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萧於,完全处于极度爆发的状态。

    幽幽暗沉的双瞳,犹如一匹饿-狼,死死盯着熟睡的苏迷,似要将她吃干抹净,一口吞咽入腹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苏迷眼下深色,萧於突然想到,她昨晚没有睡好,眉眼间甚至有些疲惫之色。

    萧於强行压制自己的慾-望,掀开被子,想要躺进去,却突然想起,自己刚洗了冷水澡,身上还很冰。

    他连忙将被子盖好,在室内坐了一会。

    直到身上的冰冷之气,彻底消失,萧於这才扯掉腰上的浴巾,掀开被子,将苏迷紧紧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安静而温馨的氛围,异常的美好。

    萧於紧紧拥着苏迷,只觉得整颗心,都被她所占-满。

    原本一直忍耐克制的慾-望,渐渐消弭,萧於缓缓闭上了眼睛,进入睡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一早。

    灿烂而热烈的日光,落在苏迷眼睛上,刺的她微微皱了眉,嘤-咛一声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入目眼帘的,是拿掉金丝边眼镜,过分英俊的五官轮廓。

    苏迷满眼惊-艳,定定看着男人凌乱墨黑的短发,浓密微卷的鸦羽眼睫,浅色粉-嫩的双唇,喉间不由滑了滑。

    这男人戴上眼镜,满满总攻的既视感,拿掉眼镜后,这张脸长的犯规,让人忍不住想要……犯罪。

    苏迷一向胆子大,想到哪里,就直接付出行动。

    她微微抬头,一个吻,落在男人浅色粉-嫩的唇上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男人醒来,苏迷小心翼翼的辗转吮-吸,片刻之后,才意犹未尽的从他唇上离开,像个小偷儿一般,小口小口呼吸着。

    然而刚呼吸了一下,心口立即被一只手罩住,毫无克制的狠狠的一阵揉-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某处迅速被一指攻-占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两指,急切又不失温柔,为她做着扩-张。

    苏迷身形骤然一僵,似被男人突然的举动吓到,瞪大双眼看着他,却对上那双无边无垠的墨黑双瞳,立时怔在当场!

    “萧於……唔!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萧於清晰捕捉,苏迷错愕带着惊吓的目光,神色微怔的下瞬,猛地将她翻过身,紧紧抱着她的同时,从身后拥有了她。

    “嗯!啊啊啊——!”苏迷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男人扣住腰身,急剧爆发的挞-伐着。

    苏迷忽然想起这是苏家,当即将脸埋在枕头里,承受他所给予的一切,不让自己发出声来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……

    萧於浑身紧紧绷起,隐忍的慾-望,一滴不剩全部交给她,眼眸中的暴戾阴鸷沉色,这才渐渐消褪。

    当他清晰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,墨黑眸中迅速闪过一丝慌张焦急之色,连忙俯身将苏迷翻过来,紧紧拥着她,嗓音微颤呢喃道:“迷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被他索-取到精疲力尽,听到他的声音,这才恢复神智。

    清晰察觉他极其不安的情绪,苏迷怔了怔,抬手环上他劲瘦却有力的腰身,嗓音嘶哑轻哝道:“你怎么了,能告诉我么?”

    萧於愣了愣,却是缄默着,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,萧於这才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离世后,我作为萧氏家族的继承者,被所有人寄予厚望,从小接受各种体能训练,应对各种意外情况,直到十三岁那年,我才成功成为一名合格的继承者,但在不久的一次偶然下,我才知道我的母亲……。”

    十三岁?

    萧忛在警察局曾经说过,萧於十三岁杀了他的亲叔叔。

    现在萧於又提起他的母亲……

    苏迷突然想到了什么,双瞳紧紧一缩,连忙出声打断他:“萧於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迷迷,你知道么,萧明睿那个禽-兽,在我父亲离世后,竟然一直欺负我母亲。”萧於近乎咬牙切齿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紧紧抱着他,小心翼翼亲吻着他的脸颊,轻声说道:“事情都过去了,他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萧於嘴角轻勾,满眼阴鸷:“该死的人被我亲手了结,可老爷子把我关进黑室,整整一个月,等我出来的时候,我母亲却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紧拧眉头,懊恼自己不该去问。

    但现在即使去阻止,也为时晚,索性不如让他全说出来,帮他了去心结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再打断他。

    而萧於抱着她,在她耳边说了很多话。

    包括他是如何知道他母亲的死,是萧老爷子的命令;他是如何一步步架空萧老爷子的势力,如何彻底得到萧氏家族,全部告诉了苏迷。

    末了。

    萧於嘴角勾着意味不明而恣意的笑,看向苏迷:“我的手,并不干净,即使这样,你不怕么?”

    “怕。”

    苏迷话落,清晰看向萧於墨黑双瞳倏然紧-缩。

    她缓缓凑上前,轻轻吻住他的嘴角:“我怕你走不出过去,我怕你因为那些事受到困扰,我怕你疑神疑鬼,试探我对你的真心,我怕你性-慾太强,哪天受不住,被你弄……唔。”

    “死”这个字还没有说出口,苏迷的唇,倏地被萧於精准封住!

    他唇-舌并用,在口腔中急切翻-搅着,用行动去证明,自己虽然那方面太强,但他会努力让她更快-乐。

    一场晨间大战,刚刚休战停止,却再一次开始。

    直到良久,萧於才重重-抵着苏迷,将全部爱意上交。

    风雨停歇,一切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萧於抱着苏迷去浴室洗了澡,结果又没忍住抱了她一次。

    再次出来的时候,他将床单被罩全部换掉,这才将苏迷放上去,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下瞬,一道电话振动声传来,萧於眸色幽深。

    他沉吟一瞬,走过去,将电话接通:“把资料发过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