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5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16
    百里歌所有的疑问与话语,全被苏迷堵个严实。

    他身形紧绷着,却不再被动,开始试探着探索。

    一吻过后。

    苏迷眉眼间,皆染上潮红之色,媚眼迷蒙看向百里歌:“我不需要你像个花蝴蝶般,招每个人的喜欢,你只要你爱我一人便好,而眼下,什么都不用说,我要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顿了顿,双手勾住他的脖子,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道:“用做的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神色一怔,看着她愈发红誘的眉眼,蓦地低头吻住她的唇,将她整个人抱起,纵身飞下船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船工将沈念安抬到小船上,划向对岸的渡口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中,尚未完全昏迷的沈念安,映着靡丽灯光,依稀看见两人接吻的情景。

    心在刹那间,像被人用一把尖刀,狠狠的刺入,他似乎能听见心在滴血的声音。

    此时的沈念安,丝毫没有往日的自觉,早已忘记自己的计划与目的,有的全是无尽的痛苦,与浓浓不甘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!

    原本属于他的女人,却眼睁睁到了百里歌的手里。

    沈念安双拳紧握,额上青筋突显,死死盯着那道红影,抱着苏迷从船窗飞入厢房。

    猩红狰狞双眼,缓缓闭上,异常红润薄唇轻启,呢喃着那人的名字,紧接着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泱河渡口。

    “砰!”几名船工将沈念安丢上岸,随即抬着他,走向沈府专用的马车。

    到了跟前,直接将沈念安往车厢里一抛,车辆晃动起来那瞬,对马儿吹出一股迷烟,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人,则是来到渡口旁,用来避雪的屋子,找了张椅子坐下,看守着早被迷晕过的各府下人与车夫。

    而刘生,显然便在众人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月最后一场雪,为整个帝都、泱河两岸,铺上一层雪白新衣。

    静谧而美好,正如停靠在泱河渡口,百里船坊厢房中,紧紧相拥的两人。

    忽而,一阵凛冽寒风,透过窗棂缝隙吹入。

    熟睡中的苏迷,刚冷的缩了缩脖子,柔-软锦紧裹她的同时,百里歌将她拥入怀中,在她头顶落下轻轻一吻。

    “叩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极其小声的敲门声,传入百里歌的耳中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低垂着眉眼,看向怀中的苏迷,终是体会到,所谓温柔乡英雄冢的意义。

    但为了以绝后患,该办的正事,亦不能耽搁。

    绯色薄唇微抿,百里歌正想轻着动作,将苏迷放下,原本熟睡的女人,迷蒙着睁开双眼:“我不去了,赖一会床,你多穿一点,雪后天冷,别染了风寒。”

    听着女人似醒非醒的暖心嘱咐声,百里歌勾起唇角,双手捧住她的脸,重重的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快要呼吸不了,使劲推搡着他,百里歌又亲了她几下,才意犹未尽放开:“我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等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是这样说,但昨晚被药效与男人的双重折腾下,早已精疲力尽。

    虽然可以兑换丹药恢复体力,但苏迷觉得没有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她相信他,暂时不会动沈念安与刘生,那她便没有去的必要。

    再者,下雪天窝在暖暖的被窝里,懒一会床,最舒服了。

    百里歌快速将衣衫穿好,再度亲亲她的额头,才转身走到门边。

    然而打开房门的那瞬,一股靡靡之气随之弥漫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,这是他们两人爱的气息,百里歌当即冷着脸,闪身而出,又急速关门,梭然看向两名暗卫:“你们在此守候,若夫人没有出声吩咐,不许任何人进去,你们亦不行!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刚要举步离开,突然响起了什么,连忙从袖口扯出红魈纱,将俊美面容遮上。

    嗯,他家亲亲夫人,昨晚亲-密无间时说了,他的脸,只能她一个人看。

    于是,咱们百里公子,特别听话的蒙上面纱,款步来到船舱。

    但见满堂醉醺醺的公子哥、文人墨客,随着四面八方燃起的熏香,渐渐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百里歌当即出了声:“此时天已大亮,各位公子尽快回府罢,以免各府中的老爷子责备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犹如醍醐灌顶,皆皆清醒!

    连忙起身朝百里歌鞠了一躬,致谢道:“谢过苑主热情招待,我等先行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微微颔首,在众人走上岸之际,一并走出船舱。

    但见渡口边,各府车夫与下人,已然站在车旁等待着,百里歌的视线,施然落在刚清醒,跑到马车旁的刘生身上,不禁稍稍疑惑:“你家公子昨夜不是临时有事,提早离开了么,你这下人怎会在此?”

    刘生对上百里歌的目光,微微怔愣,挠了挠后脑勺,迟钝道:“啊?小人昨晚一直在屋子里避雪,并没有见到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公子离开时,在场各位公子,可都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说话间,看向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昨晚喝的醉醺醺,哪里记得沈念安离开的事,但左右百里歌这般说辞,他们立即有眼色的附和:“是是是,我们昨夜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刘生更是疑惑不解,再度挠挠后脑勺,转身看向车厢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下意识撩开幔帘一角,想看看沈念安有没有在里面时,一只精巧细嫩的脚,突然伸了出来——

    刘生吓了一跳!

    但车厢中散出的情-慾气息,却让他很快反应过来,心想自家公子,定然在里面与女子那啥,连忙将幔帘放下。

    想起百里歌等人,刘生当即转身回道:“若是如此,那小人便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解了缰绳,想要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一股怪风,倏然吹开幔帘,车厢中极其混乱而不堪的场景,顿时映入众人眼帘。

    因为突然灌入的冷风,原本消停下来的两人,再度进入战场——

    同时吹响战争的号角:“嗯……啊……!”

    那熟悉女声一出,刘生吓得浑身发抖,连忙扯下幔帘!

    早已背过身的百里歌,稍稍抬手,身边的管事便带着人,立即跳上岸,一把将刘生推开,猛地掀开帘子,面色顿时大惊!

    “表小-姐——!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——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