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7章 寺庙里的假和尚29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怔,抬起潋滟桃花眸,定定看了眼青灯,随即红着脸,想要起身下榻。

    然而刚动了一下,紧勒着腰身的手,又重新将她按下。

    过分亲-密的接触,令青灯呼吸一顿,紧紧抱住她,在她耳边轻吟了一声:“嗯……。”

    身形倏然颤了颤,紧接着便听到青灯低哑出声:“别动,让我抱一会,我不会对你怎样。”

    苏迷依言乖乖不动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默念静心咒的青灯,便将刚才挑起的慾-火生生压制,放开了苏迷。

    眼见青灯想要起来,苏迷伸手拉住他:“等等,等会我们再起来。”

    青灯不明白她的用意,凝眉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她:“你说过,事-后会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沉吟一瞬,随即将所有的事实,全部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王后对你有意思,又无意得知无妄跟王后有些过往,正巧王后有一日找到我,让我在你饭菜中下药,我便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无妄,他让我按计划行事,将王后带走了,却不想,他竟然派人,在你我二人身上下了迷烟。”

    青灯听到此处,更是不解:“他还有另一层身份?”

    “他在一年前来到浮屠寺,你们寺庙里的僧人,没有半点怀疑?”苏迷反问道。

    青灯如实相告:“我是在他之后,才来到此处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,这才记起他是无妄的师弟,随即笑道:“你在出家之前,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青灯顿了顿,仔细想了想,竟然一时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苏迷以为他不想说,便没有再问,紧紧抱住他的胳膊,将他按在床榻上:“我们在躺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青灯眨眨眼,将她揽在怀里,思绪纷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明静如往常一般,来到无妄的院子。

    刚来到房门前,他隐约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    明静从小呆在寺庙里,自然嗅不出这种味道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敲了门,见里面无人应答,将房门推开时,屋子里的凌乱不堪的一幕,彻底辣到明静一双大眼!

    “师傅——!”

    明静瞪大双眼,高声尖叫,正巧附近有几名僧人路过,听到尖叫声,第一时间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发生了凶案,或是有人受伤,然而当他们冲进屋中,却被眼下难以言喻的一幕,彻底吓掉了魂!

    满室凌乱,每一个角落,都沾染着污浊的痕迹,那床榻之上,正躺在三具赤果果,丝毫不加掩盖的躯-体!

    甚至,其中的一对男女,正保持着某种不可描述的状态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僧人,彻底惊呆!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那瞬,两名僧人立即跑了出去,通知了主持方丈。

    了空很快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气的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当他见到其中一人,竟然是西晋国王后时,满眼惊愕,立即让人将消息封锁。

    这件事若是传了出去,被西晋国国主知道了,极有可能为他们整个浮屠寺,带来灭顶之灾!

    然而仅仅只是一会子,这件事情,还是被寺庙里的僧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毕竟无妄在浮屠寺中,算是下一任主持方丈的人选,此时发生这种事,很多人不敢置信的同时,纷纷赶了过来,想要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了空眼见事情闹大,立即召集寺庙中的武僧,围在院子外面,阻挡所有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命人拿来一张床单,盖在三人身上,同时命人打了一桶井水,对着无妄直接泼下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!”

    冰凉的井水泼上去那瞬,不仅仅是无妄,甚至连叶鸾与红绣,都被生生惊醒。

    猛地睁开眼睛,见到一屋子僧人以及了空的时候,三人完全是懵比的状态!

    然而当他们意识到浑身赤果的那瞬,叶鸾第一个尖叫起来,随即抬手给了无妄一巴掌:“该死的禽-兽!”

    脸颊上的剧烈疼痛,瞬间将懵比状态的无妄打醒,他当即皱眉道:“这里是贫僧的院子,你身为一国之后,如何会跑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

    叶鸾凝眉,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昨日,她在青灯那边吃了饭,紧接着便晕了过去,接下来发生的事,她一点印象都没有!

    但见下刻,她的视线落在红绣的身上,当即逼问道:“那她呢?她又是谁?”

    无妄眉头倏皱,转头看向红绣:“姑娘,你又是何人,为何会在此处?”

    红绣眼珠子一转,连忙扶额:“我不清楚,我本来在山下,突然被人打昏,醒来的时候,便在此处了。”

    无妄梭然抬头看向了空,掷地有声道:“师傅,一定是有人陷害弟子!”

    了空眼见此场景,再看满脸怒容的叶鸾,一时不知该怎么办?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整个浮屠寺,绝对不能毁在无妄一人手里。

    了空斟酌了片刻,当即出声道:“王后,您的意思是……?”

    无妄闻言皱眉,却已经明白了了空的意思。

    毕竟比起浮屠寺,他一个和尚的命,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为何会发展成这种局面呢?

    他分明让红绣在外面守着,而且那药效,最多只是维持六个时辰,为何他完全不记得,昨晚发生的事情?

    但此时,什么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,还是将眼下的难题解决。

    无妄冷冷眯起眼,看向红绣:“贫僧到底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,为何要害贫僧?”

    红绣闻言一怔,显然是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当即勾唇放声大笑,甚至当场笑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既然被你看穿了,那我便不再隐瞒,没错,确实是我将王后擒来,与你共度春-宵,至于原因,因为我爱你却得不到你,那我便要将你——彻底毁了!”

    红绣说着,当即拿出一根银针,凌厉袭向无妄。

    了空见此,袈裟一拂,将红绣拂到一边。

    无妄冷眼看着她,眸中冷光的含义,红绣一看便知。

    身为他的死士,早知道会有这么一日,能在死之前,与他共度一-夜,她死亦心甘。

    红绣缓缓勾唇,朝无妄灿然一笑:“既然杀不了你,又得不到你的爱,我活在这世上,亦无意义,无妄,记住我,我叫红绣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倏然抬手,快速将银针刺-入眉心,当场气绝身亡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