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0章 惑世红颜之教主27
    回到极乐殿,已近傍晚。

    用完晚餐,苏迷简单洗漱,布下结界,直接来到空间。

    景如镜正赤果着精壮的上身,泡在灵泉中。

    苏迷举步走过去:“怎么样,还没完全幻化?”

    景如镜缓缓睁开双眸,视线落在沐浴后的苏迷身上,一时有些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她跟江清风说的话,景如镜莫名有些吃味。

    他们鲛人族,说话下向来直来直去。

    而苏迷为了任务,算计人的时候,对外所说的话,景如镜都亲耳听见过。

    之前她说喜欢自己,方才又说喜欢别人,到底哪一句,才是真话?

    苏迷见他又不说话,心想这条别扭的男鲛人,一定又在多想了。

    轻叹了一声,苏迷入了水,来到他面前,抬手捧住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气我在外面逢场作戏时说的话,但你要相信我,那只是口头上的,而且大多都是假的,不要当真好么?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苏迷莫名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怎么都觉得,有种渣男在外面应酬,然后各种理由搪塞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驱走脑中无厘头的想法,随即抬手起誓:“我可以用自己的性命保证,我此生绝对只爱你一个男鲛人,绝对不会背叛你,即便有时逢场作戏,那亦是在变相整治别人,我不会跟任何异性或者同性,过分亲密的接触!”

    景如镜见她起誓,虽然相信了她,但心里还是忍不住,有些不舒服,不痛快。

    思虑片刻,景如镜一瞬不瞬看着她,启唇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跟我离开?”

    苏迷想了想:“等封魔宗的事情,交代差不多,我便随你离开,之后,再亦不会离开你,然后给你生一个鱼宝宝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苏迷勾勾唇,眉眼间皆是喜悦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是鲛人族,不是鱼人族。”景如镜冷着脸纠正。

    苏迷立即化身乖宝宝,颔首说道:“嗯,明白啦,谢谢阿镜提醒。”

    景如镜听到这个称呼,不由皱了皱眉:“我不喜欢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自家男鲛人不开心了,立即转动脑筋,想着好听又顺口的名字,随即勾唇一笑,甜甜唤道:“夫君~人家给你生鲛人宝宝好不好,嗯?”

    景如镜闻言,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,小声嘀咕道:“你知道怎样生鲛人宝宝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,但夫君可以教教我,人家是个好学勤奋又聪明的好宝宝,夫君教一次,人家一准便学会了。”苏迷嘿嘿笑了笑,模样更加乖巧。

    苏迷这幅样子,亦只有在景如镜面前,才会毫无保留的展现。

    景如镜仔细回想着,族谱秘术上,关于繁衍下一代的内容,又看了看四周:“这里太小了,不能生。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跟着他看了看四周,不由出声道:“这还小,那要多大的地方?不过此时不急,我们届时去海里生,不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揽住他的脖子,紧紧抱着他:“今晚我要跟你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自从来到这个位面,她跟他见面的时间太短了,而且不抱着他睡觉,没有安全感的苏迷,总觉得睡的不踏实。

    如今任务已经完成了,以后她便可以跟他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只要想想,苏迷便觉得好幸福。

    景如镜有些迟疑,但又不想让她不开心,于是轻轻颔首,答应了她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刻,整个空间,随着苏迷的想象,幻化出类似海底宫殿的场景,苏迷伸手拥住景如镜的腰身,将他打横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景如镜眼见自己竟然被她抱了起来,面色有些尴尬羞赧:“你……放我下来,我自己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喜欢抱着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扬扬眉,偏头对他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景如镜看着她甜美如蜜的笑容,唇角不由勾了勾。

    苏迷见到他嘴边的笑容,像发现新大陆一般,低头凑上去吻了吻:“我喜欢你笑的样子,特别好看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之前动不动亦喜欢撩-他,但景如镜还是有些不适合,连忙偏过头去,不再看她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突然连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,他压着她,要跟她交-配时的模样,不由开怀大笑,随即凑近他耳边,轻声呢喃:“但我最喜欢,你此时害羞不知所措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微微沙哑的慵娆懒音,在景如镜耳边响起,湛蓝近墨的眸光,不由闪了闪,心神一动,被浅蓝色鱼鳞覆盖的某处,渐渐产生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抱着他的苏迷,见他身形微僵,蹭了蹭腿,视线不由随之看过去。

    但见那副不可描述的画面,苏迷忽而勾唇笑道:“别害羞,你是成年鲛人,自然会有正常的反应,习惯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副老司机的模样,出声安慰,随即抱着他,飞向那巨型蚌壳所做的床榻。

    她将景如镜放下来,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什么,连忙打着商量道:“夫君,你能变成鲛人,让我画幅画么?我保证,很快便画好。”

    景如镜心里是拒绝的,但口上还是不忍拒绝,违心颔首,板着面无表情的脸,听从苏迷的安排,半倚在蚌壳床榻上。

    一切安排就绪,苏迷抬手一拂,画架画纸等材料工具,立时出现。

    苏迷拿着彩铅笔,坐在画架面前,看着景如镜,神色专注的画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鲛人卧榻的画面,栩栩如生出现在画纸之上。

    苏迷抬手一拂,所有工具,瞬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她拿着画纸,坐在景如镜身侧,展开画纸给他看:“看看我画的怎么样,你喜欢么?”

    苏迷笑眼微弯,笑的像个孩子,更像一个想要被夸奖的孩子。

    景如镜低垂着眉眼,视线落在画纸上,他半卧床榻的画面,一时间顿住了。

    苏迷不是画的好,而是画的极好,他的每一个表情,都被她清晰刻画出来,甚至连身侧的阴影,都处理的极好。

    从不同的角度看过去,又是不同的美,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,仿佛真实的一样。

    即使景如镜,并不是很懂画画,都能看出这精绝的画功,绝非常人可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