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2章 都市边缘之制裁41
    安保人员面露为难,带着询问与敬畏的目光,看向温雅身边的元俊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眼,不止是温雅,就连温父温母都明白过来,这显然出自于元俊的手笔!

    好!

    真是好得很!

    先是认温家的大仇人做父,气晕了老爷子,后是将那些不风光的陈年旧事,抬到明面来,让所有到场的宾客,尽情嘲笑他们温家人。

    这他娘的破-女婿,专门来坑他们!

    温父满腔怒火,刚想将手中的东西一砸,温母伸手拦住他:“现场这么多人,不能把事情闹大,否则咱们温家,早晚成为别人的笑柄。

    “早晚个屁,低下在座的人,已经在心里暗笑了!”

    温父话虽这样说,但表面还是没有发作。

    老太婆说得对,无论如何,一定不能在这个时候,丢温家的脸。

    婚礼正式进行,温家人甚至是元俊,全程脸色不变,按照流程走着,来到宾客场上敬酒。

    轮到苏迷这一桌的时候,申屠家看在温家的面子,简单敷衍了几句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,元俊意味深长看了苏迷一眼。

    她倒是不在意,但申屠绪却皱了眉。

    苏迷放下酒杯,在桌下将他的手,紧紧握在掌心,仔细安抚着,申屠绪这才脸色稍霁。

    她勾勾唇,拿起筷子给他夹了些菜,小声嘀咕着:“份子钱都出了,不吃太亏,咱们多吃点,最好再打包点带走。”

    申屠绪忍俊不禁,却由着她来,将她放在碟子里的菜,全部吃光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笑了,自己也跟着傻笑。

    能跟喜欢的男人在一起,做每件事都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这时,手包里传来一道轻微的声响,苏迷在申屠绪耳边说了一句,拿着手包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走在通往洗手间的长廊,拐了个弯,推门而入的同时,顺便挂上“维修中”的牌子。

    女洗手间里,空无一人,除了水龙头放水的声音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苏迷将门反锁,走了进去:“我来了,还不出来?”

    随着一道“吱呀”推门声,一个男人从厕位里面走出来:“不能再男厕见,非要在女厕?”

    “我怕辣眼睛,而且元俊是男人,突然进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,满口的道理。

    男人来到她面前,正色道:“他前些天,带我去了很多地方,我怀疑他有别的目的,还有,他刚刚对我提出那种要求,我不答应,他就拿那些钱要挟我,你倒是说说,怎么才能保住我的清白!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清白?”苏迷轻嗤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,我又没碰那外国妞儿!纯洁无瑕着呢!”

    眼前约苏迷前来见面的男人,显然就是与元俊为伍的邓小狄。

    他想着元俊刚才看他的眼神,恶心的都快吐了,实在是急了,才主动约她过来。

    邓小狄越想越恶心,面色很不好看:“元俊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变-态!故意认温家的仇人做义父不说,还让我去查温家那些见不得人的事。

    那几桌特殊客人看见没,都是他让我去找的,等会还约我去婚礼后台休息室,我看他是铁了心,要气死温家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邓小狄更加不解:“他是不是跟温家也有仇?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是想气死当家人,独吞温家的财产,毕竟温雅那女人,对他百依百顺,整个温家都给他,估计也不会眨眨眼。”

    原本不清楚元俊的真实目的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他之所以加快步伐吞并温家,最终针对的还是申屠家。

    之前给邓小狄下套,挑起申屠家与邓小狄的事端,为的是消耗申屠家,再用不明来历的钱,进一步控制邓小狄,将其染黑,之后在新婚之夜收割,以此刺激温家人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一旦温家落入元俊手里,他下一个目标,显然就是申屠家。

    但原剧情中,元俊跟申屠家似乎没有牵扯。

    这次又怎么会,费这么大的功夫,想要整垮申屠家?

    还是说,她哪里算漏了?

    苏迷脑子有些乱,摁了摁眉心。

    放下手的那瞬,对上邓小狄意味深长的目光。

    只听见他神神秘秘道:“之前他说对你有兴趣,但我看来,他对你何止是兴趣,完全就是因为你,才针对申屠绪!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苏迷面露讶色,眼里闪过不敢相信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倏然皱眉,看向邓小狄:“你跟着他这段时间里,他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,或是突然变了一个人?”

    邓小狄沉吟片刻,忽而瞪大眼睛:“你是说元俊被鬼上身了?”

    苏迷白了他一眼:“说正经的,到底有没有?”

    邓小狄颔首道:“有,那时你在忙活王大勇案件,元俊出了一场车祸,醒来之后,看人的眼神就不对劲了,之后好像特别关注,你报道过的一些新闻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完,面色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,这次竟然又遇到这种情况,真是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元俊再厉害,她倒是要看看,他怎么逃出,她为他精心设下的天罗地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苏迷走出女厕,回到婚宴席上。

    待所有菜上齐,整个婚礼算是“完美”结束。

    除了一些小插曲以外,元俊与温家人的表现,都很识大局,并没有撕破脸。

    可是婚礼一结束,元俊立即丢下温雅,径自来到后台休息室,等待着邓小狄的到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休息室的门被敲响,元俊扯下脖子上的领带,应了一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随着推门声响起,邓小狄走了进来,站在门边,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元俊随意倚在欧式沙发上,右手拿着一杯酒,见他那副样子,勾唇笑道:“别怕,过来。”

    邓小狄眉头皱的更紧,脸上写满了拒绝。

    他咬咬牙,终是忍不住出声:“小爷特么是直男,不搞基,能不能换个要求?”

    元俊低头看了眼手表,按着耐心,轻蔑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可不是搞基,我只是收割属于我的东西,你现在所有的一切,都是我给予你的,你的身体,也是我应得的,我只负责收割,不管你的性别,在我眼中……男女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邓小狄顿了顿,忽而问道:“那苏迷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