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9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29(绿箭学长万赏加更3)
    “这种‘擦’的方式,夫君还喜欢么?”苏迷轻舔-着嘴角,眉眼间皆是笑意。

    洛青书原本只是开玩笑,没想到苏迷竟然真的用那种方式。

    俊秀的脸上,微微有些红,洛青书抿了抿唇,却尝到了她的味道。

    精致喉结不由滑了滑,洛青书眸光幽沉看向她:“迷迷,快点吃。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,故意笑着说道:“身为女子,要吃有吃相,坐有坐相,夫君,人家要优雅,维持人家美好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微微蹙眉,二话不说,直接将苏迷抱了起来,放在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“唉,你做甚,面都差点洒了?”苏迷急忙将面碗护好,娇嗔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谁料下一刻,一个无比急切的吻,精准封住她的唇,在她的领地之中,尽情肆意的攻城略地,辗转吮-吸。

    苏迷拒绝不了,只能一边抱着面碗,一边被他亲吻-着。

    直到快要不能呼吸,浑身无力发软,洛青书这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洛青书接住她手中的面碗,一口叼住她柔-软的耳垂,哑声呢喃:“让为夫抱一次,再吃面,嗯?”

    苏迷深知男人的体力有多强,自然不愿妥协,于是软声撒娇道:“夫君,我饿~~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吃。”洛青书已经有些控制不住,体内蒸腾的情-慾之气,让他的声音,哑的已经不能再哑,说出的话,染上几分烦躁的意味。

    苏迷为之一怔。

    随即瞪大眼睛定定看着他:“你凶我?”

    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询问,立刻让洛青书突然清醒,他连忙捧住她的脸,轻轻亲了她一下:“迷迷,你应该知道,为了这一晚,我之前受了多少煎熬,迷迷,我等的了,它等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说的话,又怪得了谁?”苏迷冷哼一声,丝毫不愿意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洛青书紧贴着她的唇,轻轻蹭着,将嗓音放到最低,极度温柔缱绻道:“怪我,都是我的错,可是迷迷,你忍心见它受太多煎熬,不小心坏掉么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然蓄-势待发的某处,张-扬叫-嚣着。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想要挣扎了下来,却被洛青书再次按了下去:“迷迷乖,老实坐好,快快吃面。”

    某处让人难以忽视的感官,令苏迷紧绷着身形,不再说话,而是专注吃着面。

    洛青书勾唇一笑,缓缓低首,细密的吻,落在苏迷白-皙素净的肌肤之上。

    苏迷心里明白,洛青书近些日子不好过,可那亦是他自己作的!

    原本她想着,左右两人都要在一起,是早是晚,她都不介意。

    结果他突然说,到新婚那晚才抱她,她表示完全无所谓啊,毕竟她是女人,没有男人那么容易冲动。

    本想让他再煎熬煎熬,可眼下见他这般,苏迷自然是不忍心。

    于是拿起筷子,大口大口吃着面。

    须臾。

    当苏迷吃完最后一根面条,喝完最后一口汤,还未放下面碗,整个人便被洛青书抱了起来,疾步朝床榻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别急,我还没有把面碗……唔!”

    苏迷刚说一句,手中的面碗,直接被洛青书拿了去……放在床头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急切又紧张的吻,落在苏迷的唇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修长精致玉骨手,将她领口处的盘扣,一个一个解了下来,同时细细密密的吻,随着他的手,渐渐下移……

    温热的唇-舌,在柔-软雪-嫩的红果果上,流-连-忘-返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感觉到,微微有些痛意,这才皱着眉,伸手扣住他的后颈,将他从心口处……拔开。

    随着“啵”一声,极其羞耻的声音传来,不仅是苏迷脸红了,甚至身为罪魁祸首的洛青书,精致俊脸上,都微微泛起酡红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要脸,你还干嘛一直亲……那里?”苏迷咬着唇,眨巴着媚-色风情的眼睛,怒嗔看向他。

    洛青书舔了舔唇角,突然哑声问道:“迷迷,你紧张么?”

    紧张?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反问:“为什么要紧张?你是我的夫君,我是你的夫人,我们是夫妻,敦伦之事,天经地义,我并不紧张,还是你比较紧张?”

    洛青书无声一噎!

    没错,他之前确实有点紧张,他好歹亦是第一次,而且他怕她疼。

    但眼下,苏迷都这般说了,洛青书放下心来,褪去她身上的嫁衣,同时让他的气息,沾染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个人彻底坦诚相见。

    洛青书抬起她的腿,紧紧扣在腰身上,稍稍一个动作,轻而缓慢的,一点点拥有她。

    直到彻底拥有,苏迷紧皱着眉头,紧紧扣住他的肩膀,忍不住轻吟一声:“嗯……夫君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,乖,忍忍便好了。”洛青书立马停下来,低首吻住她的唇,不让她咬-伤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他倏然低首,额上冒出的密汗,一颗颗落在苏迷的身上、脸上时,俨然完全昭显,他此时正艰难忍耐着,不让自己太粗-鲁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苏迷渐渐的适应,见他痛苦忍耐着,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凑近吻住他的唇,轻声说道:“可以了,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收到她的指令,这才发动腰力,逐渐开始挞-伐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们俩的第一次,除了刚开始有些疼痛以外,苏迷在整个过程中……很舒服,很享受。

    虽然洛青书在这之前,给她的感觉,一直是心急的不得了,恨不得时时刻刻将她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却是特别的温柔。

    只是苏迷并不知道,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她忘了,洛青书是商人。

    俗话说,无商不奸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很温柔,那是洛青书怕吓坏她,让她太疼,那么以后吃肉的次数,绝对会减小。

    若是每次都给她微风细雨的温柔,他相信,以后的每一日,都能吃的饱饱的。

    确实如此,因为在这件事上,苏迷对他很满意,夫妻俩的小日子,过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某些时候,洛青书突然起兴,弄些别番的趣味,让她实在是有些……吃不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