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6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11
    红莲神色倏滞,沉默看了苏迷一眼。

    须臾,自嘲勾唇笑道:“红莲这等低-贱戏子,只不过是任人亵-玩的玩意罢了,怎能配跟唐少帅那等传奇人物,有所谓的结果?”

    红莲低低冷呵,眉眼间尽是嘲讽嗤咦的意味。

    苏迷一怔,竟一时看不穿,红莲心中的真正想法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他对唐毅,没有多少情分,但他眼下这番话,却让她有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如果是被逼所迫,不喜欢或是厌恶,憎恨的情绪,最适合出现红莲的脸上。

    可是并没有。

    他提起唐毅的时候,没有爱,更没有恨,却掺杂些许意味不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让苏迷有一瞬迷茫,甚至令她一度质疑自己,现在所做的一切,对于红莲而言,是否恰当?

    不得不说,经过上一个位面,苏迷的心境,产生一些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苏迷清楚的意识到,这些变化,对于她以后的任务,一定会有所影响,但她却一时间难以摒除。

    她尝试过变回原来的自己,但似乎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还得慢慢来,最起码现在的她,对此并没有非常排斥。

    但苏迷没有想到,她身上的一系列变化,对于那个人而言,却是催使黑化的主要因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轻慢抽了一口旱烟,苏迷沉吟着,须臾出声。

    “唐少帅的确快要成亲了,娶得是山西首富李家千金,只不过李小-姐最近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红莲闻言,却是冷笑:“她怕是不愿嫁唐毅,所以与人私奔了罢?”

    苏迷静默,正眼瞧他一眼,细细揣摩他眸中的神色,竟被她看出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想起董蔺调查出的消息,指尖轻敲桌面,她试探问道:“爷突然觉得,你似乎并不喜欢唐少帅,难道,你喜欢的是……?”

    苏迷点到即止,没有说完。

    但在红莲意味不明的怪异眼神下,苏迷却不知不觉,说出了实话。

    结果“唐储”两字,一经出口,红莲竟然面色一白,整个人怔怔盯着她,半晌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苏迷完全懵比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什么个情况?

    难道是她的话,戳中他的痛处,让他觉得难堪?

    苏迷又抽了一口烟,索性不再跟他拐弯抹角,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爷想跟你做笔生意,你若答应,那兄弟俩,随你选一个喜欢的,爷自然有办法,把他给你弄到手,但你也要明白,你们的事情只能暗着来,否则唐元帅那里,不会有你的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原文女主再胡作非为,也没把男倌带回家的缘故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做到那种地步,即使苏家的人奈何不了她,但西北军区的薛家,不可能不管她。

    “苏爷,您想从红莲这里,得到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红莲满脸淡然,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忽而出声再问:“苏爷这般明目张胆跟红莲谈生意,就不怕红莲告诉唐少帅?”

    “人都有私心,只要你有想要的东西,爷能满足,你自然不会拒绝,再者爷只是希望你绯云楼,得到一些可靠的情报,除此之外,不需要你做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苏迷算准红莲会答应。

    爱与不爱,得到与摆脱,只要他说,她能有把握替他解决。

    红莲却是缄默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他轻慢踱步,来到苏迷的面前,言语多了几分坚定:“如果红莲想要的,并不是他们,而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自由?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苏迷率先接下他的话,谁知下一秒钟,红莲的答案,出乎所料的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望向红莲满是认真的眼,忽而嗤笑出声:“小红莲,爷是什么样的人,喜欢玩什么样的游戏,想来你比谁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红莲一瞬不瞬看着她,只道:“关于爷所有的事,红莲的确很清楚,但红莲仍然希望,爷能收下红莲。”

    苏迷不由颦眉,复又冷声嗤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是爷没对你出过手,还是你有受虐倾向,就喜欢爷这种暴力狂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红莲颔首应承,满腔的真情,毫无掩饰的外泄:“红莲喜欢爷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见招拆招,不退反进,缄默片刻,从身后拿出一截短鞭,冷佞笑道:“你既执意如此,爷自然要成全你,来,走进些,让爷好好赏你一顿鞭。”

    她左手持着旱烟枪,右手拿着短皮鞭,跳下罗汉床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挨爷十鞭,却不晕过去,爷就如你所愿,收了你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抬手挥鞭,赫然落下。

    然而那记鞭子,并没有落在红莲的身上,反而落在旁边的桌子。

    仅仅一秒钟,整个桌面“砰”一声断裂,分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红莲见此,眸中闪过惧色,身后冷汗津津。

    “爷最为享受皮肉撕-裂,鲜血溅出,骨骼折断,还有男人惨叫的声音,希望等会爷下手的时候,小红莲能配合爷的节奏,叫几声,或唱几嗓子戏,让爷体验一把不同以往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苏迷冷笑着,眉眼越发幽凉。

    抬手挥起鞭子,却见红莲满脸坚定,定定看着她的眼睛,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。

    苏迷冷眸一眯,心下一横,一记鞭子落下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随着“唰”一声,缎面绸罗质地的长衫,倏地裂开,几颗盘扣纷纷掉落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,渐渐弥漫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这记鞭子,苏迷几乎没有任何保留,直接将红莲打的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但他却从始至终,没有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苏迷脸色更加阴沉,眉头轻蹙,定定看着他,冷笑道:“你就这么想做个兔爷?”

    她实在不明白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他不喜欢唐毅和唐储,与他们发生关系是被迫所为,应该讨厌男人才是。

    而她在外人面前,同样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跟她的过往,从头到尾只是斗过嘴皮子,偶尔调笑他几句,这绯云楼的台柱子,怎么就喜欢上这“暴力又变-态”主儿?

    苏迷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红莲却在这时,忍痛踱步上前,面色惨白的徐徐出声:“红莲不想做任男人亵-玩的兔爷,红莲只希望能成为爷的蓝颜…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