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8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3
    浅羽司抬眸望去。

    房门被人推开那瞬,身穿军装的男人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苏少爷,听说你找我?”

    苏迷并未立即回应。

    轻慢挑起的眉眼,染上兴味盎然意味,对浅羽司眸中掠过那抹惊艳意,加以揣摩片刻,斜勾唇角,持着旱烟杆子,悠悠转身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一袭军装熨帖笔挺,身形修长结实,头戴军帽,脚穿军靴,腰间佩戴手枪的英俊男人,苏迷神色微滞,随即勾唇笑道:“找你的不是爷,是爷身后这位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顿,苏迷微微侧首,晲了一眼容貌清隽的浅羽司,轻佻笑道:“……小美人。”

    轻浮调笑的口吻,令浅羽司倏地横眉,愠怒出声:“你说谁是小美人,有种再说一遍?!”

    身为浅羽家族的一员,绝对不允许别人对他不敬!

    脸上笑意未变,垂眸启唇,抽了一口旱烟,一阵吞云吐雾,抬眸看向浅羽司的同时,转身来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叫几句也不行?”

    浅羽司冷着脸,正要开口,一只纤细白皙的手,倏然扣住他的下颌骨!

    那遒劲强悍的力道,几乎捏碎他的骨头,浅羽司当场痛吟出声:“唔!”

    他并未开口求饶,反而目光倔强与其对视。

    “男人”虽是方才那副吊儿郎当模样,但含笑眉眼间,却迅速凝聚阴鸷之意,没来由令他感到一阵心惊。

    但浅羽司还是咬着牙,固执拒绝:“不行!”

    苏迷眉眼倏地一沉,不悦之色,清晰可感。

    浅羽司脸色白了白。

    正当他以为,会迎来更残忍的对待时,苏迷赫然收回指尖上的劲道,轻哼了一声:“小模样长得俊俏,脾气倒是大,爷说句玩笑话都不让,真是好生小气。”

    下颌骨处传来的剧痛,让他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抬眼看向“男人”的侧脸,以及那慵然闲适的神色,浅羽司差点以为,刚才对他下手的是别人。

    看来这“男人”深藏的实力,绝对不容小觑,以后要多加防范才行。

    浅羽司心中腹诽之时,聂匀昊脸上的意味,甚是微妙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苏家大少,是云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,即便有点身手,最多也是皮毛。

    但方才那一幕,众人可是看的清楚,苏大少的本事,可丝毫不输给他们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,顿时令几人沉思深深。

    “聂少将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刚展开思绪,径自回到矮榻坐着的苏迷,却突然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不知聂少将是跟苏家有仇,还是跟我外公薛家军有仇?要如此费心算计苏某人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一怔,英气剑眉微皱,却没有立即出声反驳。

    他想通过苏家这条路,借助薛家的势力,但他有自己的骄傲,不想放低姿态,于是让人在岛国租界抓了一个人,通过自己手下,送给苏迷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为了结交关系,另一方面是想借助岛国租界,给苏家、薛家制造一些纠葛,压压苏迷的气焰。

    毕竟岛国那边的人,对民族整体的尊严,极其的严肃较真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的人,被一个男人欺压,这口气一定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届时,只要他在中间找找借口,再与苏、薛两家齐肩并战,相信岛国人,奈何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而他还能借此机会,跟他们两家真正结交。

    但眼下,苏迷的质问,还有绯云楼的人,在附近碰到他时说的话,却令他不得不怀疑,苏迷看穿了他的用意,甚至还反将了他一军。

    聂匀昊沉吟片刻,面色淡淡反问:“苏大少这话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字面上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苏迷低垂着眉眼,挑了挑烟丝,启唇抽了一口,袅袅青烟萦绕,看不清她的神色。

    聂匀昊皱眉,正要开口,苏迷忽而轻笑。

    “这小帅哥是岛国人,看穿着显然非常容易识别,你的人却抓来送给我,不是故意挑拨苏、薛两家与岛国人的关系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浅羽司听到这里,看向聂匀昊的目光,多了几分阴沉。

    聂匀昊眸光微闪,视线落在浅羽司的腿上,几不可闻冷哼。

    难道他打人时,看不见那身和服?

    现在把人打了,却反过来怪他!

    聂匀昊眸中闪过一丝冷厉,面上却极其平淡:“或许这其中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苏迷却冷笑:“外人都知道,爷偏好的口味,还有爷‘爱’人的方式,对别人送来的礼物,又一向来者不拒,但你手下是用麻袋将这小帅哥送来的,不是故意栽赃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迷的连番质问,令聂匀昊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怎么都没有想到,这纨绔子弟的脑子,如此灵活,甚至连他的目的,都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聂匀昊一时想不出办法,只能沉默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而浅羽司是在昏迷后,被人抓来,浑浑噩噩中,只觉得身上疼痛难当,但对于其中发生的事,并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如今见聂匀昊对苏迷的话,完全不反驳,自是对她的言辞,更信了几分,心中也有了打算。

    有人在费神思考,有人在暗中看戏,有人想说话又不敢,房间瞬间陷入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苏迷却异常闲适,慵懒抽着旱烟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眼见没人再出声,苏迷瞬间没了兴致。

    抬眼扫了扫众人,最后落在卸掉妆容的红莲身上:“小红莲,给爷跑一趟,让董蔺派俩人来。”

    红莲眨眨眼,随即颔首,快步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须臾,一胖一瘦的兄弟俩,抬着竹椅,随红莲走进来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吩咐,瘦子章龙直径走向浅羽司。

    伸手去碰他的腿时,浅羽司明显十分抗拒,可当他想要躲开那只手时,腿却被死死扣住,丝毫不能动弹,只能任他处理腿部的伤。

    眼见最后一口旱烟,快要抽完,红莲极有眼色,上前为她重新添满,举灯点燃。

    苏迷满意勾唇,胖哥章虎立即拿出一张银票。

    “谢大少赏赐!”

    红莲掩不住的欣喜,连忙出声道谢。

    “小红莲这么乖,爷怎么舍得亏待你呢。”苏迷痞气调笑了句,缓缓起身,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胖瘦兄弟见此,强硬抬起浅羽司,跟随苏迷一并离开。

    却不想,路过聂匀昊的时候,男人突然出了声:“等等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