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9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20
    刘生倏然一噎,被沈念安怼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帮沈念安搓了会澡,再度开口道:“公子,小人只是想关心您。”

    “关心我?”沈念安低笑一声,意味深长看着他。

    刘生重重颔首:“是,公子曾经救过我的命,若是没有公子,小人早便被人贩子活活打死,公子,小人誓死效忠您!”

    沈念安没有答话,只是定定看着他。

    刘生总觉得他眼神中,含了别番意味,想到他跟苏迷之间的交易,不由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眸光闪烁着移开视线,继续为他搓着澡。

    “刘生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,在瞒着我?”

    沈念安突然发问,令刘生更加慌张而心虚,手下无意识的一使劲——

    “嘶!”沈念安肩上猛地一疼,血腥气息,弥漫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刘生心中骤吓,紧紧攥着澡巾的手,控制不住的颤抖:“公子……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的嘴角,勾勒一抹讳莫如深笑意,并没有出声责备,只是轻声道:“跟本公子这么久了,搓澡都不会了?”

    刘生不顾地面潮湿,扑通一声跪下:“公子恕罪,小人的手,不小心抽了筋,才伤到了公子,还请公子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罢,这次原谅你,若下回再犯,定不轻饶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话落,刘生连忙感恩拜谢:“谢过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沈念安闭上眼,轻声吩咐。

    刘生立即拿起澡巾,继续为他搓澡。

    这时,沈念安突然再度开了口:“这一回,百里歌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刘生眸光微闪,有些担忧地道:“可若是百里家追究起来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放心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打断他的话,满是自信道:“即便他们追究起来,亦是追究到苏迷身上去,届时,苏迷走投无路,定会回头找我,求我救她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想借苏迷的手,设计谋害百里歌?

    刘生面部轮廓一绷,一边搓着澡,一边套着话:“公子,小人听说百里家守卫森严,公子如何才能设计到苏迷呢?”

    “想要在她身边安插眼线,实在是易如反掌,就在今晚,本公子派去的人,便能将致命的剧毒,下在苏迷身上,别说发生关系,即便是亲吻,百里歌必定亦会中毒身亡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冷冷笑道,满脸的笃定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确定不再考虑考虑?”刘生皱着眉,刚想要劝说。

    沈念安抬手打断道:“本公子要做的事,任何人都左右不了,你亦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不敢!”刘生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沈念安冷哼一声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沐浴后,沈念安没有招任何妾室侍寝,径自上了榻,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刘生放下床帐,又将屋子里的地龙烧热,随后调暗灯烛,举步走向侧室。

    他像往常一样,褪掉衣衫,上榻入寝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
    直到沈念安呼吸逐渐平稳,传来轻微的呼噜声,刘生忽然睁开,没有丝毫睡意的双眼。

    他先是听着沈念安那边的动静,确定他是真的睡着了,这才穿上一身黑衣,攧手攧脚走出侧室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的时候,刘生再度回头,往床榻方向看了一眼,随后才拉开房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里府。

    苏迷听完刘生带来的消息,皱眉问道:“他没说具体怎么设计我?”

    刘生面色有些为难,还有些不好意思,斟酌了片刻,才道:“下在你身上,你不能跟百里苑主有任何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停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打断他的话,看着面色羞赧的刘生,沉吟道:“你……你应该暴-露了。”

    刘生瞪大双眼,后知后觉反应过来:“你是说,公子把这件事告诉我,然后故意试探我,有没有向你通风报信?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:“你家公子向来谨慎,即便信任你,最多将这些事交给你去办,不可能将所有事情,全部透露给你,百里府中,并没有新的婢女进来,而我的日常起居,都是我夫君一手包办,他没有对我下毒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刘生闻言,顿时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叹:“你还是别回去了,沈念安应该会对你不利。”

    刘生愣愣看着她,苦笑一声:“公子救过我的命,这条命本来便是他的,是杀是剐,我绝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“愚忠!”

    苏迷冷嗤:“我向来心狠,之前从没想过放过沈念安,可因为你,刘生,我欣赏你对沈念安那份忠心,确实想过饶他一命,但眼下,我对你的这份愚忠,挺不欣赏的,既然你想死,我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赫然伸手,五指成爪,虚空一抓,原本挂在墙上的剑,转眼间便到了她手中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!”

    紧随着剑鞘梭然飞出,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,抵在刘生的脖间。

    苏迷冷声道:“想要怎么死,临死之前有何遗言?”

    手下稍稍一使劲,刘生脖子上,顿时出现一道血痕!

    几滴鲜血溅落,刘生满脸不敢置信看向苏迷:“你真的要杀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死?”苏迷冷笑反问:“沈念安动手跟我动手,又有何区别,还是说你对他产生了……超主仆之外的特殊情感?”

    刘生顿时哑然,随即反驳道: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苏迷扬眉:“既然没有,那便说出你的遗言,我定然替你转告沈念安。”

    刘生见她满脸认真,似乎不想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心中微微复杂,但下瞬却讥嘲笑道:“果然,你跟公子都是一样的人,任何人影响到你们,都会不留余地的铲除。”

    苏迷赞同颔首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我承认,但若是那人不像你这般愚忠,我们很可能继续合作下去,可惜啊,你对沈念安太忠心了,若是留着你,你迟早反过来,帮他一并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的对,刘生确实是这种愚忠之人。

    当初愿意跟苏迷合作,亦是在保住沈念安安危的前提下,才答应她的所有条件。

    但眼下,沈念安已经怀疑他了,而他确实背叛了他。

    不管回去还是留下,他只有一条路,那便是——死!

    刘生近乎绝望闭上眼睛,正当他以为,苏迷会刺破他的喉咙,她却突然出了声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