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2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3
    小沙弥缄默无言,只是轻叹一声,继而道:“不知在场哪位,愿将爱琴借予小僧扶一曲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场面顿时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小沙弥再度轻叹:“罢了。”

    正要转身离开,二楼突然传来一道男声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小沙弥停下脚步,仰头而望,但见一名身着青色圆领袍,头戴软裹幞头,脚蹬织锦尖头短靴,浑身透着书生气息的男子,从雅间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刘生,把本公子的琴,给小师傅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刘生愣了一下,随即应声道: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小师傅法号,在哪个寺庙?”男子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小沙弥唇角微勾,轻吐两字:“弥苏,游僧。”

    游僧是四方云游的和尚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面上,稍稍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弥苏,不是苏迷,又能是谁?

    昨夜,她离开皇宫后,勉强在破庙过了一宿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便在容貌上做了些小小的改变,又用手里那些银子,买了一身僧侣行头,假装四方云游的小沙弥。

    她在帝都走了几遭,打听到竹风苑正在举办诗词大会。

    苏迷想着,原女主是在一年后的诗词大会上,与沈念安相遇,算准他这届定然会出席,立即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要假扮小沙弥?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盛唐时期,在几任皇帝的倡导下,不管是各路达官贵人,还是文人墨客,或是山野乡民,对佛家的僧人,都非常的尊敬。

    故而,苏迷只是拿了个钵盂,假装化缘,那守门的小厮便让她进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二楼那长相俊美的男子,显然便是原文中的男主——沈大公子沈念安!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丝毫不在意众人的眼光,接过刘生送来的古琴,直接盘膝而坐,将古琴放在腿上,双手抚上琴弦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悠扬清澈琴音,传入众人的耳膜。

    时而清潺无拘,如林间小溪流淌,时而轻柔绚丽,如游戏花丛彩蝶,时而凛冽壮阔,如千军万马奔腾,抑扬顿挫而巧妙绝伦的琴艺,顿时让在场所有人,听得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“铮——!”

    一曲作罢。

    苏迷将古琴交给刘生,后者愣了愣,才反应过来,伸手接琴。

    这时,率先回过神的沈念安,再度开了口:“不知小师傅可会棋?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:“略懂一二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看向坐在二楼的棋圣大家,对他使了个眼神,后者立马会意,施然走下楼:“小师傅,我们对弈一局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小僧自当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苏迷坐于蒲团之上,在棋圣的谦让下,率先落下一枚黑子。

    那人持一枚白子,沉稳落在棋盘之上。

    本以为苏迷要考虑片刻,谁知在他收手的瞬间,她的黑子已然落下。

    棋圣大惊,犹豫一瞬才落下白子,岂料对方再次快速落子。

    “下棋要步步为营,若是棋差一招,便会落败,你怎能这般莽撞?”棋圣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,抬眼看向他:“该您了,施主。”

    棋圣愣了愣,斟酌一瞬,再度落子,谁料又是同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他皱眉看向苏迷,后者却道:“小僧习惯下快棋,施主您请随意。”

    其言下之意: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,管好自己便可,闲话少说。

    棋圣听明白了,在场所有人同样听明白了,当即纷纷小声责备。

    “这小沙弥,实在太过分了,竟然对棋圣不敬!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放肆!”

    “各位兄台勿急,咱们等着看他的好戏。”

    “哼,棋圣定能杀他个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将所有声音,尽收耳底,面上却没有丝毫波动,仍然自顾自的下棋。

    棋圣原本以为苏迷太莽撞,但下了一会才发现,她的每一步都暗藏杀机,导致他每下一步棋子,都需要慎重的考虑。

    眼下棋圣这边紧紧蹙着眉,苏迷指着桌上的精致茶点:“这个小僧能吃么?”

    沈念安见此,立即吩咐刘生,为她准备热乎的茶点,送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苏迷颔首致谢后,自然笑纳,一边吃着,一边下棋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她一直把握着快节奏,毫不犹豫的落子,而剩下的时间,都在等待棋圣下一步棋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最后,苏迷见他满头是汗,抬手递给他一杯茶:“施主慢慢来,小僧不急。”

    话落,棋圣心中一气,直接落了棋子。

    苏迷一瞧,二话不说,拿起黑子,指尖一按——

    赢了!

    “承让。”苏迷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赵某甘拜下风。”棋圣虽然输了,但该有的风度与气概,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小师傅可会丹青书法?”书法与丹青大家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迷咽下口中的茶点,再度颔首,同时看向沈念安。

    后者直接命令刘生,将笔墨纸砚以及丹青颜料,为苏迷准备齐全,送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谢过施主。”

    苏迷细细研磨,笔尖轻沾,落笔于白色纸张,专注勾勒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幅波澜壮阔海景图,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苏迷轻勾唇角,拿起另一支笔,伸手沾墨的同时,在旁边提字,最后注明“弥苏”两字。

    两位大家探头一看,整体的画功与书法巧技,确实不错,当即赞赏不断。

    眼见这一幕,其他参赛的几人,顿时不高兴了,纷纷上前,提笔作画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不信,自己会比一个游僧差?!

    苏迷轻勾唇角,看向两位大家,出声道:“可否帮小僧执起此画?”

    众位大家虽然都是世家望族,但面对苏迷这种不可多得的人才,完全没有架子,一人一边将画卷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迷来到前面,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银色粉末,洒于未晾干的画卷,再命人将其高高悬在窗边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苏迷将窗户一推,大片灿烂刺眼的日光,倾洒而至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清风袭来,梭然吹动高高悬起的画卷——

    “动了!活了!”

    不知何人,突然叫唤了一声!

    下瞬,当所有人都随着那人的目光,落于画卷之际,不由梭然瞪大双眼,满是震惊!

    但见那原本画在纸张上的海景图,像似突然“活”了一般,竟随清风日光吹拂照耀,微微泛起银光粼粼的波澜涟漪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