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3章 惑世红颜之教主30
    “苏霂!”

    苏迷怒吼一声,慵娆凤眸凌厉看着他:“我不会让你好过!”

    “阿姐准备怎么惩罚小霂呢?毁了我的灵魂,让我魂飞魄散?”苏霂低低笑了:“只要能让阿姐永远记得我,小霂甘之若饴。”

    苏迷突然笑了起来:“苏霂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没有得到阿姐,小霂才会后悔。”苏霂缓缓凑近,闭上眼睛,近乎痴迷的嗅着。

    正要低头吻住苏迷,一只手突然扣住他的脑袋,苏霂还未反应过来,指尖上尖锐钝物,倏地极度暴长,猛地刺入他的颅腔!

    痛意传来那瞬,苏霂眉眼倏冷,狰狞戾气急剧迸发,正想伸手抵挡,起身挣脱,手臂突然被死死扣住!

    苏霂忍着剧痛,倏然转身,想要看清来人。

    当他对上那双湛蓝近墨的幽邃眼瞳,睁大双眼的同时,眼神倏然变的呆滞,紧接着彻底是失去意识,像一尊没有灵魂的木偶般,定定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景如镜瞳色幽幽,凌厉眸光犹如刀子般,千刀万剐着苏霂。

    但见他手下猛地一使劲,直接将苏霂方才碰苏迷的胳膊,生生扯了下来,丢在边上,随即抬手罩住他的天灵盖,另一只手又去扯他的胳膊——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苏迷突然出声制止:“他是受人-操纵,先别杀他。”

    景如镜冷冷眯起眼眸,猛地一挥,直接将他甩到墙上,急忙跑到床榻边,将苏迷迅速抱起,柔声安慰着:“别怕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在他抱起的同时,身体上的束缚,已然全部恢复。

    由此证明,苏霂的出现,绝对又是那些人做的手脚!

    苏迷冷眯眼眸,转头看向苏霂的同时,身形一闪,来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刚要抬手,苏霂忽而勾唇,满眼温柔看着她:“能死在阿姐手里,小霂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杀你,杀你实在太便宜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冷嗤出声,五指赫然成爪,扣在他的头颅之上,硬生生将苏霂的灵魂,全部扯出来。

    她捏出繁复手决,将苏霂残缺的魂魄修补好,立即召唤系统059,开启位面时空隧道,直接将他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阿姐——!”

    苏霂的声音,隐隐在耳边回荡,直到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比起让他魂飞魄散,轻易死去,苏迷却修补好他的灵魂,送他回到当初的地方,让他清楚记住每一件错事,“苏迷”是如何死在他手里,永远烙印在他的灵魂深处,这才是最残忍、最让她解气的做法!

    “皇姐,你怎么——嘶——好疼!”

    苏禾一睁开眼睛,见到眼前的苏迷,梭然瞪大眼睛:“皇姐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阿禾的胳膊怎么会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满脸迷茫,眸光闪了闪,没有说什么,只是拿出丹药,为他治疗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苏迷二话没说,拉着变成人身的景如镜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要去哪?”苏禾皱着眉,满眼复杂。

    苏迷脚下丝毫微顿,很快消失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皇姐——!”

    苏禾再度唤了一声,低头看向断掉的右臂,眸中闪过悔恨痛色。

    即使他努力去假装,还是被她一眼看穿,或许他就不应该答应那个男人,将身体交给他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那之后,苏禾再亦没有见过苏迷。

    她像似从未出现过一般,永远消失在他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忘记,苏迷临走前说的话,封魔宗在他的统领下,已经成功洗白,走上正道。

    同时,苏禾亦在奢望着,有一日,苏迷会回来见他一面。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,她不会再回来。

    可人这一辈子,若是心中没有执念,活着又有何意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海。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,海风徐来,漾开层层波浪。

    海面上有几条船只,正在撒网捕鱼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渔民,忽然看见海里有道人影,慢吞吞从眼前游过。

    “爹,海里好像有人。”

    老渔民走过来,结果什么东西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他抬手敲了一个爆栗子,训斥道:“别想着偷懒,快点撒网捕鱼,一会就要起风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渔民吃痛,揉了揉脑门。

    结果正要撒网时,低头又看见已一道胖嘟嘟的人影,仔细一看,又像是一条鱼。

    那人皱皱眉,连忙将渔网撒下,同时快速收网,想将那古怪东西抓上来。

    谁知,那东西猛地一挣,差点便要将他拽下海,他连忙喊道:“爹,快来帮忙,有条大鱼!”

    老渔民一听,连忙跑过去,跟他一起拽,结果猛地一使劲,两人往后一栽,直接倒进渔船里。

    再去看那渔网,破了一个大大的洞!

    两人见此,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,连忙撑着渔船,往岸上赶,生怕海里不小心跳出来什么海妖,将他们一口吞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海,海底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,竟然敢给我离海出游!”

    “嘤嘤嘤,母后好凶,好可怕,父王快来救救沉儿,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胖墩墩的小鲛人,可怜兮兮的趴在海底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连忙瞪着琉璃般的湛蓝大眼睛,转过头,满脸悲戚看向眼前的女鲛人:“母后,父王说了,沉儿是鲛人,不是小兔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景沉捂着脸,继续哭。

    苏迷一头黑线,看着眼前的大胖小鲛人,真心怀疑这么爱哭的小东西,到底是不是她的儿子?

    从出生开始,每日都得哭一哭,一日不哭,都难受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苏迷皱了皱眉,摆动着银粉色鱼身,朝他游过去:“好了,不要哭了,你是男孩子,不能经常哭,否则以后长大了,没有女鲛人会愿意嫁给你做媳妇的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,可是母后好凶,沉儿好害怕哦。”景沉唯唯诺诺的往后一缩。

    苏迷见这混小子,又开始戏精上身,轻叹一声,弯腰将他抱在怀里:“这样就不凶了?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小景沉猛地点着小脑袋,两只小胖胳膊,紧紧抱着苏迷,立即破涕为笑:“母后好香,抱着好舒服,沉儿最喜欢母后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