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7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8
    暖黄烛光下,两道身影紧紧相拥,美好而温情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注意到,破旧窗棂上的窟窿,随着一道红光闪烁,渐渐消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太骇人了,这世上竟然真有鬼怪邪祟!”

    通往后院的必经之路,刘生瘫坐在地,满脸神色惊恐,显然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他大口呼吸着,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刘生抬眼看向一袭僧衣的苏迷:“那鬼怪,会不会把我家公子……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苏迷轻叹:“施主难道不是应该担心,你家公子会不会被邪祟控制,反将施主杀人灭口么?”

    刘生梭然一怔!

    下瞬,强烈恐惧之感,再次袭遍全身。

    沈念安那双无尽森寒暴戾的眼神,在他的整脑海里,记忆犹新!

    他的公子,再亦不是往日温润如玉的公子,早已沦为邪祟的爪牙。

    刘生满眼惊慌,像似抓住一根救命草般,死死抓着苏迷的衣角:“小师傅,救命啊,救救我家公子罢!”

    “施主不担心自己的生死?”苏迷眉心微蹙。

    “我欠公子一条命,只要小师傅能救公子,即便一命换一命,刘生亦绝无怨言!”

    苏迷低垂眉眼,定定看着他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慢条斯理勾唇道:“邪祟既然能控制你家公子,手中定然有操控牵制的媒介,只要找出那个媒介,救你家公子于苦海,并不是难事,可难便难在,小僧并不知那邪祟的底细,暂时无法将她收伏。”

    “邪祟的底细?”刘生微微疑惑。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:“每个邪祟生前定有害怕之物,找出她的底细,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刘生紧蹙眉头,仔细回想着那女人的脸,迟疑道:“她的脸,有一半很美,另一半特别可怕丑陋,好像是烧伤,但又好像不是,我当时吓坏了,没怎么看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苏迷斟酌着时间,当即嘱咐道:“你家公子被惊动,估计一会便要过来,施主什么都不要想,只要假装豪不知情,不要露出马脚便可。”

    可刘生刚被吓坏了,神色难掩慌乱,哭丧着脸道:“小师傅,我的腿,还在软,我怕装的不像。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,低头在他耳边说了一句,随后道:“如果施主不想被你家公子杀人灭口,最好打起精神来,装的像一点,否则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话落,直接闪身离开。

    刘生满脸难色,但他又不想被沈念安发现,于是在心里一遍又一遍鼓励自己。

    一定要稳住!

    一定要装的像一点!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道急速脚步声,从后院方向,由远而近的传来。

    “刘生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突然发声。

    被叫到名字的刘生,猛地一惊,连忙站起身来:“公子,您终于回来了,刚才吓死小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沈念安满眼探究。

    刘生四处望了望,小声说道:“小人方才看见一道黑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黑影,把你吓成这样?”

    刘生闻言,脑子里瞬间想到那女人的脸,满眼恐惧之色:“那黑影没有脚,直接从小人眼前——飘过去了!”

    眼下他这幅样子,连装都不用装,完全是本色出演。

    沈念安并未追问下去,反而道:“你有没有进过后院?”

    刘生身形微僵,想着苏迷的话,立刻摇头:“没有,小人一直待在此处等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进去过?”沈念安又问。

    刘生皱眉,迟疑道:“这个……应该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沈念安眉眼一沉。

    “除了那道黑影!”刘生连忙补充道:“那黑影好像就是从后院飘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没有再开口,只是神色莫测看着刘生。

    刘生那叫一个紧张又心虚,但所幸表面上,并没有任何显露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沈念安会继续追问,却见他已然举步,朝别院走去。

    刘生这才轻舒一口气,松开紧攥着的双拳,低垂着眉眼,跟着沈念安离开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。

    苏迷刚洗漱完毕,房门被人突然敲响。

    紧接着,刘生的声音传来:“小师傅。”

    苏迷刚将门打开,刘生“蹭”地跑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你都不知道,昨晚可是吓坏我了,这么多年,我头一次觉得,我家公子这么好可怕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刘生又道:“小师傅,你怎么不问我,昨晚的情况?”

    苏迷勾唇:“你此时好生生的,想来是蒙混过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多亏了小师傅出招,否则我绝对过不了公子那关。”刘生嘿嘿一笑,挠挠后脑勺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关门,而是来到椅子坐下,啜一口清茶:“你们公子除了那群妾室,可有交往亲密的女子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刘生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公子的妾室,都是老夫人跟几个姨娘做的主,公子平时喜欢跟那些文人墨客待一块,目前还未跟哪家千金交往。”

    说罢,刘生看向苏迷:“小师傅,要不下次你去看看,我只是看几眼便腿软了,根本发现不了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回应,只是轻蹙眉头。

    昨晚之所以没逗留查看,一是窗子关上后,会映出两道人影,若是被刘生看到,邪祟之说便推翻了。

    二是,那女人的底细,事关第一个任务,系统059不能相告,甚至不让她太靠近那间院子,救到刘生之后,必须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但此时出乎所料的是,沈念安并没有交往密切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么,院子里的女人,又会是谁?

    苏迷轻叹一声,没有丝毫思绪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,她率先进入沈府,能打听些消息,却不想住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看来只能在沈念安身上,再寻突破口了。

    苏迷抬眼看向刘生:“小僧总觉得,你家公子受邪祟所控,是想要打小僧的注意,眼下别无他法,小僧只能顺你家公子的意,假装上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邪祟到底想要做甚?”刘生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那邪祟怕是觉得小僧有些修为,可助她修炼,或是觉得小僧碍了她的事,想要除掉小僧。”苏迷神色淡淡,仿佛事不关己。

    刘生见此,心中隐隐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但想到沈念安,当即笑着安慰道:“小师傅慈悲心肠,想来佛祖定能保小师傅平安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唇,反问:“若是不能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