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8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9
    刘生闻言一怔!

    这个可能,他不是没想过。

    但比起刚认识的小沙弥,沈念安的命,显然更重要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他一直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毕竟邪祟不是人,那小沙弥纵使再厉害,不过一具凡胎肉身,定然不可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但沈念安救过他的命,无论如何,他都必须站在沈念安这一边。

    苏迷将刘生所有的神态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须臾,唇边勾起一抹慈悲笑意,顺着他的话,道:“施主说的没错,小僧乃佛门中人,发慈悲做善事,那便是应该的,佛祖保佑不保佑,都是上天注定,人总有一死,早死晚死,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刘生心下蓦地一紧!

    抬眼望入那双似能看透人心的沉静眼眸,顿时觉得更加愧疚,甚至是心虚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不全然这般想法,但亦差不多。

    刘生脸上有着被人看穿的难堪,眼神躲闪,不敢直视她的眼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唤了声“小师傅”,又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?

    苏迷神色淡然道:“若是施主不想小僧牺牲,那便尽量配合小僧,或许最后,小僧有幸能保住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越是平淡,刘生心里越是内疚。

    但她说得对,只要自己多多配合,想来定能成功除掉邪祟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你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苏迷眉眼微弯,勾唇道:“你家公子受了那邪祟控制,定会变着法的对小僧好,即使小僧言语相激,他亦绝不会在意。”

    刘生深知沈念安的行事作风,虽热情好客,但对于不礼貌的人,永远不会再交往。

    原本还半信半疑,但接下来的日子里,沈念安真如苏迷所说,开始对她大肆刷好感。

    明里拿着各种奇珍异宝,或是绝版珍藏书籍,找苏迷鉴定商讨,暗里却是用各种方式,想法子跟她亲近。

    可苏迷并不给他面子,一直很冷淡,但沈念安亦没脾气,依旧如故。

    刘生彻底相信苏迷的话,同时对她做法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不是说要假装上当,引出那邪祟么,为何不对沈念安示好呢?

    “你家公子那晚虽然没有追问,但定然会怀疑府中的人,若小僧突然一改往常,施主觉得你家公子,又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苏迷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生皱皱眉,梭然睁大眼睛道:“公子会怀疑到你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苏迷颔首,继而道:“当时在竹风苑,小僧所画的海景图,并没有那么神乎,只是利用角度制造的错觉,才使画中境“活”了,但你家公子与那邪祟,指不定都以为小僧会法术,若是此时小僧再主动示好,一切的努力,付诸东流。”

    刘生想想也是。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……?”

    “等你家公子主动出击,自己露出马脚,届时施主只需多留意,配合小僧,定能找出一些线索。”

    苏迷打断他的话,眸中尽是自信笃定之意。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。

    沈念安确实如苏迷所想,那晚第一个怀疑的人,便是她。

    但苏迷之后面对他的态度,竟然比先前更加冷淡,沈念安不由疑惑,苏迷到底打着什么主意,目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原本想着主动示好,让她一步一步落进爱的陷阱里,怎么亦没有想到,她竟然对他毫不动心!

    这让沈念安很是着急。

    正当他一时想不到办法,一张赏梅邀请函,送达沈府。

    沈念安脑子里,瞬间生成一个绝妙的计划。

    这日午后。

    刚用完膳食,沈念安突然道:“弥苏小师傅,可喜赏梅?”

    “花开花落,即便再鲜艳亮丽的景色,终究不过一场空相。”苏迷又开始左右而言他,把话聊死。

    沈念安见此,立即朝刘生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后者连忙道:“小师傅有所不知,那竹风苑后山的红梅,那可是帝都一绝,其景只得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见呢。”

    苏迷原本并不想去,但刘生这般一说,秉着先前对两人截然不同的态度,她想了想,当即颔首: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便答应了?

    沈念安每次跟苏迷对话,心里总有一股闷气憋着。

    她是眼瞎么?

    他沈念安仪表堂堂,玉树临风,她为何对他如此排斥,却这般听从刘生的话?

    沈念安想不明白,心中更是气愤不平。

    正巧刘生见苏迷答应,笑着望向他的时候,沈念安狠狠剐了他一眼!

    刘生满脸莫名。

    他哪里做错了么,为何公子要这般瞪他?

    还未等他想清楚,沈念安终是忍不住问出声:“弥苏,我们之间,可有误会?”

    “无。”

    苏迷只吐一字,瞬间又憋得沈念安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死寂,沈念安周身迸出的幽冷气息,让刘生不敢再开口。

    而制造这场死寂的苏迷,只是径自拨着佛珠,缄默无言,显然对沈念安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沈念安眼眸猩红,定定看着她,神色冷戾中,夹杂几分异色。

    终有一日,她定会蛰伏在他身-下,哭着求着,让他去爱她!

    苏迷稍稍抬眸,便清晰捕捉那一抹异色。

    眉心倏地蹙起,低垂眸眼中,满是厌恶意味。

    女人为什么会喜欢,身心不净的男人,为什么能容忍,带着别人痕迹的男人,再去拥有她?

    天下男人多得是,偏偏爱一个没有绝对忠贞的男人?

    像苏迷这种偏执成狂的人,或许永远都不会懂。

    宁缺毋滥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是她,即使男人为她付出再多,即使再心动,她亦能心狠断情丝,情愿终生孤寂,亦不愿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“刘生,备马车!”

    半晌过后,沈念安终是打破这份沉寂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刘生连忙应声,转身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沈念安静静看着苏迷,正要再开口,苏迷蓦地起身,随同刘生一并走出花厅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

    两人前脚离开,满桌子碗碟饭菜,瞬间被沈念安打翻在地!

    “咱们等着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刻钟后。

    满脸阴沉的沈念安,独自一人坐在车厢里,耳边全是苏迷与刘生的谈话声。

    这女人,真的那么讨厌他?

    沈念安原先满满的男性魅力与自信,在遇到苏迷之后,被她一点点的消磨。

    但她越是这样,沈念安越是心不甘,甚至更想去征服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