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1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2
    女主死都不明白,沈念安为什么要那样对她?

    难道那每一次倾吐爱意,每一次恩爱香河,都是假的?

    女主临死前的心愿:找出其中的真相,夺获沈念安的心,再将他狠狠抛弃,让他跟那个女人,付出惨痛代价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剧情接收完毕,苏迷被体内凝聚不散的怨怒之气,折腾的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默念静心咒,竭力将其压下,苏迷继续小声低泣。

    她倒是看看,躲在暗处的男人,到底能躲多久?

    但眼下的她,该怎么办才好呢?

    施刑的太监宫婢都跑了,她要如何诈死,离开这个皇宫?

    不过想到自己的身份,苏迷还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大唐朝,虽然是华夏最繁荣鼎盛的朝代,但民风可是开放的很。

    历史上有名的小妈与儿子,公公与儿媳,甚至还有母女共享数男等等,这都充分说明,唐朝的豪放程度,简直难以想象!

    幸亏她的身份,只是个低等宫婢,沈念安也不是什么大人物。

    否则原女主穿到妃子身上,再让她去攻略唐朝大李家那些皇帝,让他们遣散后宫,六宫无妃,一生一世一双人,那她可以直接去死一死了。

    毕竟,历史是不容改变的!

    如果想要皇帝这类人物,身心干净,一生一世一双人,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但那种可能,只能出现在架空朝代的皇帝身上!

    “如果他的身份,是历史上的皇帝,宿主会怎样?”系统059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。”苏迷想都没想,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她跟他是一类人。

    他们谁都无法忍受,对方的身体或心理,有别人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出现那种可能呢?”系统059又道。

    苏迷缄默。

    半晌,她唇角微勾:“我相信他,不会去选择那种躯体,他不舍得让我伤心纠结,如果你非要一个答案,那么退一万步,真的发生了那种意外,我会第一时间完成任务,离开位面,不会跟他有任何的牵连!”

    爱是一回事,但她有她的原则,更不会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她爱他,但她的爱不伟大,她的心眼很小,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,她无法接受,他用抱过别人的身体再抱她。

    但她相信,那种意外,永远不会发生!

    系统059轻轻颔首,郑重保证:“宿主放心,本系统永远不会,给你安排那种身份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嗯”了一声,抬眼看向暗处,眼眸微眯的同时,默念一句繁复口诀。

    但见下刻,原本死寂的御花园,突然阴风阵阵,上百只幽魂盘踞飘荡于此。

    见到苏迷的时候,一窝蜂的全部飞了过去,瞬间将她整个人瓜分干净,只留下几件衣衫与一具白森森的尸骨。

    藏在暗处的男人见此,冷着脸走出来。

    刚想上前去看,但见那森然尸骨,突然迸出刺眼的光,“轰“地一声,当场自燃!

    只是顷刻间,原本好生生的人,已然被焚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风一吹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男人低垂着眉眼,静站片刻,随即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借着金蝉脱壳的苏迷,隐去身形,按照原女主的记忆,回到宫婢住所,拿了私房钱,穿着里衣里裤,大摇大摆走出皇宫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御花园闹鬼的事情,传遍整个后宫。

    但很快,消息便被压下,没有敢再提此事。

    而一个宫婢之死,犹如一粒沙子,轻轻落尽湖面,泛起丝丝波澜后,仅仅几日,便被所有人为之淡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阳春三月,正值赏花出游好时节。

    文人墨客们,纷纷赋贴友人,相邀到家中做客,或是聚集风雅场所,饮酒吟诗作对。

    其中东城的竹风苑,是整个长安城,最负盛名的风雅场所。

    能出入竹风苑的,基本都是知名的书法大家,闲游诗人,世外权谋之士,甚至官场里的朝中大臣,王公贵族等人,寻常人那是进不得的。

    这日,三月初九。

    一年一度的诗词大会,在竹风苑中举动,吸引近百名文人墨客至此,站在大堂之中,热闹攀谈。

    而坐在二楼高台上的,则是诗词书法大家。

    他们作为此次诗词大会的出题者,由他们亲自决出最终胜利者。

    诗词大会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大堂分为“琴棋书画”四个区域,莅临至此的文人墨客,开始进行一对一的才艺比试,最红胜出的八人,进入终极对决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最终决出的八名胜利者,登上大堂中央的高台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手持禅杖,拿着青铜钵盂的小沙弥,出现在竹苑大门口。

    “施主,小僧长途跋涉至此,已经许久没有用饭了,可否发发慈悲,给小僧一些吃食?”

    “小师傅进来歇歇罢。”门口的小厮一听,连忙抬手相迎。

    小沙弥唇角微勾,当即道了谢,随那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了大堂,但见一群男人聚在一起,小沙弥突然道:“不知小僧是否可以参加比试?”

    小厮听此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他将小沙弥带到桌前,随即道:“小师傅请在此等候,小人向上面请示一二,小师傅先行歇歇。”

    “劳烦施主。”

    小沙弥微微颔首,撩起僧袍坐下,倒满一杯茶,低垂着眉眼,小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清潺悦耳琴音,传入耳郭。

    凤翎睫羽掀起,略带男性化的眉眼微挑,缓缓起身,走进人群中。

    高台上。

    两人各一曲作罢,知名大家正要决出胜者,这时,一名带发修行的小沙弥,走了上来:“小僧想要一试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现场没有一人出声呵斥,只是沉默着,看向二楼的知名大家们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半晌过后,一位琴艺大家出了声。

    小沙弥轻轻颔首,看向其中一个男子:“可否借施主爱琴,让小僧抚一曲?”

    这种要求,有些不礼貌。

    对于真正爱琴的琴主而言,如果对方是知名琴艺大家,或是能抚出精妙绝伦的曲子,那对古琴便是极大的荣幸。

    反之,若是抚出的曲子,不堪入耳,那便是对古琴的侮辱。

    那人想都没想,直接拒绝:“不借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ps:“大家”的意思:世家望族,知识渊博者,博学的人,在某个方面享誉盛名的佼佼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