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3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23
    昏暗月光下,精致小巧的五官轮廓,布满情-潮未退的红晕,容貌跟洛青云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不是洛青菱,又能是谁?

    她颤-着发软的腿,扶着石壁缓缓站起来,看着躺在地上的洛青云,满眼皆是繁复异色。

    即便他们不是亲姐弟,可她喜欢的是洛青书,而并非是他洛青云。

    但眼下,所有的一切都毁了,她原本为洛青书保留的处子之身,亦没了。

    洛青菱表示难以接受,更不明白,为何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?

    她每晚并不想过来找他,但即便是暗卫挡着,最后她还想尽办法跑来跟洛青云苟-合。

    心里像似有一股神秘的力量,在驱使着她过来。

    原本她以为自己被控制了,然而当她意识到,在整个过程中,她只是说不出话来,但是所感受到的那些感官,确实真真切切存在的。

    甚至她的意识,同样亦是清醒的,清晰知道所有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想要拒绝,想要推开他,可是一旦发生了关系,她便控制不了自己,在他身-下沉沦。

    每当他晕倒过去,她心中虽然怀疑,可能是之前木婉心下的蛊毒,余毒未清,但她不能往深处去想,否则便头昏欲裂,脑袋都快要炸开!

    洛青菱只能控制自己,不要去想,然后恢复力气,匆匆逃跑现场。

    可即便回到自己的院子,她跟他发生的一切,仍然清清楚楚的记在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洛青菱白日不敢出去,她怕见到洛青云,更怕见到洛青书。

    直到洛青书派人唤她过去,她挣扎了好久,才忍不住相思之苦,跑过去见他一面。

    但结果,去了还不如不去。

    不但被苏迷气的半死,还被他维护苏迷的一幕幕,刺伤了心。

    思及此,洛青菱胸腔迸发一股极深怨怒之气,她死死咬-着嘴唇,满脸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不行,无论如何,她一定要得到洛青书!

    洛青菱眉眼深沉,捡起自己的衣衫,快速穿好,颤着腿走出假山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那一晚,木婉心不再想着如何离开洛府,而是想尽方法将自己的伤养好。

    她倒是要看看,她一个后世人,会斗不过这种封建时期的胖女人。

    木婉心在身体与灵魂磨合的期间,接收躯体大部分记忆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娘亲是偏远部落的巫女,死之前将所有的巫蛊之术,全部授予她。

    于是,木婉心重新掌握巫蛊之术,并利用巫蛊药理,将自己身上的伤势,快速医治好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五日,木婉心身上的狰狞伤口,已然焕然一新,重新恢复白皙如玉,第一时间便来到洛青云的院子——负荆请罪!

    在养伤期间,她左右衡量了眼下的局面。

    洛青云身上还有残留蛊毒,只要她在自己身上,下另一种蛊毒,两人一旦发生关系,他便会对自己上瘾。

    届时,即便洛青云对苏迷的爱意再深,亦抵不住药物的控制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正大光明的手段,但她相信,只要洛青云的心,重新回到自己身上,那她便能轻而易举让他对自己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可惜她并不知道,苏迷在洛青云身上,同样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洛青云得知她的到来,很快让她进了屋。

    当时发生那种情况,他亦是气在当头,难免有些冲动。

    此时想想,或许当初他只是一时不行而已,不然不可能在要“苏迷”的时候,又行了。

    再者,他到底是个男人,只要她乖乖的,不再搞什么小动作,他便会不计前嫌原谅她。

    “爷,妾身知道错了,求爷原谅。”木婉心可怜兮兮开口。

    洛青云眉头轻挑,拿起一盏茶,凑在嘴边,喝了一口:“只要你以后乖乖的听话,本少爷便不会再追究,但前提是,你眼下必须帮本少爷完成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爷请说。”木婉心抬眸看向他。

    洛青云道:“苏迷虽然中了蛊毒,但看起来,并没有多大的成效,你再想想办法,最好让她对本少爷死心塌地,直接跟我大哥坦白。”

    没成效?

    没成效的话,苏迷会跟他做那种事?

    还死心塌地,他是想让多少女人,都爱上-他?

    木婉心低垂着眉眼,掩去眸中无尽冷光。

    但见下一瞬,她缓缓起身,扭着小-腰来到洛青云面前:“爷,妾身想您了。”

    洛青云今日发觉这木婉心,与往日有些不同,浑身散发着迷人的香气,实在让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他抬手挑起她的下巴,邪魅笑道:“来,让爷看看,你有多想爷。”

    木婉心妩-媚一笑,轻轻舞动起身段,同时倾身吻-住他。

    唇,一点点的往下,最后来到某处,木婉心施展出,眼下封建时期女子羞于做的事……

    星点火苗,一旦挑起来,便可燎原。

    洛青云被木婉心的手段,折腾到极度兴-奋,不知要了她多少次。

    木婉心重新得宠的消息,故意传到苏迷耳中。

    苏迷并没有多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只希望在成亲之前,成功瘦到一百斤,做个美丽的新娘子。

    于是,安安静静待在别院里,继续她的减肥计划。

    木婉心得知此事,心想这苏迷倒是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洛青云白日跟她欢-好,夜晚又去陪她,难道她不嫌脏么?

    嫌脏的人,自然是有,只不过不是苏迷,而是洛青菱!

    当她知道洛青云白日跟木婉心,晚上又跟她在一起,实在是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但即使她命令暗卫将她绑起来,到了晚上她还是准时赴约。

    洛青菱膈应的同时,木婉心同样不舒服,并且不满足。

    洛青云每天晚上从来不留她过夜,这说明她在他心中的地位,还是不如苏迷。

    不知中间出了什么差错,洛青云对她虽然渐渐上瘾,但仅仅在床笫间,其他的时间,他并未表现出对她着迷的表现。

    这让木婉心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让她比较烦恼,洛青云又开始催促她,尽快催动苏迷体内的蛊毒,让她向洛青书坦白。

    木婉心只好假意答应下来,但其实什么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晚,还特地守在洛青书院子附近,去往后花园的路上,想阻拦苏迷,不让她去赴约。

    木婉心整整守了两个时辰,眼见距离他们每晚相约的时辰,已经过了三刻钟,可苏迷还是没从洛青书院子里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