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7章 惑世红颜之教主24
    秦思雨清晰察觉身后包袱一松,脸上顿时大惊失色!

    刚想躲开峨眉派掌门的攻势,想要将快要落地的黑色包袱扯回。

    然而下瞬,拂尘不受控制击中她的手,秦思雨猛地吃痛,连忙将手收回,黑色的包袱,重重落在地上,里面的衣物与物品,顿时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直巨大的海螺,缓缓滚落江清风的脚边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鬼使神差伸手去拿……

    秦思雨见到那海螺的时候,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连忙运转体力百年功力,想到隔空将海螺毁坏。

    可是下一刻,她突然想到张三,若是海螺毁了,他又会怎样?

    秦思雨顿了顿,但心里很快做出抉择。

    正当她凝聚功力,想要将那海螺毁掉之际,那白色的拂尘,不受控制袭向她的面门。

    秦思雨鼻尖微嗅,隐约闻到某种气味的同时,面色一惊,连忙收回手,快速往后一撤,躲开那拂尘。

    “老妖婆,身为正派,竟然想要下毒毁我的容貌,真是卑鄙至极!”秦思雨怒不可揭。

    峨眉派掌门赵映香一听,顿时冷了脸:“贫尼即使再丑,亦比不上你这心机至深的小贱-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——!”

    秦思雨正想怼她,眼见江清风已然拿起海螺,放在耳边。

    她梭然睁大眼睛,突然想到在客栈时,她对着海螺说的话,这才意识到,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,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江清风,为什么会直接拿起海螺去听?

    那人又是如何得知,自己会对海螺说话?

    还是说,她的一举一动,都被那人看在眼里?

    秦思雨突然觉得,浓浓的阴谋气息,犹如一张网,无声无息的靠近,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,死死罩住她。她越是挣扎,那张网收的越紧。

    正当秦思雨出神那瞬,江清风清晰听到海螺中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哼,连苏迷和江清风,都被我使计耍的团团转,你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?简直是天方夜谭!只要是我秦思雨想得到的,就没有得不到的!”

    熟悉却又陌生的女声,在耳边一字一句的响起,江清风神色微滞,双眼出神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心底最初的信任,犹如一道坚固的城墙,在顷刻间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他连一点防备都没有,就被那一块块冷硬的砖头,砸的七荤八素,头脑发晕。

    江清风冷着毫无表情的脸,缓缓转头看向秦思雨,低沉沙哑出声:“我那么相信你,你怎么能……怎么能利用我的信任,陷害苏迷?”

    秦思雨见江清风满脸失望,更加明白那人的用意。

    他还真是爱江清风至深,为了毁了她,不惜跟苏迷合作,不惜堵上自己的性命,还真是深情呢。

    “呵,哈哈,哈哈哈!”

    秦思雨先是低笑了一声,随即放声大笑,歇斯底里喊出那人的名字:“张三,你出来!我知道你就在这里,出来,有本事出来啊!”

    话落,却无一人理会她。

    秦思雨更加愤怒,视线落在江清风的身上,身形一闪,来到他身边,赫然伸手死死扣住他的脖子,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他么,出来啊,再不出来,我现在就捏断他的脖子,让他成为一具尸体!”

    “思雨,你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秦思雨不等他说完,冷冷眯起眼,暴喝了一句:“如果不是你,我跟他怎么会变成这样,都是你的错,都怪你!”

    江清风觉得很憋屈,张三这跟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见他满脸疑惑与莫名,秦思雨蓦地凑近他,阴阳怪气的问道:“你知道张三喜欢谁么,嗯?”

    江清风皱眉,显然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秦思雨定定看着他,忽而讥嘲笑道:“他喜欢的……是你,江清风,是你江清风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她狠狠眯起眼,目呲欲裂道:“若不是因为你,他怎会不爱我,若不是因为你,他又怎会算计我,你,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江清风神色愣怔,满眼难以置信,清晰察觉那捏住他脖子的手,在一点点收紧。

    正当他快要被秦思雨活活掐死的时候,一道冷淡男声,倏然响起:“秦姑娘,你在找我么?”

    被点到名字的时候,秦思雨眼里,闪过狰狞得逞精光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循声转头,视线落在那人脸上之时,眼里满是不敢置信:“你……?!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抬手一拂,一张人皮面具举在手中,而那人皮面具下的脸,显然便是“张三”!

    下瞬,原本娇小的身形,逐渐展开,变成“张三”男装示人的劲瘦身形。

    秦思雨震惊当场,原本捏住江清风的手,无意识松开,江清风随之跌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朝苏迷走过去,眼中皆是复杂。

    来到苏迷面前,秦思雨努力斟酌许久,才哑声问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为什么?!”

    苏迷冷冷勾唇:“我喜欢清风,苏迷一样亦喜欢,她愿意跟我一并同享他。”

    “同享?哈哈!”秦思雨突然觉得好恶心,她怎么会喜欢这种人?

    她突然觉得脑中一片复杂,连简单的思考都不行。

    江清风皱眉看向苏迷,嗓音难涩问道:“苏迷呢?”

    苏迷连忙变了脸,满是温柔看向江清风:“她在忙,等会便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江清风被她看得菊一紧,连忙移开视线,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秦思雨清晰看见两人之间的互动,越看越觉得恶心,只要想到因为江清风一个人,害的她喜欢的男人,不喜欢她,还要算计她,想要杀了他和苏迷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不知想到了什么,秦思雨冷冷眯起眼,再次挟持江清风,同时厉声大喝道:“苏迷呢?她在哪里,让她出来!否则我就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,杀了他,你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,担忧看向江清风。

    “看个屁,他有什么好看的,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?”秦思雨见她如此在意江清风,心里妒忌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苏迷忍着恶心之意,深情缱绻说道:“清风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男人,我爱他,我喜欢他,甘心为他付出一切,这种情深切切,你这种肤浅的女人,哪里能懂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