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4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25
    她算计了他!

    甚至不舍让百里歌犯陷,找人假冒百里歌,故意闹矛盾,引他上当,再来个反间计,将他推进火坑!

    为了那个男人,她还真是用心之深。

    不,他不甘心!

    他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!

    沈念安满腔怨恨与愤怒,正想从地上爬起来,冲出屋子,身后突然被人拽住。

    还未来得及呼救,房门“砰”地一声,紧紧关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一道惨烈痛嚎声,从屋里响亮传来。

    苏迷头皮一紧!

    紧接着,男女混合多重唱,夹杂着痛吟声,有序有节奏的响起。

    下一瞬,苏迷的两耳,被一双手紧紧捂住。

    “别听。”百里歌轻声道,看了眼那人,迅速将苏迷带出庭院。

    易容成百里歌的男人,立即将绯色衣衫褪下,反过来穿在身上时,已然是黑色夜行长衫。

    他快速抽出黑面巾,将脸一遮,掠身飞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走在宫中小道上。

    苏迷见身边的男人,面色有些不好,明显还在为她放药迷晕他的事情,生着闷气。

    她沉吟片刻,主动挽住百里歌的腰身,将他抵在宫墙壁上,踮起脚尖,倾身亲了亲:“乖,不生气,我这不是不想让你犯陷么?”

    她知道,沈念安不会甘心,一定会借此赏花宴的绝佳机会,算计他们。

    他想要得到她,那么他的第一目的,便是离间他们之间的感情,让她对百里歌失望,死心,再归于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让一个女人,最快最有效死心的法子,那便是男人的背叛!

    而最老套的狗血套路——设计百里歌,带她去捉女干。

    届时,只要稍稍言语安慰,轻松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这招虽然烂,但哪个女人,见到心爱男人背叛,还能原谅的,那估计只有两种。

    要不天生善良白莲,要不感情纠葛甚深。

    这两种女人,即使痛苦心里有疙瘩,最终亦会选择原谅。

    因为舍不得,放不下。

    更可况,纵使再找个男人,指不定还不如之前的。

    而且大多数女人与男人,都会对初次的对象,有很深的执念,选择原谅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迁就与包容,再加上以真爱之名,坚持一下,一辈子很快便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料得到,沈念安大致的计划,但若想反设计他,必须先要假装上当,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可她不想让百里歌亲自去。

    如果沈念安设计她,她最起码有系统059,但百里歌本身,不一定会激发保护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过程中,出现任何意外……

    总之,她不想拿他去冒这个险!

    赏花宴前一日,她找到他身边的心腹暗卫,要了一名易容高超擅长伪装的高手,又在粥食中下了药,将百里歌迷晕,让那人易容成他的样子,陪她一同进宫赴宴。

    此时百里歌追过来,虽然在意料之外,但亦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只是该解释的,还是要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她不想,他不高兴。

    百里歌却板着脸,皱眉看着她,反问了一句:“你夫君有这么弱?需要你来保护?”

    苏迷轻叹,抬眼回视:“我要设计沈念安,就必须先假装中计,而我不想让你进去,不想任何女人靠近你,你是我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至于她,如果可以,什么破任务,她根本没那个清闲功夫去管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除了他以外的男人,她一个都不想接触。

    苏迷紧握成拳,手腕上被沈念安勒红的痕迹,微痛。

    但只有她知道,与陌生且讨厌的男人接触时,会令她多么的恶心。

    可她有选择么?

    仅仅只靠一张嘴,一个眼神,一句话,或是脑电波意识,便能完成任务?

    可能么?

    “你们之间,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?”百里歌眸光微闪,垂眼看向她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抿,似在考虑着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才道:“等解决沈念安的事,我会将一切,毫无隐瞒告诉你,但眼下,沈念安的事,我想自己亲手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定定看着她。

    紧随着时间的流逝,原本微蹙的眉头,逐渐舒缓展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的声音,传入苏迷耳中。

    下瞬,紧抿的唇角,被温热气息,尽数掠夺。

    苏迷轻笑,闭上眼,回应他亲吻的同时,心中满满的感动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一定会相信她,妥协她所有的决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在宴会上,溜了一圈,秀了会恩爱,用实际行动,堵上悠悠众口。

    宴会结束的时候,随众人一并离开了皇宫。

    翌日午时。

    宫中眼线来报——沈念安被那对两女折腾的,只剩下半条命,而且那活儿似乎……废了!

    因为沈家的缘故,两女并没有处理沈念安。

    而沈家更不可能将她们怎样,一切消息被封锁,所有事情都当做没发生。

    沈念安只能吃这个哑巴亏!

    苏迷听罢,勾唇看向百里歌:“那两个女人,这么厉害?服药了罢?”

    百里歌遣退眼线,轻轻颔首:“对,她们经常服药共享男人,或者说,宠物,毕竟在她们眼中,男人都是裙-下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解决了沈念安,我们离开帝都,找个世外桃源,过几年清闲日子。”

    苏迷紧拥他的腰身,亲了亲他的下巴:“过几日,我要去见见沈念安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眉头微扬,随即明白她的意思,不由轻笑:“乖,只要你告诉为夫一声,为夫绝对不生气,不吃醋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臀儿便被一只手,狠狠拍了一下,顺便捋了捋。

    “要是给你一条尾巴,你此时啊,绝对是条得意的老狐狸……唔!”

    苏迷轻吟一声,抬手摸了摸小鼻子:“老狐狸,你yao我鼻子!信不信我yao死你!”

    百里歌嘴角笑意更深,眸中闪烁异样的光:“为夫倒是希望你用……唔!”

    “闭嘴!不要脸皮的坏东西!”苏迷怒嗔一句,随即松开他的嘴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谁知,还没走几步,身形蓦地腾空,人已经被百里歌抱起。

    眼见又朝着床榻走去,苏迷猛地揪起男人的耳朵,怒吼了一声:“百里歌,你再折腾我几回,我就翘-辫子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