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2章 寺庙里的假和尚24
    “她让你什么时候动手?”无妄将小瓷瓶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明日晌午。”苏迷将小瓷瓶接过,将叶鸾吩咐的计划如实相告,随后思虑了一瞬,当即眯起眼说道:“要不要将这药给青灯下了,再找个女人,破了他的身?”

    话落,她见无妄没说话,再度说道:“只要青灯破了身,犯了戒,主持方丈一定会将他赶出佛门,届时他出了浮屠寺,我便神不知鬼不觉的——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有仇?”无妄突然出声道。

    苏迷愣了一下,随即深情道:“你的敌人,便是我的敌人,谁阻挡你,我便杀谁!”

    无妄对上那双诚挚的双眼,神色微滞。

    但见下刻,苏迷的双眸更加柔情,缓缓凑近他。

    无妄心下一窒,原本沉寂的心湖,好比落入一块小石子,激起层层波澜。

    紧接着,心跳倏然加快,扑通扑通的,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是想要吻他?

    无妄眸光闪烁,忽而偏过脸去:“我还没说接受你!”

    苏迷的动作,倏地一僵,随即站直身子,说了声:“抱歉,那接下来,我要怎么做?你说,我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离我远一点。”无妄皱着眉,心情仍然无法平复,冷声驱离。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苦笑一声,朝后退了退,与他保持安全的距离。

    无妄的脸色,这才变得好点,沉吟一瞬,当即吩咐道:“按照她的计划,将这瓶药,下在青灯的饭菜里,明日晌午,你亲自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果他吃了,叶鸾正好又在附近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苏迷皱了皱眉,很是担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只管听我安排便是,总之到时候,看我眼神行事。”无妄先卖了一个关子。

    苏迷眸光微沉,心想这男人还真是心思缜密,防备心理又强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关系,左右像他这种男权为尊的男人,绝对不会让叶鸾跟青灯有一点牵扯。

    苏迷当即颔首,随后再度恢复深情款款的模样:“汪汪,你可以不可以,不要这么快赶我走,我想要再陪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休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此时还没天黑。”苏迷打断他的话,急切说道。

    无妄对苏迷的感觉,真心是难以言说。

    他好像还并不排斥,只是有点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毕竟从来没有一个男人,对他这么殷勤。

    因为苏迷故意所为,导致无妄的脑子乱的很,早已将先前要收伏苏迷的事情,全部忘之脑后,反而被苏迷带起了节奏。

    苏迷越是靠近他,他越是朝后退,甚至对她突然间的作为,表现出惊慌失措的反应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,这便是苏迷想要的效果!

    毕竟之前他们的状态,是相对驯服的一个过程。

    但如今,她假意打入双方的内部,成为他们最忠诚的伙伴与追随者,一旦有任何事情与意外,她势必会第一个知道,并采取有力的防护措施与对策。

    能将想要驯服自己的人,掌握于指掌之中,得知他们一切的行动,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,不是么?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:“而且我保证,只要你让我留下,我只会安安静静的看着你,绝对不会对你怎么样!”

    说罢,她上下打量着无妄的身体,灼灼的目光,停留在他臀-部的位置最久,导致无妄猛地菊-花一紧!

    难道他想要爆他?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!

    即便他最后收了他,亦是他来爆他,想爆他,门都没有!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!”无妄冷下脸,当即呵斥了一声:“出去,我要歇息了!”

    苏迷连忙收回视线,刚想说些什么,无妄赫然出声:“红绣,将他赶出去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空间传来一道波动,紧接着苏迷的衣领,便被一只手紧紧揪住: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苏迷愣了愣,随即运转灵魂力,骤然反手扣住红绣的手腕,旋即转了一圈,抬起另一只手,死死扣住红绣的脖颈,直接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:“竟然敢偷袭我,胆儿不小!”

    无妄眼见苏迷的武艺,竟然如此高强,眼底闪过惊讶。

    然而视线落在红绣,因窒息而爆红的脸上,当即出声阻止道:“快放开她,她是我的亲信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立即放开手,红绣直接跌落在地上,猛烈咳嗽起来!

    “汪汪,人家是不是很听话,你让人家放开她,人家便放开她了呢。”苏迷再度开始撒娇。

    眼见苏迷上前一步,抬起拳头,又想要捶他胸口,无妄凤眸中闪过一抹惧色,下意识往后退去:“你别过来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,人家只是想对你撒撒娇啦,好无情哦。”

    无妄听着她故作出来,极其辣耳朵的嗲声,再看她一身和尚打扮,胃中突然感到有些不适,当场捂住嘴巴,想要止住那股呕吐感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立刻装作出伤心欲绝的受伤模样,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“哦我的天呐,汪汪你竟然在嫌弃人家,你知道么,你眼下的所作所为,好比一把尖刀,狠狠刺进我的心里,实在是痛彻心扉,无法言喻!”

    无妄闻言皱眉。

    因为方才苏迷故意露一手,他并不想错过一个人才,于是出声哄慰道:“我需要一些时间,好好消化我们之间的事,如果你爱我,那便不要紧-逼-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,像似在思考的样子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轻轻颔首:“好,爱你便尊重你,我不逼你,我这便离开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抬手半遮面,踩着小碎步,跑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无妄见此,原本心中的呕吐感,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在苏迷彻底消失的瞬间,连忙转身抱着木盆,大吐特吐!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跑出屋子的苏迷,清晰听见里面的呕吐声,嘴角勾唇冰冷的笑意。

    她维持着跑出来的动作,回到自己的屋子,立即拿出笔墨纸砚,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吹干笔墨之后,苏迷将纸条卷起来,放进竹筒里,推开窗户,将竹筒绑在信鸽身上,让它朝山下飞去。

    明日,一定是个极其精彩的日子,咱们走了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