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0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21
    “若是不想死,那么接下来,要靠你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刘生蓦地睁开眼,看向嘴角噙着笑的苏迷,不由神色微怔。

    她愿意放过他?

    刘生满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苏迷轻勾唇角,利剑却没有收回,手腕倏然一转,浓重血腥味,蔓延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道生闷声响传来,浑身鲜血的刘生,歪头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迷低垂着眉眼,将利剑收回,弯身喂下他一粒丹药,随即冷声吩咐道:“来人,丢出去。”

    话落,站在门口的两名守卫,立即跑进来,抬起刘生,直接丢出百里府的大门。

    随着大门关上的瞬间,刘生悄无声息趴在地上,大量的鲜血,浸染黑色的衣衫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两名黑衣人,从暗处隐现,抬起刘生,消失在漆黑的深夜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人不见了?”

    门口的守卫,刚跑进来,准备禀报消息,苏迷突然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那守卫愣了愣,随即应承道:“是,人被抬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退下罢。”

    苏迷擦拭着利剑,刚出声吩咐了句,一道绯色火红身影,闪身而入。

    那守卫极其有眼力劲,立即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苏迷看向来人。

    谁知,百里歌一句话都没说,来到苏迷身边,直接将她拦腰抱起,转身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唉,小心剑,小心剑。”

    苏迷吓了一跳,连忙将剑丢下,用手搂住他的脖子:“你不是睡了么,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在,睡不着。”百里歌说着,低头想要吻她。

    苏迷沾了血,皱了皱眉,用手推开他:“别,我刚杀了人,等我洗完了再亲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闻言,动作随之一顿,随即低声笑道:“小骗子,百里府中上下,什么事都瞒不住为夫,刘生死没死,为夫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早在刘生进府,她去见他时,他便知道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下令放行,刘生能进来?

    苏迷会心一笑,扬眉轻嗤:“确实,这百里府最大的,说话最管用的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自家男人虽然对自己,百依百顺,但他的心腹与手下,大部分都不服她。

    平时苏迷不怎么在意,左右完成了任务,她只管在此地享清福。

    除了他,其他的事情,她都不会太在意。

    但眼下,苏迷却提了出来,其中的意思,多少有不高兴的成分。

    她知道百里歌比较忙,昨日回来的又比较晚,于是特意吩咐,不让任何人打扰,结果他还是没睡好。

    苏迷嘴角微嘟,刚想再说些什么,百里歌倾身吻住她:“可为夫只听娘子一个人的话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了屋,深度交流了一番,直到快天亮才歇着。

    翌日午时,睡饱的苏迷,才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这时,百里歌端着食物,走了进来:“什么时候醒的,要不要再睡会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刚醒,睡饱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苏迷刚活动一下酸痛的筋骨,一双手触在她的肩头,动作生涩为她按着:“娘子身子骨可不行,总是半路昏过去,秋雨为你开的补药,切不可忘记服用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听,眉头立即紧紧皱起:“我不要,好难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的身子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这么厉害,身子日后定然能调理好,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。”苏迷打断他的话,勾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百里歌手下动作一顿,没有说话,沉默按着。

    苏迷不由扬眉,扣住他的手,蓦地翻身,整个人压在他身上:“怎么?不想让我给你生孩子?”

    眸光闪烁那瞬,百里歌低垂着眉眼,躲开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苏迷正要再度开口,纤细腰身被紧紧勒住,百里歌埋在她的肩头,闷声道:“我只要你一个,不要孩子,除了你,我谁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轻启的唇,再度合上。

    苏迷几不可闻的轻叹,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紧紧回拥他:“好,我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有了之前位面的经验,对于自家男人的过往,她不想再去多问。

    百里歌清晰明白,苏迷的妥协与无声安慰。

    两人一直沉默着,随后来到桌前用膳。

    百里歌帮她盛了碗汤,随口问道:“你放刘生回去,确定沈念安会救他?”

    苏迷慢条斯理说道:“沈念安一直把我当成某个女人,对我有种疯狂的执着,他想要知道我与刘生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,就必须救活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刘生不记你的恩?”

    苏迷无奈耸肩:“即便再大的恩情,都不及沈念安对他的救命之恩,之前我欣赏他的忠心,顺便利用他做些事,但眼下,沈念安即便再有行动,刘生得到了消息,亦不会再有机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最后还是保了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。”苏迷见他吃味,拿起筷子,夹了菜,喂给百里歌:“我跟他没什么关系,我的心里只有你,乖,别多想,嗯?”

    百里歌吃下嘴边的菜,筷子一放,将苏迷抱进怀里:“喂我,为夫便不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苏迷低声笑笑,随即夹起菜,一口叼住,环住他的脖子,以口喂食。

    比起这边的温馨氛围,另一边的沈府,则是完全不同的状况。

    沈念安看着为刘生治疗的老大夫,冷着脸,出声问道:“人怎么样,命保住了?”

    “幸亏您及时请来老夫,若是再晚些时辰,即便是神医,亦无回天乏术。”老大夫如实回道。

    沈念安沉吟片刻,招了招手,让管家带老大夫领银子走人,随即举步走进侧室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床榻上,经过数个时辰救治回来的刘生,沈念安找了个椅子坐下,十分平静的问道:“本公子倒是想知道,苏迷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,让你选择背叛本公子?”

    “小人……小人知道……沈家绝不是……百里家的对手,即便您……您算计了他,他亦能让沈家……家破人亡,小人……小人便昏了头,答应与她……合作。”

    刘生没有任何隐瞒,言语艰难将原因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沈念安静静看着他,缄默无言,脸上冷厉之意却在逐渐减缓。

    刘生浑身无力躺在那里,脖子上的剧烈痛意,持续不断折磨着他。

    但刘生却清楚的知道——他的命保住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