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0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15
    说不慌张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按照原文女主的人设,见到这么多美男扑过来,早就笑嘻嘻张开双手,主动迎接了。

    可苏迷不一样。

    除了自家男人,她看到别的妖艳-货,都觉得辣眼睛。

    但眼下,她不能打他们,又不能表现特别排斥。

    应对这种紧急情况,简直是要了她的老命!

    苏迷心念电转,竭力想着两全的法子。

    眼见众美男距离她不到半步,苏迷突然嚎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见事情还有转机,连忙抬手遣退众美男,不慌不忙看着苏迷,等她表决态度。

    苏迷见自己嚎这么大声,门外的狐冢珒,却没什么反应,心中不满嘀咕几声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又一想,如果让他看见,她跟这么多男人在一起,恐怕以后又是一笔风-流账。

    苏迷目不斜看向聂匀昊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小美人,聂少将若是直接崩了,岂不太可惜,不如爷出些银两,将美人们买下来,再为聂少将献上一计,定能保聂少将家人周全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冷眼无言,不相信苏迷有本事扭转乾坤。

    苏迷心里明白,聂匀昊不会轻易相信,但她还是将自己的想法,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两全的方法很简单,据聂少将所说,周凯在暗杀现场,发现副官的信物,那聂少将直接把副官交出去,先保家人安危,再想办法救副官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蹙眉,显然不赞同。

    陆立川是他的手下,明知他是被人陷害的,他不可能将他交出去。

    但苏迷这般一说,他倒是觉得,似乎真的可以,先使用缓兵之计,再聚集兵力,救回副官。

    “不知苏少爷,可否借薛家部分兵力相助?”

    苏迷摇头,实话实说:“唐少帅的事情,恐怕一时半会难解决,爷可不敢保证,能及时召集那部分人,但眼下最重要的,还是先把聂少将的家人救出来,至于其他的事情,不急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听了她的话,越发的赞同。

    其实有些人就是这样,心里明明想这样去做,但碍于面子或师出无名,一直没做。

    可一经别人提起,自然而然为自己找到借口与理由,做起事情来,比谁都迅速。

    最终,聂匀昊被苏迷成功说服。

    他本想将众美男送给苏迷,但在她的极力拒绝下,收下几张银票,匆匆出了门。

    苏迷立即封住视觉,勾唇笑“看”众美男:“小美人们,现在天气冷了,赶紧把衣服穿上,否则受了风寒,爷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这条老油条,说起情-话来,丝毫不比男人差。

    一群美男子们听了,好几个都脸红红,羞赧赧回到屏风后面,将外衣穿上。

    苏迷早就算准,他们不可能穿着薄纱,满大街走,一定是来到绯云楼才脱的。

    幸好智商随时在线,否则以后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    却不料,聂匀昊前脚刚离开,大约几分钟的功夫,壹号厢房的门,突然被人猛地推开——

    “爷,你没事……?”

    红莲的话,在见到房里情景那瞬,顿地打住!

    紧接着,原本担忧的脸色,渐渐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站在门口守着的狐冢珒,听到动静后,不由朝房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两道意味深浓,幽怨愤然的双眸,落在苏迷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爷真是艳-福不浅,玩的可还开心?”红莲皮笑肉不笑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看了眼狐冢珒,嘿嘿干笑:“小红莲不许冤枉爷,爷跟聂少将分明在谈要紧的事,何来的玩乐?”

    话落的瞬间,红莲与狐冢珒的视线,同一时间落在那些男人身上,意味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苏迷有些心虚眨眨眼,但仔细想想,自己又没有做什么,没什么好心虚的,于是轻咳一声:“这些人,以后就是你绯云楼的一份子,可要好生照料着。”

    本是随口嘱咐一句,但听在众男耳中,有的则是心生欢喜,有的则是觉得极其刺耳。

    红莲细眉一挑,阴阳怪气道:“倒不知爷这般怜香惜玉,上回差点将红莲打成残,也不见爷心疼人家。”

    苏迷知道红莲的目的。

    但她没觉得有何不妥,反而嗤笑道:“小红莲,别在新人面前揭爷的底,爷会很没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原本对苏迷有好感的男人们,顿时面色一白,纷纷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苏迷故作不知,勾唇笑道:“放心,爷现在跟你们不熟,还不会打你们,等以后你们跟爷多相处相处,等关系更近一些,爷定会让你们尝试一下新的玩法。”

    众男一听,原本想要讨好她的心思,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毕竟,比起被折磨致死,他们情愿靠自己活着。

    苏迷对众男惧怕的态度,非常之满意,连忙让红莲将他们安排下去。

    红莲离开的时候,仔细看了苏迷一眼,脸色更加不好的讥诮笑道:“爷,近些日子天干气躁,你啊,少看些不该看的东西,省的流血过多,一不小心翘辫子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扭着小-腰,带领一群小美男,有序下了楼。

    苏迷暗暗瞪了他一眼,不安看向身侧的狐冢珒。

    见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苏迷心里多了几分烦躁,转身进了屋,重重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午膳时分,红莲进去了一趟。

    直到天色渐晚,紧闭的房门,从里面打开,醉意微醺的苏迷,离开绯云楼,坐车回到苏家。

    董蔺跟着苏迷这么久,从来见她喝这么多酒。

    虽不知原因,但能看出她心情不太好。

    可身为下属,有些事情即使问了,她也不见得会说。

    董蔺选择沉默,将苏迷送回房。

    “爷,我去让人准备热水跟醒酒汤,你先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苏迷摁了摁眉心,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她心想,真不该喝掉红莲私藏的整壶桃花酿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,后劲一上来,整个脑袋都快要炸开了。

    苏迷头越来越疼,起身来到床边,抱着枕头躺下,准备休憩一会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睡,就睡沉了。

    董蔺准备好醒酒汤,唤了她几声,见叫不醒,径自端起醒酒汤,来到床边,想喂她喝下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ps:以下的话,不收费。

    首先抱歉,今天开始断更,具体原因在书评区有解释,最后说一句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