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8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13
    “苏少……。”

    宛若焦尾琴般低磁拖曳沉音,传入苏迷的耳中,神经倏地一绷,眸中隐现些许讶色。

    她分别禁锢他的身形,封住他的哑穴,为什么他还能说话?

    苏迷眉头微蹙,倏然转身。

    男人早已解除禁锢,抬手去摘脸上的半狐面具。

    苏迷唇齿轻启,无声动了动,却未说出任何阻止的话。

    狐冢珒执手轻抬,半狐面具摘下的那瞬,一张极其平凡的容貌,映入她的眼帘。

    苏迷低声一笑,嗤咦出声:“想对爷使美男计,最起码也要姿色上乘,你这般平凡长相,爷可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并未争辩,只是用那双诡谲惑人的狐狸眸子,一瞬不瞬望着她。

    奇异深邃幽光从中迸出那瞬,男人绯唇微启,似对她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苏迷听得模模糊糊,蹙着眉缓缓靠近,尝试去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结果却事与愿违,不但没听清他的话,脑子也开始发晕,恍然对上那双狐狸眼,苏迷下意识的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紧接着,浅羽司的声音,传入她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既然苏少答应让你留在身边,定要全权负责苏少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这才猛地惊醒,赫然对上那双狐狸眸子。

    但见他唇齿轻启,颔首应承道:“苏少若是受到一丝损伤,我定然提头来见。”

    苏迷凝眉,在无人看见的角度,狠狠瞪他一眼!

    反了这是,竟然敢算计他,看她以后怎么管教他!

    苏迷气愤落座,但她明显感受到,红莲看着她的眼神,不是非同一般的幽怨,仿佛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。

    但苏迷是谁?

    从来只有她盯别人,没有别人瞪她的份儿。

    苏迷当下扭头,冷冷扫他一眼!

    红莲蓦地一怔,紧跟着就低着脑袋,紧紧抿着嘴,再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但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,就像被人欺负的小媳妇一样。

    苏迷翻了翻白眼,但想到先前那一鞭子,原本想要说的话,索性强行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看向浅羽司:“感谢浅羽先生的好意,希望以后的合作,更加愉快,嗯,好走不送!”

    浅羽司压根没有想到,苏迷对他的态度,差别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但碍于男人的尊严,浅羽司二话没说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管他,也没有去管狐冢珒,只是拽着红莲,一个劲的聊着天,时不时开上几句玩笑。

    狐冢珒似乎并不在意,安静站在一旁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苏迷看他那身武士服,心里就一肚子火。

    最后实在忍不住,不悦出了声:“爷跟小红莲在这里聊天,你站在这里太煞风景,去楼下等着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一声不吭,但也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结果,苏迷直接冷着脸警告:“浅羽司派你是来保护爷,自然要听从爷的吩咐,你若是不从,那爷现在就可以反悔,将你遣回浅羽家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神色复杂看着她,终是听了她的话,开门而出。

    男人离开后,苏迷整个人都蔫了,像一条咸鱼,毫无生机趴在榻桌上,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红莲见此,多少看出些内情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为何刚见面的狐冢珒,会对苏迷产生如此大的影响?

    红莲从来没有见过,眼下这般颓靡的苏迷,心情一时间有些复杂酸涩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出声,只是静静呆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苏迷自我调节的时间,非常快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原本有些涣散的视线,落在红莲的身上:“你怎么知道爷是女人?”

    红莲微怔,唇角轻勾:“红莲乃是青衣戏子,经常揣摩女子的神韵与表情,爷第一天来绯云楼,红莲就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心想这确实没毛病。

    毕竟电视里跟小说中,那些女扮男装却永远不被认出来的设定,大部分都是夸大其词的。

    而她很早意识到这个道理,一开始就让系统059在寄体身上,做了一些手脚,尽量不被人看穿。

    但红莲不同,他心思细腻,又善于察言观色,她没有出现时,已经得知原文女主是女儿身。

    苏迷轻叹,看一眼他身上的伤口,慢条斯理道:“即便爷是女人,也是要干大事的女人,这辈子只会喜欢一个男人,但那个男人,绝对不会是你,死心罢。”

    红莲面色一白:“爷,红莲只要陪在你身边就好,不会去奢望任何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愿意跟爷合作,只要你想,爷必能还你自由身,不会再受任何人的欺压与强迫,但同样爷要给你提个醒,若你敢泄露爷的真实身份,你包括整个绯云楼,别想在云城有好果子吃!”

    苏迷这番话,直言道出两个选择的极端结果。

    红莲清楚知道,她并不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从她第一天来绯云楼,他就在暗中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变化,他都看在眼里,他相信将来不久的她,完全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妄想借用她真实身份为条件,让她收了他的想法,实在太过天真愚蠢。

    但所幸事情的发展,还没到达不可挽救的地步。

    红莲向来是个聪明人,知道在什么时候进退。

    于是,他沉默片刻,颔首道:“往后红莲就是爷的下属,只听从爷一人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苏迷满意勾唇。

    她一向喜欢跟识时务的人合作,至于红莲对她能有几分真心,那显然不重要。

    只要他对她有所帮助,她护他余生自由,并没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红莲的事情,暂时成功解决。

    至于浅羽司那人,算得上一个劲敌。

    虽然狐冢珒在她身边,但浅羽司并不像表面那样,动不动就脸红,简单又纯真。

    结果当天傍晚,苏迷回苏家老宅的路上,遭遇一场刺杀。

    来人正如浅羽司所说,全部都是忍者,而且身上有青藤家的印记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苏迷对其中的内情,却能猜到八-九分。

    但她却选择不说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的局势,她并不能完全预料。

    比如狐冢珒的出现。

    苏迷心里十分的清楚,那天在浅羽家听到的舞剑声,十有八-九出自于他。

    浅羽司派他过来,显然是明目张胆的,在她身边安插一个眼线,了解她所有的行踪与计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